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27章:阴阳阵
  倒不是夜摇光多么的大公无私,而是她的价值观和别人不一样,她觉得有用的东西都要用在刀口子上,就好比金钱,人活着任何地方都要用钱,可不是人人都有花不完的金钱,那就得把钱用在最大利益的地方。

  阴阳双珠也是一个道理,用在她和温亭湛身上到底有多少好处,不用别人说,夜摇光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然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论是邪器问世,亦或者恶灵爆出,都是一场灾难,到时候她还能够和温亭湛甜蜜度日?

  也别说这不是她引起的祸端,不该她来割舍付出。既然她遇上了,并且她能够遏制,为什么不去做?都等着别人来,等来了固然是好,若是等不来,等到事情不可收拾的时候,她要舍弃的就不仅仅是阴阳双珠这般简单。

  “给你。”夜摇光回去之后,将事情告诉温亭湛,温亭湛毫不犹豫的将阳珠取下来,放在夜摇光的手里。

  其实阴珠之于夜摇光,并没有阳珠之于温亭湛那么重要,但是温亭湛也毫不犹豫,毫不迟疑。

  夜摇光握在手里,踮起脚,双手就搭在温亭湛的脖子上,扑入他的怀里:“阿湛,我爱你。”

  真的没有办法不爱,这世间最理解她,最包容她,最支持她,对她最无私的人。

  “我知道。”手臂揽住她的腰肢,将她搂在回来,他低声在她耳边荡着笑意。

  夫妻两腻了一会儿,两个小宝贝就醒了,在他们俩没有嚎之前,夜摇光和温亭湛一人一个将之抱起来。

  一边逗着孩子,温亭湛一边道:“太孙妃三日前诞下了一个女儿。”

  喻清袭本来就是比她小两个多月的身孕,差不多就应该是五月底,六月初产子。对于她生女儿这是他们早就知道的事情。

  “反正她府里还有三个孕妇。”夜摇光笑道,“总不能都是女孩。”

  若是如此,那真的只能说萧士睿命中无子了,喻清袭虽然连生三女,可她大度啊,将萧士睿府里有孕的侍妾照顾的妥妥帖帖,也让旁人挑不出错来。

  “算算日子,妍妍也应该生了。”夜摇光想到了卓敏妍,她也是有压力的,毕竟第一胎也是女儿,夜摇光倒是没有去看她到底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顺其自然吧。

  “我们应该赶得及。”温亭湛低声对夜摇光笑道。

  卓敏妍的预产期乃是六月初,那时候文赛已经结束,这里距离苏州府又近。

  没有了大鱼这搅屎棍,文赛进行的非常顺利,由于后期的迭起,大家渐渐的就把前面的不愉快淡忘,除了乔洋横死,其实书院就没有再死一个人,而杀人凶手谢立又已经伏法。

  不过到底是让文赛有了瑕疵,温亭湛还是给兴华帝上了请罪折。兴华帝一如既往的宽容大度,并没有责难温亭湛,并且夸奖了一番他办事效率,迅速的将凶手抓出来。

  夜摇光拿了阴阳双珠之后,就立刻去寻那岛屿,可是怎么寻都寻不到。夜摇光每日都去一遍,发现没有了荣寻的连心符牵引,这个岛屿好似就在太湖上消失了,如果不是荣寻被救回来,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夜摇光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做了个梦。

  直到文赛要结束的这一日,夜摇光决定最后再来一次,终于寻到了那一片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湖面,直直朝着扎下去,才落在了岛屿之上,她迅速的走到了无穷万恶之树前。

  先取出了紫灵珠,指尖掐诀从紫灵珠之中引出五行之灵,纵身飞跃而起,沿着边缘绕了一圈,五行之灵形成了实质的光圈,在一圈完毕之后她的身子沿着中间飞掠而去。

  紫灵珠引动出来的五行之灵在半空之中形成了阴阳图,夜摇光将阴珠放在偏向无穷万恶之树的太阴之处,又把阳珠放在与阴珠相对的地方。

  两颗珠子归位,阴阳图的光芒大盛,最后全部被阴阳双珠吸纳进去,形成了一个牵引力,阴阳双珠就开始原地有规律并且缓慢的转动。

  夜摇光亲眼看到无穷万恶之树身上的阴煞之气一丝一缕的涌入阴珠,而后阴珠的阴煞之气顺着阴阳图的五行之灵蔓延到阳珠,被中和粉碎。

  见此,夜摇光才松了一口气,一跃到高处,回头看了一眼阴阳双珠,夜摇光就头也不回的回到了书院,今日其实就是颁发奖励和闭幕式。

  虽然最初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的不愉快,可真到了要诀别的时候,学子们都极其的不舍。纷纷建议温亭湛搞个临别宴,温亭湛和两位学政以及几位山长商议后,决定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么多的人,晚宴只能举办在赛场。不但宴请了所有参赛的学子山长官僚,温亭湛将这一次出资的两江商会的商户家主也是全部请了来,并且特意站在高处发言,感激了他们一番。

  温亭湛的原话是这样:“都说市农工商,商人低贱。早间本官也有如此顽固之想,后来本官的夫人问了本官几句话,若是我朝没有商人会如何?他们难道没有为朝廷,没有为百姓,没有为人世间做出贡献?干干净净的赚钱养家糊口,为何要有贵贱之分?本官哑口无言,每日深思夫人之言,不得不承认若是无人经商,我朝的经济将会衰退,国库将会空虚,朝廷将会岌岌可危。今日临别,本官将诸位员外请来,代表所有的学子感激他们,若无他们,便无这一场盛大的文赛。这一杯酒,本官敬所有为文赛出力之人,敬所有让人世间多一分色彩之人,不分贵贱,不分贫富。”

  温亭湛说完之后,当先仰头喝下去,两江商会的会长被温亭湛说的眼眶泛红,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一个身居高位之人身上感受到了绝对的尊重,以往那些当官的总是一边利用着他们,为难着他们,却还轻视着他们。

  温亭湛的一番话,让他们知道他们也可以抬头挺胸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