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82章:一朵花一条命
  元奕扬眉,澳门赌博网站:无声的默认了夜摇光的话。

  “我夫君说过,利己利人是真善美;损己利人是愚蠢;损人利己则是歹毒。”夜摇光提到温亭湛,眼中的光芒就收敛不住,“我救他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这是利己利人。我若答应了你的条件,那就是损己利人,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个愚蠢的人。只不过相较你而言,我是个稍微品德高尚些的人罢了。”

  言罢,夜摇光提步。

  刚刚走到门口,还没有迈出门口,元奕的声音传来:“听说花皇临走前,给了你三株金牡丹,你若给我一株,我便出手,且这事我和你们同进退。”

  夜摇光豁然转身,审视的看着元奕:“你倒是消息灵通。”

  秦臻臻临走前给她的东西,元奕是怎么知道?

  “这个条件如何?”元奕没有接夜摇光的话,而是问道。

  “一言为定!”夜摇光手腕一翻,一朵在夜光下会散发金色光芒,飘着浓郁的香气的金色牡丹花出现,十分肉疼的递给了元奕。

  看着夜摇光这幅吃大亏的模样,元奕莫名觉得心情大好。

  被勒索了一朵金色牡丹花,这珍贵的宝物,夜摇光的确有些割肉的感觉,但既然她愿意割舍,那是因为她觉得值得。夜摇光也不想再多逗留,再次提步离开,这次元奕没有阻挠。

  她前脚才刚刚离开院落,大门就倏地关上。

  夜摇光翻了个白眼,她才走过一道巷子,就看到灯光下站着的宣开阳,似乎在迟疑着要不要上前。

  “儿子,你怎会在这里?”夜摇光走到他的面前停下问。

  “哦,弟弟有些不舒服……”

  还没有等宣开阳说完,夜摇光就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宣开阳看着身旁空空如也,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其实想来看着元奕,害怕元奕突然发难。可到了这里,却觉得他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有些不信任母亲的能力,会不会让母亲不高兴,才一直犹豫着。

  “阿湛,叶蓁怎么了?”夜摇光风一般刮到温亭湛的身旁,看着他抱着温叶蓁。

  “喝多了奶,有些积食。”温亭湛连忙安抚妻子,而后颇为无奈的说道,“已经顺过气,不过他就是不睡,还不准我把他放下,一放下就张嘴欲嚎。”

  “来,我来试试。”夜摇光从温亭湛的怀里把儿子接过来。

  温叶蓁感受到最喜欢的母亲的怀抱,听着母亲的轻哼声,很快就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等他睡熟了,夜摇光才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早已经熟睡的女儿身旁。

  “元奕答应插手。”等洗漱完,夜摇光躺到榻上侧首对温亭湛道。

  “摇摇既然去了,自然不会无功而返。”这在温亭湛的预料之中。

  想到元奕说的话,夜摇光在锦被下握住温亭湛的手:“阿湛,你不问我元奕为何答应么?”

  “为何要问?”温亭湛侧首,漆黑幽深的眼眸平静而自然,“摇摇你行事自来是有分寸,既然这事儿成了,就意味着你觉得值。我不需要任何事都要你像我交代的清清楚楚,你若愿说,我自然是听着。你不想说,我又何苦非要让你不高兴?”

  夜摇光默默的靠入温亭湛的怀里:“阿湛,我去找元奕,你会不会觉得不舒服?”

  “会。”温亭湛毫不犹豫的回答,夜摇光想要抬头看向他,却被他的手按在怀里,“你去寻任何一个人男人,我都会不舒服,就算是陌大哥和长延师兄都一样。”

  “为何?”夜摇光纳闷。

  “因为他们都是男人。”温亭湛回答。

  夜摇光:……

  沉默了一会儿,夜摇光才低声问道:“难道不是因为我去求旁人,让你觉得我否定了你么?”

  温亭湛侧身,低头看着她:“你会否定我么?”

  “你有我能够否定之处么?”夜摇光理所当然的飙出这句话。

  话音一落,夜摇光和温亭湛四目相对,两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是啊,我早就知道在摇摇眼里心里,我无可替代,完美无瑕。我为为何这般想?”温亭湛伸手点了点夜摇光的鼻子,“我说过,这世间没有十全十美之人。便是帝王也有力所不能及之时,我的心胸还不至于这般狭隘。”

  “那可真是心胸宽广。”夜摇光忽然道,“元奕说,要我和你和离才出手。”

  温亭湛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目光幽幽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你,你看什么!”

  “我在想,你没有给他一脚么?”温亭湛非常认真的说道。

  夜摇光忍不住扬了唇角:“如果不是我还想和他商量商量,我肯定给他一脚!”

  笑完之后,夜摇光深吸一口气道:“我给了他一朵臻臻留给我的金牡丹花。”

  “牺牲很大。”温亭湛点了点头。

  夜摇光突然一个翻身,压在他的身上:“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

  双手掐住夜摇光柔软的腰肢,温亭湛的眼眸温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

  对方来势汹汹,夜摇光不想孤军奋战,她的确是想救下这个人,但更多的求元奕插手,是想把元奕拉下水,一个千机真君他们不忌惮,那好,再加上一个元鼎真君够不够?

  他们做不到遍地撒网,目标人物太多,只有元奕可以,因为他是这个地方的设计者。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够让夜摇光一样,将这个地方给保护起来,至少这些学子在百舸争流里是不容易出现意外,至于离开了这里被害,那性质就没有那么恶劣。

  而且元奕插手了一次,对方就担心会不会有第二次。

  当初他举荐元奕来规划这里,也是打着这个主意,如今夜摇光所为也不过是和他如出一辙。

  “其实,我不去寻他,你也不会让他置身事外对么?”夜摇光深深的望着温亭湛的眼睛。

  “我的做法并不好。”温亭湛将夜摇光的手拿到嘴边,轻轻一吻,“我打算将第一个惨死之人推到他的身上,到时候为了自证清白,他也必须挺身而出。你的金牡丹,换的是一条人命。”

  “值得。”夜摇光只有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