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24章:失踪的缘由
  “荣国公是个浑身正气之人。”夜摇光见过荣国公一面,加上当初闻游所讲的故事,夜摇光对荣国公撇开大鱼这件事,真的是没有任何不满。

  想来这也是兴华帝对荣家狠不下心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日渐衰弱,不想给萧士睿留下太多隐患,只怕温亭湛是没有可能来江南任职。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大是大非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用一家生死存亡去成全。”温亭湛难得轻叹一口气。

  “师娘……”稚嫩的呢喃声打断了夜摇光张口欲言的话,她连忙侧首,就看到荣寻有了苏醒的迹象。

  温亭湛起身去厨房。

  很快荣寻就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夜摇光就挣扎着想要坐起身。

  将荣寻抱在怀里,夜摇光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给他倒了一杯水,为着他喝下。

  荣寻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他仰着头看着夜摇光:“师娘,我、我怎么会在这儿?”

  放下茶杯,夜摇光轻声的问道:“寻哥儿,你还记得发生了何事么?”

  荣寻立刻陷入了回忆,然后目光一惊,吓得夜摇光以为他是记得岛上的事情,正要安慰他的时候,他抓住了夜摇光的手:“师娘啊,我看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真的一模一样,就连穿得都和我一模一样,比照镜子还要像!”

  夜摇光送了一口气,立刻安抚着他:“没有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是假扮的,坏人想要抓走你,不想被人知道,就寻了个和你身量差不多的孩子假扮你。”

  看了温亭湛推测的果然没错,老妖道一早就盯上了荣寻,不然怎么会连衣服都一模一样?但是荣寻并不止带了一件衣裳,当日他会穿什么,就连夜摇光都不知道,对方怎么能够未卜先知?唯一的可能,就是荣寻身边的人被收买,尤其是伺候荣寻起居的下人。

  荣家就派了两个人来,夜摇光目光一冷。当日,那傀儡的确和荣寻穿得一模一样,夜摇光还以为是他们掉包荣寻的时候将荣寻的衣服换了,因为一直担心荣寻,倒是没有细想。

  “后来呢?你还记得些什么?”夜摇光又接着问。

  不仅仅是想从荣寻的口里得到线索,还想知道荣寻有没有那些可怕的记忆。

  “后来……”仔细的想了想,荣寻才有些模糊的说,“我就特别好奇,跑过去看个究竟,结果我跑到他的面前,就突然晕了过去。”说完,他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夜摇光,“师娘,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嗯,你睡了很久,被抓走之后就一直睡到现在,都已经六日了。”夜摇光怜爱的说着,“不过现在坏人已经被抓起来,你也被救回来,所以不要害怕。”

  “我不怕。”荣寻脸上带着笑容。

  恰好这个时候温亭湛端着一碗粥走进来:“你许久未进食,喝些粥。”

  “老师和师娘真好。”荣寻一脸幸福的对夜摇光和温亭湛道。

  轻轻一笑,夜摇光亲自端过来,给荣寻喂,也不知道是不是饿狠了,荣寻吃了三碗,看着她精神头恢复的不错,夜摇光就领着他出去消消食,然后让荣寻带着他们夫妻去了他失踪的现场。

  竟然是在一个z字形的双拐角,看来谢立对他们的院子当真是摸得很透,假扮荣寻的傀儡,早就躲在后面的一个拐角,暗卫是远远的盯着荣寻,荣寻被引到拐角处就被放倒,然后假的傀儡迅速的跑开,暗卫会直接追上去,这个拐角恰好有三个视线盲区。

  他们没有看到这里躺着荣寻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很正常,之后假的傀儡会把暗卫一直引得很远,这里有偏僻等闲没有人来,直到夜摇光实在是放心不下,就追了出来,傀儡跑向了厨房,暗卫只是远远的盯着,等到夜摇光追来,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傀儡爬上了灶头,夜摇光赶到厨房的门口,拿着火焰石当着夜摇光的面儿跳下去。

  厨房炸裂的时候,是夜摇光的院子里最慌乱的时候,尤其是夜摇光被炸晕,想来那几个暗卫也好不到哪儿去,谢立趁着这个时候将倒在角落里的荣寻抱走。

  “谢立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夜摇光终于明白了荣寻失踪的全部过程。

  “可惜没有用在正途上。”温亭湛淡声道。

  看了温亭湛一眼,夜摇光摸着荣寻的小脑袋道:“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

  再过两个时辰天就亮了,夜摇光也有些困倦,如今荣寻平安无事的回来,夜摇光就松了一口气,也可以安安稳稳的睡觉。

  第二日,温亭湛依然去主持文赛,这里的事情也算了结,白奇也不想逗留,他还有事情在身,决定明日离开,夜摇光也没有过多的挽留,想着白奇要走了,这次白奇的确帮了他们大忙,就想好好的给他们践行,一大早就让幼离亲自带人去大采购。

  当天夜里,宜薇一直心不在焉,夜摇光看着她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有些纳闷:“宜薇,你跟着我十多年,有什么话就直接对我说吧。”

  宜薇面色一紧,她看着夜摇光挣扎了许久之后才跪到夜摇光的面前,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头:“夫人,奴婢想跟着白奇公子。”

  夜摇光一惊,白奇来了之后,夜摇光就让宜薇去照顾,却没有想到宜薇竟然对白奇生了男女之情,可是白奇的年纪,足够做宜薇的曾祖了,只不过是得了白鸣真君临死前的真灵,才青春不老,白奇的寿命还会很长,不说有真君的五百年,怎么着也应该有二三百年吧。

  仿佛是知道夜摇光所想,宜薇鼓足勇气:“夫人,奴婢没有非分之想,奴婢只是想照顾公子,只是想每日都能够陪伴着他就好。”

  夜摇光轻叹一声,她身边的几个丫鬟,都已经成家,宜薇是最小,但也已经是双十年华,夜摇光一直想要给她寻一段良缘,但宜薇一直没有这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