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97章 水花溅鱼腹
  谢立的无端失踪,澳门赌博网站:就像一个肥皂泡在空气之中破碎,完全寻不到丝毫痕迹,聪明如温亭湛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夜摇光因为这个事情情绪更加的低落,她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觉得谢立很可能已经遭了毒手。

  因而这件事不能不对外公布,否则等见到谢立的尸体就更加难以交代。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绝非人为,夜摇光和元奕都不需要去占卜谢立的生死,因为答案显而易见。

  “这事宜早不宜迟,卫荆你吩咐下去,将谢立失踪的消息广而告之,让所有学子注意安全。”温亭湛可不想等到尸体都出来了再让别人知道谢立的失踪。

  “是。”卫荆面色凝重的应下。

  “这事儿对你的冲击会很大。”夜摇光担忧的看着温亭湛。

  谢立在温亭湛的保护下失踪了,只能够表达一个信息,那就是针对温亭湛的人太厉害,厉害到温亭湛毫无反手之力,对于文赛气氛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目前为止,便是他们当真质疑我的能力,也是理所应当。”温亭湛倒是很宽心,并没有觉得被人质疑不能接受,“放心,质疑归质疑,但他们并不会因此就被击溃了信念。”

  “一而再,再而三,现在的确是没有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时候,但若是再……”不吉利的话夜摇光到底没有说下去。

  “相信我,摇摇。”温亭湛握紧夜摇光的手,“我能够让他抢先两步已经是极致,不会有下一个人。”

  那双漆黑的凤眸,闪烁着明亮灿若星辰的光,像浩瀚无际的银河,神秘而吸引人,让夜摇光不由自主的信服。

  “我信你。”对温亭湛扬起一抹浅笑,她相信她的夫君没有解不开的局,破不开的阴谋。

  “先去用膳,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面对这样严峻的局势,他依然泰然自若,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没有半点焦虑之色。

  夜摇光原本堵得慌的心也奇迹般在温亭湛吃的格外香的模样下顺了气,也跟着好好的吃饭,其他人也不破坏气氛,该干嘛就干嘛。

  吃了晚饭之后,温亭湛就独自去了谢立的房间,夜摇光没有跟上去,她想要给温亭湛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让他看到更多也许他们都看不到的细节。

  元奕等人也没有逗留,白奇坐在院子里吹风,古灸也是有事情先离开。

  夜摇光也没有心情去做其他事情,她在房间里看着宣开阳和荣寻陪着两个孩子玩闹。

  看着月上西楼,才侧首道:“你们两回去歇息吧,弟弟妹妹今儿留在这里。”

  宣开阳才和荣寻向夜摇光见了礼退下。

  夜摇光亲自将两个小家伙洗干净,换了衣裳哄着他们入睡,温亭湛依然还没有回来,等到她洗了澡走出来,才看到蹲在摇篮边缘看着两个孩子的温亭湛:“我给你留了热水,快去沐浴。”

  “好。”温亭湛含笑应了一声。

  夜摇光看着温亭湛的神色,摸不准温亭湛到底有没有掌握有利的线索。

  等到她躺在榻上,看到温亭湛出来,轻轻的躺在她身侧,虽然面上没有什么疲色,可不知为何夜摇光就感觉到他的疲惫气息。

  饶是如此他依然目光精神奕奕的看着她:“有话?”

  莞尔一笑,把所有的话都咽下去,夜摇光倾身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就钻入了他的怀里:“没有你,我睡不着。”

  说完,夜摇光就闭上了眼睛。

  低头看着怀里的妻子,温亭湛的心一阵温热,抱紧了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次日一早温亭湛起得很早,应该只睡了两个时辰,他起身的时候夜摇光知道,但是他那样的轻手轻脚,夜摇光也就佯装熟睡,后来真的睡过去,是被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唤醒。

  天已经大亮,披着头发就跑到孩子的身边,对着两个孩子明亮的眼睛,听着他们咿呀呀的声音,夜摇光将他们抱起来:“娘亲的小宝贝,真是可爱。”

  先给他们换洗解决了拉撒才抱在床榻上给他们两喂奶,最后还是一人喂了半碗羊奶,才把孩子喂饱。收拾好孩子之后,夜摇光才收拾打理自己,用了早膳,夜摇光问幼离:“可有发生什么事儿?”

  “并无。”幼离摇头。

  夜摇光却没有放松心情,元奕想来去寻找谢立的踪迹,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那八成是没有寻到,夜摇光心里有些焦急。

  “啊啊呀……”两个孩子似乎感觉到母亲兴致不高。

  在摇篮里发出可爱的声音,吸引母亲的目光。

  夜摇光果然蹲到他们的摇篮边,伸手摇着他们,两个孩子咿咿吖吖的叫着,还动着手,颇有点手舞足蹈要逗母亲展颜的感觉,夜摇光也的确忍不住笑了。

  可她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散开,匆忙而来的脚步声惊扰了她,脚步声的节奏让她顿时凝重起来,转身就看到宜薇疾步而来:“夫人,太湖边浮起来一条大鱼。”

  “幼离,金子,看顾好两个孩子。”夜摇光交代一句就飞奔出去。

  是在百舸争流石桥边,已经围满了学子,不过被官差拦在了外边,夜摇光越过了官差,到了温亭湛的身边,这时候恰好几个人将一条长约近两米的大鱼扛了起来,大鱼的嘴大张着,两条人腿从嘴里露出来,鞋子并没有被腐蚀,虽然被水浸泡了很久,但依稀能够认出来是衡阳书院的鞋子,每个书院的鞋子缎面和形状都有差异。

  也许是并没有太长时间,还没有什么恶臭气息,温亭湛命人将鱼破开,把人抬出来。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一具空荡荡的白骨套着宽大的衣服,衣服是谢立的没有错。

  “水花溅鱼腹……”夜摇光深吸一口气。

  “怎么又是白骨,这好好的人突然不见,一夜的工夫又变成白骨。”

  “这已经一夜,乔洋可是在乔沣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白骨!”

  “怎么会这么快就变成白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