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09章 中招了
  “你倒是很惬意。”夜摇光走进屋子里,坐在谢立的对面。

  “喜如此,悲亦如此,何不苦中作乐?”谢立言罢,接着大口大口的吃东西。

  夜摇光也没有打扰他,一直等他吃完了之后,才开口:“你是苦中作乐么?亦或是胸有成竹,你会逃出生天?”

  “不,我已经没有活路。”谢立说着这句话,却笑得轻松,“我说过,我要打败温亭湛,就算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又如何?”

  “在你看来,只要能够胜上一筹,哪怕是不分是非,栽赃陷害都是可以么?”夜摇光看着谢立道。

  “是非多错,在我看来,是由胜利者抒写。”谢立露出一抹欠扁的笑容。

  夜摇光听明白,谢立的是非观就是成王败寇,没有善恶,没有对错,只有成败。

  既然如此,夜摇光也懒得和他浪费唇舌,走到他的面前,掌心运气,悬浮在他的头顶,想要去翻阅浏览他的记忆,夜摇光的神识侵入了谢立的脑海之中,才刚刚翻了翻谢立的记忆,还没有几个画面,谢立的身体里就莫名有一股灵识顺着她的神识刹那间飞射而来,直直的钻入了夜摇光的大脑。

  夜摇光被这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的一个趔趄,身子向后仰,退了好几步路,夜摇光才稳住身形,她疑惑而又防备的看向面带笑容的谢立,那一抹笑容让她想到了假扮荣寻的傀儡,极其的诡异。

  “温夫人,你可要当心哦。”谢立得意的笑着,看向夜摇光的目光格外的意味深长。

  夜摇光顺过起之后,澳门赌博网站:觉得谢立实在是太邪门,不再逗留,转身离开。

  “你怎么了?”元奕看着走出来的夜摇光脸色不要好。

  “我方才想要去翻阅谢立的记忆,可是他的身体里竟然潜伏着一股气力,也不知是什么气力,袭入了我的身体里……”

  夜摇光还没有说完,元奕掌心运气,五行之气已经蹿入了夜摇光的身体里。

  五行之气在夜摇光的身体游走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元奕才转而往上进入了夜摇光的脑海,可惜才刚刚潜入进去,仿佛踢到了铁板一般,一瞬间就被弹了回来,元奕的手一阵麻痹,他脸一变:“好强的气力。”

  “是什么修为?”白奇也立刻紧张的询问。

  “大乘期往上……”元奕面色凝重。

  “不可能,若是大乘期往上的灵识侵入摇光师妹的脑海,只怕她已经爆体而亡。”白奇觉得不可能,大乘期往上的修为何等强悍,别说夜摇光,就算是谢立也经受不起。

  看谢立的思维,就知道他不是个没有想法的傀儡,就不是是承载体,那就绝无可能隐藏过多的气力。

  听了白奇的话,夜摇光忽而欲言又止,她想到了一件事。

  “都何时了?你还有什么话需要避讳我们。对于修炼一途的事情,你夫君也是无能为力。”看着夜摇光这副模样,元奕不由心里多了一点火气。

  看了莫名其妙的元奕一眼:“你放心,我们共同进退,虽则我和阿湛很不想你接手你祖父的势力,但也不会故意拖累了。”

  “你!”

  不理怒气冲冲的元奕,夜摇光对白奇道:“白奇师兄,你可有办法困住我,用最凌厉的法子。”

  “你可是知道发生了何事?”白奇也是紧张起来。

  “我不知道我猜测对不对。”夜摇光凝眉道,“当日那灵修抓走我身边的一只魅,我营救之际,用了些手段强行吸纳了它一缕气息,强制封印在神识之中,原本是打算顺着这条线将它给找出来,可我那时候身怀六甲,精神力一只养不好,产子之后,刚刚回复我就想过将之拔出,但是它太过顽固,我力所不能及,因此就一直没有再动,方才从谢立的身体里只有一股轻微的气力袭入我的大脑,可我感觉头格外昏沉。我觉得这一股气力是激活我大脑里那一股气息,我清醒的时候应该会越来越少,很快就有被这股气息控制身体。”

  夜摇光从未正面交锋过渡劫期,她完全不知道渡劫期强到这个地步,完全让她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只是千分之一的气息,就能够控住她整个人。

  这下子夜摇光终于明白谢立的牺牲意味着什么,如果她被操控,如果她在书院狂性大发而杀人,如果这个时候,谢立再站出来指正她就是那个背后的主谋。

  那么她和温亭湛,将会落到何种地步?

  这样想着,夜摇光就觉得大脑一沉,眼前开始发黑,元奕伸手将她搀扶住。

  “白奇师兄,快,快想法子将我捆绑起来!”夜摇光甩了甩头,对白奇急切的恳求着。

  白奇手一翻,一根如同洗白的牛筋一样的绳索出现在白奇的手里。

  元奕一看到这东西,脸色都青了:“你疯了,这扎魂绳你给她用!”

  “什么是扎魂绳?”问这话的是赶来的温亭湛,夜摇光来了半响没有回去,温亭湛极其担心,就追了过来,在门口就看到双手撑在石桌上,很难受的夜摇光,大步上前将夜摇光抱在怀里。

  “扎魂绳,是捆绑神魂之物,一旦捆住,丝毫挣扎,都会给神魂带来犹如万剑穿身一般的疼痛。”白奇面色冰冷的解释,“如果按照摇光师妹所言,对方乃是渡劫期的灵修,不用扎魂绳,扎紧摇光师妹的神魂,她会被控制着元神出窍,造下杀孽,这是要毁了摇光师妹!”

  “万剑穿身之痛……”温亭湛只要想一想就龇目欲裂。

  “阿湛,没事的,只是一点疼痛,我承受得住,就当是磨砺心志,阿湛你快让师兄把我绑起来,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夜摇光觉得有两股力量在她的脑海里仿佛要穿过每一根大脑神经汇合,就好像日食,抬眼被一点点吞没,她的整个大脑都在一寸寸的渐渐变得昏暗。

  而温亭湛看着怀里的妻子,她的眼睛黑色的瞳仁竟然在一点点放大,似乎要将眼白全部霸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