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04章:乔装打扮
  “你方才的话,澳门赌博网站:本官听得清清楚楚,元大人也听得明明白白。”温亭湛坐在床榻边缘,把乔沣吓得一哆嗦,“自然你可以矢口否认,也可以对外宣称本官抓鬼来吓唬你,可凡事都得讲究证据,你说是与不是?就好比你不承认方才之言,本官奈何不得你一般。便是你现在张口高喊,本官也能够让你所言变为无稽之谈,你信与不信?”

  乔沣已经吓得浑身湿透,彷如水里捞出来一般,明明那鬼已经被抓走,明明坐在他身边的是个活生生的人,可他却觉得其可怕程度完全不逊于那只鬼,他的牙齿都在哆嗦,根本发不出一点像样的声音。

  “乔洋是木命,你可是你是什么命格?”温亭湛也不需要乔沣开口说话,他低声道,“你是土命,如今金木水火,他们都动过手了,就剩下一个你,乔沣你觉得你还有活路么?”

  “侯爷……”乔沣眼泪都被吓出来了,他哭的说不出话。

  “现在做个老实人,你到底没有枉害人命,若是你乖乖听话,本官就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若是不要……”故意顿了顿,温亭湛笑道,“这案子本官抓不到元凶,抓个帮凶也能够结案,你可相信本官可以将你变成证据确凿的凶手,令你百口莫辩。届时你将会成为杀兄歹徒,你的家族会因为你蒙羞,你的爹娘会因为你在乔家抬不起头……”

  “侯爷……”乔沣的双眸在黑暗之中,满是乞求的看着温亭湛,他不断的点着头,强烈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愿。

  温亭湛一掌拍在他的后背,用真气让他镇定下来:“跟我走吧。”

  就这样,温亭湛将乔沣带离了学舍,去了元奕的院子里,将他扔在院子里,元奕的院子还有古灸也在,古灸准备好了不少画具,他仔细端详着乔沣的脸,而后对温亭湛点了点头。

  “侯爷……到底要学生如何将功折罪……”乔沣声音弱弱的问道。

  “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带在这里就成。”温亭湛淡淡吩咐之后,望向元奕和古灸,“接下来就交给你们。”

  “你确定事情当真如你所料?若是稍有偏差,我们便是凭白忙活了一场,也许还会承担极其严重的后果。”元奕审视的看着温亭湛。

  “我相信我的直觉。”温亭湛目光深沉,“只有我的猜测才能够将所有的事情解释得合情合理,这第一步不是已经印证了么?”

  顺着温亭湛的目光,元奕看到了乔沣,这一步棋温亭湛的确是对的,乔沣是帮凶。

  不再多言什么,元奕拽着乔沣进了屋子,直接将乔沣打晕,盘膝而坐施法,就将在他的五行之气萦绕之中,乔沣的神魂被勾勒出来,乔沣的神魂立刻反抗。

  “左右不过一死,信温亭湛你还能够有一条活路。”元奕冷声道。

  乔沣的神魂迟疑了一会儿就不再挣扎,元奕指尖凝聚出一柄气刀,将乔沣的神魂分割了一缕,大半还是任其回到身体里,小小的一缕抽出来,紧紧攥在手里,出了房门,就见古灸在温亭湛的脸上涂涂画画。

  这是元奕第一次看到除了幻术以外能够将一个人的脸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而这样的改变,就连他们这些修炼之人都无法看穿,因为这不是任何幻术。

  用了足足一个时辰,古灸把温亭湛变成了乔沣的模样,除了眼神和气质没有一点和乔沣不一样,原本乔沣和温亭湛身材就差不多,古灸只是在腰部和肩膀处做了一点的改动,就让两者看起来身形也是一般无二。

  “乔沣这一缕魂注入你的体内,便是修炼之人也无法根据气息判断你的真假。”元奕分割乔沣一缕魂就是想要渡在温亭湛的身上,让温亭湛身上流动着乔沣的气息,“更何况依你所推断,这个人还没有多少修为。”

  等到元奕将乔沣一缕神魂渡在温亭湛的身上,温亭湛也将自己的眼神一变,变得有些茫然,有些惊慌,有些呆滞。

  把元奕和古灸都看的一愣,古灸还揉了眼睛:“若非你是我画出来的人,我当真是要怀疑你就是乔沣。”

  温亭湛看向元奕,古灸看得外在,要瞒得过所有人,还的由内而外才成。

  元奕颔首:“天衣无缝。”

  “按计划行事。”温亭湛留下这句话,就回到了乔沣的院子。

  他完全融入角色,将自己变成乔沣,坐着乔沣应该会做的一切事情。

  睡到天要亮的时候,他的生物钟将他叫醒,也不过是睁开眼睛,温亭湛并没有动,就枕臂躺在榻上,约莫过了两刻钟,天大亮起来,院子里有了一点动静,普遍学子开始起身。

  温亭湛也掀开被褥,穿上了乔沣的衣裳,穿到一半的时候,一只乌龟从窗户爬入了屋子里,这只乌龟的速度极其的快,从窗台到床榻约莫六步的距离,这只乌龟可只用了十几息的工夫,温亭湛刚好穿戴整齐。

  乌龟爬到床上,温亭湛伸手抓起来,一道声音从乌龟身上传来:“未时正(13点)。”

  温亭湛面无表情的将乌龟放下去,乌龟很快就消失不见,他一直不知道在元奕铁桶般的八门金锁阵之中,帮凶和凶手之间是如何通讯,这会儿他算是明白了。

  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只乌龟是真乌龟,应该是夜摇光说的那一类有一点灵识,但却还没有成为灵修的东西,因此它的身上不具备灵气,但却能够成为媒介,作为一个传音筒。

  很快就有衡阳书院学子来喊乔沣一道去用膳,温亭湛也如常和他们一道去,一路上都是沉默,自从乔洋死后,乔沣就是这幅样子,每次赛场他都来,温亭湛已经将他的神态揣摩的一分不差,扮起来就连衡阳书院的同窗也没有丝毫的怀疑。

  今早的比赛是香赛的初赛,温亭湛没有来,由两位学政主持,刘涵上台简单的说了温亭湛因为夫人重伤尚未苏醒而不来参赛的原因之后,就宣布开始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