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03章 鬼上门(求推荐)
  当温亭湛赶到爆炸现场之际,澳门赌博网站:元奕依然和古灸甚至白奇都留在这里看着现场。现场经历过整理,整个厨房都炸碎,唯有灶台没有坍塌,而灶台的里两条细长的腿倒插伸出来,血肉模糊,皮开肉绽,看得触目惊心。

  温亭湛的手死死握紧:“把人抬出来。”

  尸体抬出来的时候,只剩下半截,鲜血还在流,连见惯尸身的福知府也是不忍的别过头。

  “真是丧心病狂!”古灸满脸怒容。

  立刻有仵作上前验尸,只有半截尸身,检验的也很快:“回禀大人,这孩子应当是被炸碎了上半身,灶台里应该能够找到一些残骸,年龄应当在五至七岁之间……”

  仵作将自己能够从半截尸体上得到信息全部一一告诉了温亭湛,在场的人听着无一不和荣寻相符合,幼离死死的捂着嘴,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她自己也有个七岁的孩子,想到那么乖巧的荣寻,想到夜摇光对荣寻的喜爱,她觉得夜摇光一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先把尸体带下去。”温亭湛闭了闭眼吩咐,“好生安葬。”

  “大,大人……不派人告知荣家么?”福知府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温亭湛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

  谁也摸不准温亭湛到底在想什么,但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按照温亭湛吩咐的办。

  温亭湛回到了屋子里,看着已经恢复了一点血色的妻子,重新给她诊了脉,发现内伤已经没有大碍,他俯身亲了亲妻子的脸,才站起身在窗台上点了一种香。

  “摇摇便交给你,这两日辛苦你,每日护住摇摇的心脉,还有……”温亭湛叮嘱着金子,目光落在香烟袅绕的香炉,“别让香炉的香断了,没了就唤幼离进来续。”

  “嗯嗯。”金子能够察觉温亭湛浑身都充满一股肃杀之气,它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

  深深的看了妻子一眼,温亭湛转身就离开。

  “有火焰石。”白奇从厨房那边而来,在院子里遇上了温亭湛,“爆炸是火焰石引起。”

  “嗯。”温亭湛点头。

  “这火焰石世俗之人都不识得,也不知其功效,更加察觉不出来,只怕他们找不到厨房突然爆炸之因,传出去又是一宗玄事儿。”白奇轻声一叹。

  “用不着解释,凶手很快就会落网。”温亭湛淡淡的扔下这句话,不理会错愕的白奇,他就出了院落。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温亭湛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赛场,勒令比赛继续,学子们都能够感觉到温亭湛浑身一股凌厉之气,纵使他没有半点怒容,没有一句重话,没有丝毫情绪起伏,可是那股强势的气场,直接让所有人大气不敢出,好在比赛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比赛结束之后,学子们纷纷迅速的告退,温亭湛面无表情的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他的一举一动都好似没事人一般,大家都知道夜摇光受了重伤,据说温亭湛的弟子,荣家的小公子也丧生了,都不敢去招惹温亭湛,就连福知府除了硬着头皮上报还报的东西之外,都是跑的远远,生怕在温亭湛的面前碍了眼,一个不慎遭到牵连。

  用了晚膳,温亭湛竟然也是不发一言的早早歇下,古灸都瞪大了眼睛。

  盛夏的夜空格外的疏朗,明亮的皎月,璀璨的星光,送爽的清风。点缀着盛夏的姹紫嫣红,让夏夜格外的美。

  百舸争流因为白日里的事情而压抑无比,学子们都不敢天黑出去晃荡,更是没有心情谈天说地,几乎都是早早熄了灯,哪怕都睡不着,也是摸着黑躺在榻上。

  安静的院落唯有一盏盏灯火在也夜风之中摇晃。

  就在万籁俱寂之际,一抹矫健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衡阳书院的院舍。

  因为乔洋的死,乔洋所住的地方被封锁,衡阳书院换了一个全新的学舍,乔沣在乔洋死后换了新的院子依然是一个住,他正躺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蓦地一股冷风吹来,微启的窗户忽然被打开,吓得他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

  脸色苍白的看着窗户,树叶在冷风之中沙沙作响。

  “沣弟……”阴森森的声音从他正对面传来,乔沣脸色一变,他张嘴准备喊,却似乎被一股寒风掐住了脖子完全发不出声音,而且他的脸被无形的手一点点的摆正,与对面的床榻直对,他看到了一抹鬼影,是真的鬼影!

  “沣弟,你害怕么?不是你联合旁人把我害成这副模样的么?”那阴冷的声音用好奇的语气询问着他,“沣弟,你知道吗?地府好冷好冷,就像当年我和你掉入雪地里一样冷。我记得当时你紧紧的抱着我,说不会丢下我,你现在也别丢下我,来陪我可好?”

  在乔沣惊恐的目光之中,那一抹鬼影一点点的逼近,披头散发他根本看不清面容,声音也阴冷的让他浑身不自在,可这件事除了乔洋,怎么会有旁人知道?

  “不会……不会,他明明说,明明说会收了你的魂儿,不会让你作孽!”乔沣吓得都没有发现他可以开口说话,他一个劲的往后退,地上了墙,紧紧的抱住自己,浑身都在颤抖,感觉到阴气一点点的袭来,他崩溃的大喊,“你别过来,不是我杀了你,我也是被逼无奈,求求你,放过我啊啊啊——”

  “怎么放过你?”原本应该已经歇下的温亭湛,那独特清冽的声音从窗外响起。

  乔沣抬起头,对上一张陌生的鬼脸,吓得又想尖叫,顿时又被无形的气力将喉咙掐住,就见温亭湛一个利落的翻身,翻墙而入:“元大人,这鬼收了吧。”

  这只野鬼,是温亭湛让元奕捉来吓唬乔沣,答应事后为它度化。

  元奕将鬼魂收走,也松开了对乔沣的束缚,温亭湛缓步走到乔沣的面前:“你可知道,你距离鬼门关只有一步之遥?”

  “侯爷……”乔沣对上温亭湛,语气都在发颤,“我……我什么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