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81章:和元奕谈条件
  “不,澳门赌博网站:我做不到。”夜摇光挣开温亭湛的怀抱,“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一条无辜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人用来对付你我而死去,就算我最终救不了他,但我也还要在他还活着之前,尽我最大的努力。”

  说完,夜摇光深深的看了温亭湛一眼,就转身离去:“我去寻元奕。”

  温亭湛动了动身,却没有追上去。

  恰好走出来的宣开阳,看到父亲追随母亲离去的目光,上前:“爹爹,弟弟有些不舒服。”

  “叶蓁怎么了?”温亭湛立刻转移了注意力。

  “好似晚些时候吃多些,爹爹您去看看弟弟吧。”宣开阳有些愧疚道,温叶蓁一直是他在照顾,今晚多给他喝了小半碗奶,实在是撤不走奶壶,一拿走弟弟就哭的委屈极了。

  温亭湛二话不说的大步往内室而去,宣开阳并没有跟上,而是追着母亲而去。

  元奕的院落和温亭湛的院落隔得并不远,因着他为这里出了大力,且众人都知道他身体不好,加上的确有多余的住所,元奕也是一个人一栋。

  夜摇光走到他的院落,大门上挂着灯笼,门都没有关,显然是早就料想到她会来。

  毫不犹豫的迈步进去,夜摇光就看到元奕坐在院子里,他靠在轮椅背上,微微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背对着夜摇光。

  夜摇光缓步走到了他的身后,看着在月光沐浴下,他仿佛散着光,又有些模糊不清。

  “既然来了,温夫人为何有迟迟不语?”元奕调转了轮椅,和夜摇光面对面。

  “你知道我的来意。”夜摇光评述这句话。

  元奕淡淡一笑:“知道又如何?”

  “你既然开门等着我来,也就是你愿意插手此事。”夜摇光也不想和他废话,“说吧,你要如何才肯施与援手。”

  元奕的目光落在夜摇光的脸上,深沉的让人不敢对视,他看了夜摇光许久,才略带嘲弄的说道:“温夫人,你先告诉我,你为何要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值得你为其向敌人开口相求?”

  “我并不是将自己看得多么仁善,这件事因我夫妻二人而起,那一条生命算是为我们夫妻而死,我不能坐视不理。”也许,如果这件事不是和他们夫妻相关,她还能够冷心一下,可这些都是别人用来对付他们的棋子,他们都是无辜,她的良心过不去这一道坎。

  “愚善!”元奕冷冷的扔出两个字,“被人利用,只能怪他们无能,命不好,与你何干?”

  “所以,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就可以冷漠的认为他们的死,是因为他们无能,是他们运气差,是他们命不好,而视若无睹?”夜摇光觉得和元奕将这些,是鸡同鸭讲,两个人的价值观是不一样,“你觉得我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求敌人,是一件极其不明智的愚蠢行为,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对生命的尊重,是你永远也无法体会。”

  “不惜令你心爱的夫君蒙羞,也觉得值得?”元奕逼问。

  “蒙羞?”

  “你来求我,就意味着承认他的无能。”元奕点明。

  “呵!”夜摇光冷嘲的笑道,“元奕,我才知道你原来这般大男子主义。在你的眼里,一个活生生的人,其实还抵不上一点无足轻重的颜面。这世间有谁没有求人的时候?你元大少爷这辈子就靠着算计达到目的,将所有人都化作你的棋子,帮你身先士卒?亦或者威逼利诱,你活得悲不悲哀?你是万能的么?既然不是万能,还死不肯承认,宁可用别人的鲜血来点装的高深,这样的颜面,我夫君不会要。”

  “当真是他不想要,还是你理所应当的认为他不愿要?”元奕反问,“难道他不知道我有解决之策,可身为你的智囊,你的依靠,他可有提点你来求我?”

  “是,他没有让我来求你,但那并不是你所想,他拉不下脸让我来求你。”夜摇光反驳,“而是因为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他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他等待着第一个人死去,这样才会有线索,我也并没有觉得他这样残忍,他只是牺牲一个,而救下更多个。”

  “既然如此,你还来寻我作何?”元奕疑惑的看着夜摇光。

  “我贪心。”夜摇光坦然与元奕对视,“我想一个都不牺牲,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可我知道,若我什么都不做,那就一定不能达到;可我努力了,不论结局如何,我无愧,我无悔!”

  “果然,还是为了你的问心无愧。”元奕眼底划过一丝讥诮,“这四个字,当真这般重要。你说我处处算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悲,那你这般为了坚守这四个字,活得不累?”

  “不累。”夜摇光回答的很果断,“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畜生,是因为做人就要有操守,有底线,有原则,否则便是畜生不如的东西。”

  元奕也没有因为夜摇光的含沙射影而恼怒,反而无奈的说道:“看来,我们是无法说服彼此。”

  “每个人的想法本就不同,人都是为自己而活,我从来强求别人懂我,我也不是来说服你,而是请你相帮。”夜摇光言归正传,“说吧,你的条件。”

  “若我要你和温亭湛和离,你也愿?”元奕语不惊人死不休。

  夜摇光嘲弄的看着元奕,转身就走。

  她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了元奕的质问:“怎么,方才不还振振有词,尊重生命么?”

  夜摇光背对着元奕,她的声音依然平稳:“我的确尊重生命,但我所为之事都是在我能够接受能够办到的条件下。我想救他,是因为我觉得我是个有良知的人。可这并不意味我可以为此付出一切,我说过我尽力了,我无愧我无悔,元公子你的条件不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说到这里,夜摇光顿住了,她转身对上元奕略带讽刺的目光:“你是想让我看清我其实也只是个自私的人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