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900章 为荣寻绸缪(求推荐)
  “我很欢喜,夫人到这个地步,还愿意相信为夫的品行。”温亭湛笑得开心,他都已经做好了等到荣寻离开之后,被夜摇光责备训斥的准备,可他的妻子啊,比他想的更加的理智,也更加的尊重信任他。

  “少拍马屁,也被转移话题。”夜摇光斜了温亭湛一眼。

  轻声的笑着,语气之中透着愉悦:“我既然敢让自己的亲骨肉以身涉嫌,自然是有极高的把握,不会让孩子出事。荣寻会安全,至于我答应他,是因我想试探一下荣家到底和这件事有多深的牵扯。”

  “荣家?”夜摇光想到了那个莫名其妙失踪了的荣三爷,想到了转嫁给荣寻诅咒的人,这里也是一团乱麻,夜摇光也理不清,要符合条件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不论如何说,荣家和那灵修的牵扯非常的深,若不是那日用食灵蛊测试过荣朔南,夜摇光只怕都要怀疑荣家没有一个干净的人。

  荣家那里的事情,随着荣三爷的失踪彻底的断了线索,这件事很明显就是那个和荣家有着利益关系,亦或者从属关系的灵修干出来,用荣寻来试探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可……

  一想到孩子的一片赤诚之心,就被他们这样的利用,夜摇光的心里有些难过。

  “摇摇,你不能这般想。”大概知道夜摇光心里的不适,温亭湛立刻解释给她听,“为何你舍得用自己的孩子去赌一把,也要早些终止罪恶的蔓延。换了别人的孩子,你却舍不得?”

  “这能一样么?”夜摇光瞪了温亭湛一眼,“我心里不得劲的是寻哥儿这番纯真的心,被你利用了来对荣家不利,我不想利用这么纯善的一个孩子。”

  “摇摇,如果不将荣家的事情早些解决,日后荣寻只怕要被荣家连累。”温亭湛正色对夜摇光道,“摇摇你可知我为何收荣寻为徒?”

  “不是看在他聪慧和明光的情面上?”夜摇光一直以为是两个原因。

  “自然是有这两个缘由。”温亭湛颔首,“可却不全是,还有两个缘由。其一,我想通过荣寻对荣家有更多的了解;其二,我答应过你,你喜欢他我就会护着他。”

  后面的这个原因温亭湛以前就对夜摇光说过,夜摇光点了点头:“你是怀疑,荣家的毒瘤已经腐烂了荣家的根?”

  若不是要连根拔起,何至于温亭湛要谨慎到这个地步?

  “就算不是,也差不远。”温亭湛的眸光一深,“荣家几房关系一直和睦,既然不存在摩擦,背地里做了什么,只怕是瞒不住,可整个荣家都保持沉默,知情不报和助纣为虐一样是罪不可赦。日后荣家若真的执迷不悟的走到了这一步,荣寻是个孩子,我身为他的老师,自然是可以保护得了他。”

  “他日后会不会恨我们?”夜摇光这会儿有点担心,这么好一个孩子,他们却要毁了他的家。

  “我不曾陷害荣家半分,若他不能理解,那我们也无法,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温亭湛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并非每个人都要有为了正义包容仇恨的权利,我们并不是受害之人,也无法站在道德之上谴责他心胸狭义,毕竟这份疼痛我们没有尝过。”

  “阿湛……”夜摇光轻叹一声,她现在多想说一句,为什么荣寻偏偏是荣家的孩子。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无奈,却不得不去面对,“我便是不想你日后面对这样的局面,所以想要早一点将荣家的事情挖开,也许我们可以想法子为了荣寻,将荣家摘出来,把对他的伤害降到最低。可荣家对这事三缄其口,我也只好利用一下这孩子。”

  这绝对不是推脱,事实上用荣寻,并没有用自己的孩子做诱饵更好。温亭湛都不确定荣寻是不是变数,而且利用徒儿这种名声,到底不好听,尽管温亭湛不在乎。

  如果不是荣寻方才的一番话感动了温亭湛,他不会想着回报这孩子一二分,为他筹谋。早些将荣家的烂账查清楚,也好对荣家采取措施,不论荣家因着什么愿意受制于人,都得先让他知晓其中的因果,才能够行动。

  荣家不告诉温亭湛,温亭湛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温亭湛是外人,事关家族的兴衰,满门的性命,不到最后的关头,哪里能够轻易的交托给外人?

  而荣朔南让荣寻拜师温亭湛,温亭湛也觉得这是荣家有意的亲近举动,至少在某些层面上,荣家是有心想要和温亭湛交好,这份交好并非趋利之故,而是诚心诚意。

  比起伤害,温亭湛能够带给荣家的利益实在是少之又少。

  作为兴华帝的母族,荣家的荣耀、权势、财富都不缺,完全不需要巴着温亭湛,尤其是在明知道温亭湛对着他们抱着敌意而来的情况下。

  “幸好,我没有和你吵。”夜摇光这才明白温亭湛的良苦用心。

  夜摇光也只是一个人,她也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就在温亭湛答应荣寻的一瞬间,夜摇光就差一点忍不住。如果不是荣寻在,她只怕真的要和温亭湛争执了。直到温亭湛再三不理会她,她忍不住将荣寻带出去,走了一截路她的心情才平复下来,不然哪里来此刻的心平气和?

  “我永远不会和你争吵。”温亭湛声音柔情似水,“若非看出你心中怒火,我如何会把寻哥儿留了半晌?”

  就是让夜摇光的火气先泄下去,澳门赌博网站:情绪只是一时的冲动,当然是需要发泄。但却不能毫无理智的情况下去发泄,因为人在没有理智的时候,说出来的话都是不经大脑,会锥心刺骨。说完之后,也许自己都会悔恨不已,也会让任何感情都出现细微的裂痕。

  温亭湛倒是不担心会影响到他和夜摇光的情分,因为无论夜摇光对他说多么绝情的话,他都不会记恨,但他舍不得夜摇光冷静下来之后愧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