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31章:和单久辞联盟
  “摇摇……”

  知道夜摇光所想,温亭湛正要开口去宽解她,却被夜摇光猛然凑上来的双唇堵上。

  她知道他的能言善辩,知道他的一套又一套的大道理。更加知道他是认真的想过,如果机缘真的来了,与其让夜摇光牵挂着他渡劫失败,不如让她心无旁骛的飞升成仙,这是源自于对她的爱胜于一切。

  可这些大道理,夜摇光不想听,未来的事情到底会如何,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烦恼?

  去他的大道理,她只想珍惜现在所有拥有的每一刻美好时光。

  夜摇光的吻糅杂着浓浓的渴求与撩拨,让温亭湛完全无法再有完整的思绪,反客为主的掌握了主动权。

  这一夜,他们抵死缠绵。

  彼此就决口不再提及这个话题,两个人都开开心心的度过着享受的每一日。

  因为沈知妤要和单久辞成亲,温亭湛就没有再寻沈知妤,总得避避嫌。却没有想到过了三日,单久辞亲自登门。

  温亭湛客客气气的招待,单久辞落座之后也没有拐弯抹角:“听闻侯爷与神医交情匪浅,不知道神医可有能够祛疤之药?”

  沈知妤的事情,单久辞相信他不说,温亭湛也知道。

  “有。”温亭湛也很爽快,“不用陌大哥,我这里便有。”

  四角亭矗立在碧波之上,背后的竹林在风中沙沙作响,亭中的两个风华绝代的男子隔案相对而坐,单久辞抬眼,那双沉寂的眼眸望着温亭湛:“想来这药珍贵非常,侯爷不妨开个价。”

  “那要看这药在单公子的心里价值几何。”温亭湛不咸不淡的将皮球踢回去。

  单久辞的指尖摩挲着茶杯,澳门赌博网站:袅袅香烟弥漫,将他的容颜衬得有些模糊。

  温亭湛也是不言不语,端起茶杯,低头浅饮。

  最终单久辞还是从袖中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纸契放在案桌上,推到了温亭湛的面前。

  温亭湛将之拿起来,展开一看,唇角微扬,旋即收入袖中:“单公子如此爽快,本官也有成人之美之心,单公子稍等片刻。”

  玉冰肌膏药温亭湛这里生的并不多,但是要治疗沈知妤那一点伤疤确实足够,放在何处只有他自己知道,亲自取了递到单久辞的手上:“单公子,这药得敷在未合拢的伤口上才见效。涂抹初期会奇痒无比,切忌要熬过去,否则就功亏一篑。”

  “多谢侯爷。”单久辞将之握在手里,对着温亭湛一拱手。

  “本官事务繁忙也就不招待单公子,不知单公子何时大喜,头次本官实在是无暇亲自临门祝贺,这次想来是不会错过。”温亭湛亲自将单久辞送到大门口,而后开口讨了一杯喜酒。

  “侯爷能够光临,求之不得,待到吉日定下,自然会亲自送来喜帖。”单久辞说完,就和温亭湛互相行了礼,转身大步离开。

  夜摇光在屋子里哄着两个孩子,知道单久辞来了,她没有去露面,单久辞肯定不是来寻她。没有想到温亭湛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心情颇好的模样,让夜摇光好奇。

  “单久辞给了你多少钱?”

  温亭湛哭笑不得,将单久辞给他的纸契递给夜摇光:“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

  夜摇光将之打开,竟然是单家的诸多产业,但不是地契,也不是转让书,只是一份地契的副本,温亭湛有这些东西,不能做主单家的产业,也不能干涉,却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调动这一股力量。

  “单久辞这是何意?”夜摇光有些看不明白。

  “这是结盟。”温亭湛刮了刮夜摇光的鼻子,“这些都是单家明面上的势力。”

  夜摇光恍然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资源共享。不过单久辞这样的举动,夜摇光倒是不意外,正如她之前和温亭湛说的那样,温亭湛和单久辞已经是绑在了一起。

  就好比当年的聂中书令与褚帝师,两人都在朝廷的时候争得你死我活。可后来褚帝师退出了朝堂,聂中书令的中书令也就做到了头。再后来聂中书令为了保护聂家而牺牲,褚帝师也就再也不过问朝堂的事情,彻底的足不出户,也不再见任何为官身居要职的人。

  “我觉得这样的结局其实也挺不错,你们俩至少现阶段,会互惠互利。”而且黄彦柏和单凝绾要成婚了,两人要是再斗得你死我活,单凝绾夹在中间也为难。

  “少一个敌人总比多一个强。”尤其是劲敌,温亭湛也是深以为然。

  “夫人,夫人,陆夫人发作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宜薇焦急的声音,夜摇光豁然站起身,对温亭湛匆匆扔下一句话:“孩子交给你。”

  卓敏妍已经超过了预产期,这几天卓敏妍总是有些担心,夜摇光隔三差五的会用五行之气给她梳理身体,告诉她孩子很健康,才能够安抚着这个孕妇的情绪。

  上一次卓敏妍产女被人陷害而早产,也是夜摇光亲自接生,这一次还是夜摇光,卓敏妍的孩子和她还真有些缘分。因为已经生过一次,卓敏妍自己还是很镇定,也没有第一次那么疼痛,夜摇光又全程在一旁陪着她,卓敏妍这一胎生的很顺利,也就一个时辰不到就分娩。

  夜摇光看着皱巴巴的小孩子,心里柔软一片,给他洗干净之后,包裹好抱出去,打开门陆永恬就风一般擦过夜摇光,直冲产房里面,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倒是温亭湛站在外面,走到夜摇光的身边,看着她怀里的孩子:“男孩儿还是女孩?”

  “你猜?”夜摇光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看着妻子这副模样,温亭湛宠溺的笑了笑,还真的低着头认真的端详了片刻:“男孩儿。”

  其实温亭湛个人是喜欢女孩,但他期望陆永恬和卓敏妍这一胎是个男孩儿,毕竟陆家嫡出一脉单传,先生个儿子,卓敏妍和陆永恬的日子也会轻松一些,用不着顶着陆家和卓家的压力。

  “如你所言。”卓敏妍这一胎的确是个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