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12章:碎灵识
  曲子里表达的是对心爱之人的等待,澳门赌博网站:期盼;等待之人的坚守与缠绵爱意。

  夜摇光很喜欢这首曲子,因为这首曲子曲调轻缓悠扬,没有半点哀怨与凄凉。

  多少个夜里,他会像哄着孩子一般哄着夜摇光入梦,都是哼着这首曲子。

  白奇也是个精通音律的人,元奕虽然算不上精通,但也是涉猎过,毕竟音律是世俗人一门展现修养的学问,两人听着这首抒情的曲子,都觉得心里的不安会渐渐消失,让人忍不住心旷神怡,甚至不由自主的就动着指尖跟上曲调。

  熟悉的旋律飞入耳里,夜摇光觉得自己的神识是一帆波涛汹涌之中的孤船,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浪涛冲击,让她没有半点喘息的机会。当这首曲子传来,她都快被吞没的神识终于仿佛抓住了一根绳索,又好似电闪雷鸣的暴风雨之下,终于从厚厚的黑云之中探照下来一束光。

  她知道这是她的方向,是她唯一能够挣脱苦难的机会,于是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奋力的朝着这一束光奔过去。

  渐渐的,夜摇光漆黑的双瞳,那诡异的黑色终于变得浅淡,看到这一幕的元奕不由大喜,对温亭湛道:“有用!”

  温亭湛也是双眸紧紧的盯着夜摇光的眼睛,他漆黑明亮的眼底荡开了笑意,放松了心情,全身心的投入了曲子之中,让从他指尖跳动出来的音符更加的悦耳动人。

  宛如被厚土压住的种子,在淋漓的大雨之后,终于破土而出,夜摇光的神识冲破了那一层压制,重新主宰了她的大脑,她的眼睛也一点点恢复着正常。似乎遮挡她视线的黑幕一点点的被移开。

  她看到了她最想念的孩子,站在她的面前。

  她看到了她最深爱的丈夫,站在她的对面。

  他们是她的力量,夜摇光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这是爱的力量!

  她一点点的啃噬着神识之中的入侵者,想要将之驱逐出去,有了夜摇光的反击,那一抹作祟的灵识就受到了夜摇光和广明的前后夹击。

  原本在力量上它和广明就不相上下,夜摇光的加入平衡就瞬间打破。

  远在深海的之人手印间波动的力量开始出现龟裂的痕迹,无论他如何变幻手诀术法,想要补救都已经来不及,因为谢立到底是凡人之躯,根本承受不了他太多的灵识,否则不说谢立会爆体而亡,夜摇光只怕一靠近就会察觉。

  原本这一缕灵识结合夜摇光从他这里夺走的那一部分,要对付夜摇光绰绰有余,因为在神识之中,就算是千机来了也是束手无策,而且他会让夜摇光赶在千机来之前,就迫使夜摇光打开杀戒。

  只要夜摇光在百舸争流哪怕是杀了一个人,他就能够让谢立站出来指证,到时候夜摇光和温亭湛就彻底的臭名远扬,百口莫辩,会被百舸争流所有的文人手撕。他就是要让他们死在被他们奋不顾身维护的这些所谓无辜百姓手里!

  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白奇,白奇不但大乱了谢立的计划,还能够困住夜摇光,让他的计划毁了一大半之后,广明这个佛子又赶来,用了最神圣的梵之音,与他隔空打擂台。

  罢了罢了,时不待我!

  就在他想要收手之际,却发现现在已经由不得他做主。

  夜摇光的眼睛彻底恢复了清明,一团力量从她的头顶被一股淡金色的光芒萦绕着抽出来,广明伸出手,那一缕神识就落在了他小小的掌心之上,如同一条蛟龙在奔腾,却被淡得看不见的金色光芒,死死的困住。

  所有人都看到,那一只很小很小,很白很白的手猝然发力,在虚空之中狠狠一捏。

  砰!

  一声清脆的爆破声,那一股破碎,变成了零星的光在半空之中闪了闪就消失不见。

  “噗!”深海之中的人,张口就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少主!”看到这一幕的手下惊骇的上前。

  却被少主伸手拉下,他的面目惨白,却带着不可思议的笑容:“好,好,好一个佛子!”

  “少主,佛子碎了您的灵识?”属下震惊的都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他疯了吗!”

  佛子乃是大佛历劫转世,天生就带着佛力,这一股佛力自然不是等闲的修炼者可抵挡,哪怕是渡劫期也不行,可佛子才多大,他身体里的佛力才激发多少?就敢碎渡劫期的灵识?

  “当日他说过,若他母亲有半分损伤,必要我血债血偿。”少主用力的擦着唇角的血迹,“他这一举是在告诉我,他并非出言恐吓我,而是说到做到。”说到这里,轻叹一口气,“也许这就是天命之人的福德。”

  佛子转世灵童,千万年一遇,偏偏成了夜摇光和温亭湛的孩子,看他如此凌厉果决的碎了他的灵识,只怕是不会对他爹娘的生死袖手旁观,而是要管到底。

  “少主,若是如此,我们要对付他们夫妇,只怕就更加棘手。”原本温亭湛和夜摇光就不好对付,现在前面有当上了一块铁板,“不如我们……”

  说着,眼神就充满了杀意。

  少主的目光冷戾:“你疯了吗,你以为是那是等闲之人?诛杀佛子,那是大罪孽,我们一族都不够赎罪!你最好收起你那疯狂不切实际的心思,也约束好其他人。”

  佛子转世,除了历劫,还有大任。一旦佛子遇难,天下大乱,到时候他们要赔上一切。

  “可少主,温亭湛夫妇步步紧逼,若是再不将他们除去,我们只怕早晚要暴露。”属下非常的担忧。

  “我碎了灵识,必须要闭关修养,轻易不能再入世俗,否则定然会暴露,想来这也是佛子给他们爹娘的喘息之机。”少主摇着头道,“你们按照我们先前的计划,多给他们制造些麻烦,让他们无暇来追着我们,一切等我闭关出来再言。切记要谨慎,万不可暴露身份。”

  “少主放心。”属下立刻恭敬的说道,“少主,那老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