|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39章:魔宫
  他们才刚刚凌空而起,澳门赌博网站:下陷的沙堆里面就蹦出一条一条巨蜥!

  灰白的肌肤,目测有一米长的身体,从沙堆里飞射出来,犹如鱼跃龙门一般身子矫健,还吐出了比青蛙还长的舌头,朝着他们卷来。

  好在夜摇光速度够快,就见那些巨蜥一只只的砸下去,落在沙丘之上。对着上空发出嘶嘶嘶的声音,一只又一只,很快下方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巨蜥,少说有数百只,覆盖一大片。

  “这是……”古灸虽然经历过不少奇特的事情,但这样的庞然大物还是第一次见,吓得脸色一白。

  “沙漠之中的怪物。”夜摇光只能这么定义,“这些东西看着感知力很强,也不知道他们在这沙漠之中以什么为食,竟然活到了现在。”

  这个问题博学多才的温亭湛也解答不了。

  不过这些巨蜥没有滞留多久,仿佛知道吃不到肉,就一只只的又钻入了沙漠里面去。

  “金子。”夜摇光飞跃过去,将古灸带到温亭湛的身后,对着金子使了个眼色。

  金子苦着脸追了上去,浑身五行之萦绕,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跟着这些巨蜥而去。

  夜摇光和金子有着感应,她在上空带着温亭湛和古灸追着金子而去,绕的路夜摇光都有些糊涂,就是围绕着湖泊的边缘来回走了几圈,至少夜摇光在上空看到的是这样,然后她发现他们眼前的景物在来来回回之中变了。

  “之南,你看。”最先发现异样的是温亭湛,他指着一个方向。

  夜摇光和古灸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金字塔的沙丘,这和关昭画出来的一模一样。

  “就是那里。”古灸也是大喜过望,终于寻到了,不过寻到的过程有些诡异。

  明明他们还在是来来回回走着一样的路,可偏偏看到的却变了模样。

  夜摇光带着二人飘落在了沙丘之前,这个沙丘宛如一张狮子长开的口。

  “这里是入口。”古灸来过这里,所以记得。

  金子从沙堆里被夜摇光叫出来:“那些巨蜥呢?”

  “消失不见了。”金子也是不可思议,竟然就那么在它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一干二净。

  听了这话,夜摇光在看着面前这个入口,心里更加的没底。

  “既然来了,如何也要下去看一看。”温亭湛看出了夜摇光的顾虑。

  夜摇光迟疑了片刻才开口道:“阿湛,我觉得你和之南进去会安全些。”

  “为何?”温亭湛难得不解。

  摇着头,夜摇光道:“我不知道为何,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们俩进去不会有危险,我和金子进去只怕会引起大麻烦。”

  也许是气息,属于修炼者的气息,即便夜摇光是五行修炼者,可以将自己的气息分化为自然五行,可是夜摇光也觉得她现在不应该迈入这里,一步都不可以,这种强烈的直觉让她迈不出步子。

  “你将魔骨给我。”温亭湛有时候也是凭直觉做事,并且他的直觉素来很准,他相信夜摇光这种感觉绝对是趋吉避凶的一种本能。

  取出宁璎的魔骨,夜摇光将之递给了温亭湛。

  “等我。”温亭湛拿着魔骨就和古灸一道从入口进去。

  古灸早就想要将剩下的壁画全部看完,虽然夜摇光不进去,可有温亭湛在,他的胆气也足够。两人进去之后,就直奔第七幅古灸断开的壁画看着走。

  这是一个呈现圆形的长道,温亭湛也没有着急,古灸想要记下这些画,温亭湛也想要看完宁璎和沐梓邪全部的故事。

  一直到他们走到了尽头,尽头什么都没有,没有大门,只有光秃秃的石壁,这就像一个没有出路的巷子,温亭湛的魔骨在这里没有任何反应。

  在温亭湛和古灸看画壁的过程之中,夜摇光也不想落在沙漠上,总觉得还有其他东西会像那些巨蜥一样感应到她的存在,然后蹿上来,现在她和温亭湛分开,可来不及带他们走。

  因此她带着金子凌空而立,并且距离拉得尽可能的远,大约半个时辰,夜摇光没有等到温亭湛和古灸出来,倒是等到了两道黑影,这两道黑影就像白日里的鬼影,时隐时现,每出现一下,就飘了老远的距离,原本以为他们是冲着这个入口而来。

  夜摇光还紧张了一把,却没有想到他们直接越过了这个入口。

  “师傅,是魔之气。”隔得老远,对方应该没有感应到夜摇光的存在,夜摇光也感应不到他们的气息,但是金子的比较敏锐。

  “你在这里等着阿湛他们,我跟上去看看。”夜摇光吩咐金子。

  这里应该没有危险,单久辞的图纸他们的确是从这里坠入了魔宫,那就意味着这里有机关通往魔宫,可却不是魔宫真正的入口,也许这两个魔物就是要奔向入口。

  夜摇光不敢靠得太紧,并不知道有多少魔物现在盘踞到了这里来,只能再高空之中远远的跟着,也不知道跟了多久,夜摇光只觉得她仿佛走遍了整个沙漠,终于看到了魔之气浮动,穿过这一层魔之气势必要惊动里面的魔头,但是她却知道魔宫的正大门一定在这一层魔之气的背后。

  “让我进去看看吧。”就在夜摇光犯难,要不要铤而走险闯进去看一看之际,魅魉的声音传来。

  “你行不行?”夜摇光担心。

  “你不是总说我和妖魔鬼怪是一类么?”魅魉反唇相讥,就从夜摇光的芥子飘飞出来。

  虽然每次夜摇光这样说魅魉都嗤之以鼻,但也不得不承认,在某种程度上它和他们的确是同一类,气息也很容易混合,所以魅魉很轻易的就穿过了魔之气。

  夜摇光等了片刻,没有等到动静,才安了心。

  但是魅魉进去没有一刻钟救出来,回到了夜摇光的芥子里:“背后的确是魔宫,但是魔宫已经被封印,倒是不少魔族成员聚集,也不过是在魔宫之外,他们在商量如何夺回伏摩峰,大魔头羯鞑不在。”

  “羯鞑不在?那它去哪儿了?”

  “小道姑,你是在寻本主么?”

  几乎是夜摇光话音一落,一道森冷的声音便自她的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