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25章:情系白奇
  只当是宜薇的情缘还没有来,澳门赌博网站:可夜摇光万万没有想到宜薇的情劫竟然是白奇。

  不过白奇虽然长得不是那等风华绝代,甚至容貌平凡,可自有非凡的魅力。宜薇小的时候就不太喜欢习武,她是个从小就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想要什么,需要什么的人。

  既然她开了口,那定然是这辈子非白奇不嫁。

  想到这里,夜摇光就正色道:“宜薇,我和白奇师兄的情分,若是我当真把你送给他,他不打我的脸,也要把你收下。可这样一来,就轻贱了你,也妨害了我和白奇师兄的情分。你若是当真倾心白奇师兄,你现在就去对他表明心迹,若是他接纳你,我便成全你。若是他不接纳你,那你就应该收心,好好留在我身边,日后你便是一辈子陪伴我左右,我也养着你。”

  宜薇目光齐亮的看着夜摇光,她又俯身对夜摇光一拜,而后站起身,握紧拳头,步伐坚定的去了白奇的屋子方向。

  白奇正准备歇息,连衣裳都脱了,就听到了门外熟悉的声音:“公子,您可歇下。”

  以为是夜摇光有什么事情,白奇立刻起身,抓起衣服动作娴熟的穿上,外间的白野去将大门打开,就看到面色有些紧绷的宜薇。对于宜薇,白野的感官很好,因为这段时间她照顾着白奇,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能够带给白奇这么多欢乐的人。

  “宜薇姑娘。”白野礼貌的喊了一声。

  宜薇应了一声,白奇已经走了出来:“宜薇姑娘可是有事?”

  宜薇站在门外,紧张的指甲都扣入了掌心,她才低着头道:“公子,以为有些话想要私下对公子说。”

  白野一愣,回头看了看白奇,见白奇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

  等到白野离开,宜薇才上前动作自然的将白奇搀扶着到一旁坐下,她站在白奇的面前,分外的紧张。

  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见宜薇开口,白奇不由好奇:“宜薇姑娘是有何话要对我说?”

  宜薇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砰砰砰的直跳,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她抬起头看着白奇。

  白奇的五官真的很普通,是那种丢在人群里都会被淹没的样貌,最初的时候她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当做客人一样尽心尽力的服侍着,后来日渐相处之中,发现白奇真的很温柔,很细致,也很奇特,浑身都充满了让她一颗心沦陷的神秘色彩,若不是他今日提出明日要辞行,那针扎的疼痛让她醒悟,她恐怕都还不知道她竟然不知不觉的遗落了一颗心。

  捏紧了衣摆,宜薇深吸一口气道:“公子,宜薇想终身服侍在公子身侧。”

  白奇惊吓的站起了身,这还是第一次有姑娘向他表明心迹,他有些哭笑不得:“宜薇姑娘,你可知我今年年岁几何?”

  宜薇摇了摇头,立刻想起白奇看不到,遇上说:“不知。”

  “我今年九十整。”白奇又坐了下去,低声的对宜薇道,“你跟着摇光师妹,定然知晓我非世俗之人,我是得了师傅的恩赐,才容颜不老,按照世俗来算,我恐怕比你曾祖尚且年长。”

  “我听夫人说过,你们世外之人,就算是相差百岁结为夫妻的也比比皆是。”宜薇是听过夜摇光提及过,年纪在世外之人看来根本什么都不是。

  “宜薇姑娘,你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并不是年龄差距,而是我一直把你当做一个后生晚辈看待,我们世外之人是不兴呼奴唤婢,因而我一直对你照顾我心怀感激,对你便随和。但我并无旁的心思。”白奇说着有些愧疚,“若是我的所作所为让你有了误解,我给你赔礼。”

  看着白奇要站起身,宜薇伸手按住了他,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公子不用赔礼,公子并没有错。我只是被公子所吸引,这是我自己的心意,公子有拒绝和接受的权利。公子也并不要觉着拒绝了我,便心里过意不去。我这一趟来,只是不想让自己日后后悔。不论结局如何,我对得起自己。”

  虽然宜薇这番话说的通情达理,但是白奇还是敏锐得听到了哭腔,他有些动容:“宜薇姑娘,多谢你对白某的青睐,白某从来无心男女之情,白某的师傅和师妹都为了守护凤族而牺牲,而白某曾经对凤族多有亏欠,因此早已经在心中立誓,将一生都奉献给凤族。宜薇姑娘生在世俗,虽然我看不见,但姑娘定然是貌美心善的好姑娘,日后一定能够觅得良缘。”

  “白公子,我……我能抱抱你么?”宜薇的眼泪忍不住滑下来,但她极力忍耐着没有发出一丝哭声,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渴望的看着他。

  白奇站起身,展开了双臂。

  宜薇一下子就扑入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努力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偏着头不让自己决堤的泪水沾湿他的衣裳。

  没有眷恋这个怀抱太久,宜薇主动挣脱,她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展开了笑颜:“白公子,保重。”

  “宜薇姑娘,保重。”白奇含笑回道。

  宜薇退后几步,盈盈一行礼,就转身绝然的离开。

  白奇轻声一叹。

  宜薇回去之后,就抱着幼离痛哭了一场,将她刚刚萌芽就瞬间破灭的爱全部哭出来。

  次日她再回到夜摇光的身边的时候,除了眼睛红肿,精神依然不错,闭口不提要离开的话题,夜摇光就已经知道了结局。不过宜薇的表现,夜摇光很欣慰。

  带着她一块去送别了白奇,直接送到了湖州府的城门口。

  在城门楼下白野几次欲言又止,白奇一派悠然,夜摇光终究还是问出了口:“白野道尊,若是有话可直言。”

  白野窥了窥白奇的脸色,将白奇没有阻拦的意思,便开口问道:“温夫人,我看到你那日在阴气环伺之下调息,对你手腕上能够储存五行之气的法宝甚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