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88章:火焰石
  白奇莞尔一笑,将他的五行盘取出来递给夜摇光。

  夜摇光惊叹的看着,伸手将之拿到手上,“这是……”

  “我寻到五行灵根,将其炼化形成了这一个五行圆盘,再以阴阳玉为指针。”白奇对夜摇光解释道,“这天地之间不过就是五行阴阳,便是再如何伪装都脱离不了这其中气息。”

  “真是好巧妙的心思。”夜摇光从来没有想过要炼制这样一个东西,关键是她也炼不来。

  “此物再好,也如同拿着罗盘寻龙脉一样,也是要恰好遇上了才能够让其现形。”夜摇光递回来,白奇就收了起来,“要遍撒网还是不行,若是有百只食灵蛊,我倒是可以为你弄出一个巡逻大军,保管它们钻不了空子。”

  “巡逻大军?”夜摇光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奇。

  白奇手一摊,消瘦有些苍白带着厚茧的手掌,躺着一个类似于苍蝇大小的东西,浅灰色泛着金属光泽,夜摇光伸出两指将之夹起来,还别说这么一小点还挺沉,起码有二两黄金的重量:“这是什么?”

  “这是我闲来无事敲鼓出来之物,还没有取名字。”白奇介绍道,“这东西乃是有银铁所锻造,师妹不妨用你的五行之气试上一试。”

  夜摇光就不客气,掌心运气,她好歹也是分神期的修为,可是她的五行之气竟然无法将之融化。夜摇光眼睛一瞪,不死心的加厚一层气力,掌心的小东西竟然还是安然无恙。

  “哈哈哈……”白奇即便看不见,但他自从失明之后,耳力和感知力就更加厉害,已经可以猜出夜摇光的模样,不由爽朗的笑出声,“我用了好些宝贝才将这一小只给炼制出来,想要将之毁去,只怕要大乘期往上的修为才成。我这里有上百个,若是在上面放入食灵蛊,它就能够变成食灵蛊,而他们都会听母亲的指挥。”

  言罢,白奇的手里又凭空多出一个大了三倍的东西。

  夜摇光明白了,类似于电学程序原理,白奇只是用灵力做了转化,这只大的其实就是一个遥控器的纯在,这些小的发现了什么都能够反馈回来。

  夜摇光想到了当初的翳鸟,不由小心翼翼的问:“这玩意儿,不会有什么攻击力吧?”

  “自然是得有,如若不然被人毁了岂不是可惜。”白奇笑得神秘,“炼制此物的材料还有火焰石。”

  “火焰石!”夜摇光忍不住拔高了声音,立刻觉得手上的东西烫手,连忙扔给白奇,“师兄,忒不厚道!”

  对上不解的温亭湛和古灸,夜摇光才解释道:“火焰石和火药异曲同工,不同的是火药炸的是凡人,而火焰石却是可以借助炸裂的强劲刚猛火之灵气,将修炼者当成凡人给炸的粉碎!”

  “白奇兄的翳鸟想来也是用了火焰石。”温亭湛立刻联想到。

  难怪当时在八闽的时候,那些人明显是火烧的一干二净,火焰石的威力可见一斑。

  “翳鸟我只用了火焰石粉。”白奇摇着头,“这小东西我才用了火焰石晶。”

  夜摇光唇角抽了抽,一副看变态的眼睛看着白奇:“师兄啊,这东西这么精巧,这火焰石你定然是要熔炼成为液体才能够将之锻造进去,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将火焰石熔炼!”

  火焰石是天然形成,就像白磷粉一个道理,白磷粉只要遇上空气就会燃起来,火焰石只要一经毁坏一样是会爆炸,白奇是怎么做到将之熔炼成为液体不但没有爆炸,还能够融入其他东西?

  “师妹要学炼器么?”白奇不答反问。

  “没有那个天赋。”夜摇光摇头,对于炼丹炼器她都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

  若是上辈子她或许还会想跟这样的天才学一学,但这辈子她的事情太多了,宁可分出时间来陪伴丈夫和孩子,也不想浪费时间在她不感兴趣的东西上。

  “若是不想,师妹还是不知为好,知道了反而不好。”白奇便颔首道。

  夜摇光虽然好奇,但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白奇这样说了,她就也不再追问。

  而是低着头又重新从白奇那里将小东西拿过来,托在指尖翻转着看:“百只食灵蛊,数量实在是太大……”

  桑就算是日夜不停息的赶工也最多只能一天炼制出十只,实在是百舸争流覆盖面积有点大,一百只才能够做到密不透风。

  “先传信给阿桑,哪怕就是只有一两只,也许也能够瞎猫碰上死耗子呢?”夜摇光不管了,连忙让温亭湛用小乖乖传信,“别告诉她我们需要多少,否则她指不定折腾自己。”

  桑姬朽跟她说已经驯化了魔蛊,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初魔蛊拿在手里的不祥之感,又记得魔蛊接触温亭湛会后的反应,总觉得有些不靠谱,但于此道她不通,所以就没有多说什么。夜摇光希望桑姬朽在没有炼化融合体内的魔蛊之前,不要有什么大动作,以免伤到了自己。

  几人又说了会儿话,两个小家伙闹着要睡午觉,夜摇光带着他们回了房间,给他们为食,温亭湛和古灸下午也还有事情忙,大家也就散了去。

  等夜摇光陪着两个孩子睡醒之后,温亭湛已经去了赛场。原本温亭湛作为主官,又身兼两省,政务繁忙是理所当然,只需要开幕闭幕去主持一下就行,但是发生了这些糟心事,温亭湛不亲自去守着就担心,所以每一场都亲自监督。

  下午的画赛倒是顺顺利利,没有任何波折的举行完毕,学子们的脸上也少了一点凝重,院子外重新多了些吟诗赋词的声音,夜摇光可没有因此就松懈。

  可无论夜摇光如何严防死守,晚间他们刚刚用了晚膳,正打算聊会天,卫荆便疾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着温亭湛沉声道:“侯爷,出事了。”

  气氛一下子凝固,夜摇光和白奇都是一惊,他们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气力波动,而且元奕也没有任何动作,那就是元奕也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