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78章:果然是魔宫
  温其如玉自雍华,细雨无声泽天下;

  渊亭岳峙孤峰起,围局博弈一子杀;

  苍云湛寂空寥廓,百川入海容乃大;

  蜡尽泪干犹无悔,澳门赌博网站:是非功过由人话。

  “夫君于我心中,便是这般完美无瑕,不怕诸位笑话我自吹自擂。”夜摇光笔落,站直身对着所有人笑道。

  “温夫人的诗气势浩荡。”一位书院的山长夸赞。

  撇开夜摇光对温亭湛的赞美,这首诗的文风就有一压群雄的架势。

  “是非功过由人话……”禾山长抚着他的长须,连连颔首,“天枢的胸襟和气度一如当年。”

  “夫君常对我言,人活一世,只要问心无愧,是非对错何必过于在乎他人评断?”夜摇光含笑道,“就好比商家觉得买主挑剔,买主觉得商家黑心一个道理,每个人站在各自的立场,去看待同一件事,自然是百双眼睛百种滋味,每一件事都是双刃剑,总会有人不能如意。既然如此,我们只能站在公理之上去看待每一个人做每一件事,至于受惠之人的感激,受累之人的埋怨,都无需放在心上,心宽则眼明。”

  “好一个心宽则眼明!”

  “温大人的品德值得后辈们向学。”

  “温大人和温夫人都是好胸襟……”

  一瞬间对夜摇光的赞誉此起彼伏,温亭湛更是黑眸亮的如打磨过的珍珠流转着华光,深深的凝望着夜摇光。她站在中间,落落大方的颔首接受所有人的赞美,不骄不躁,犹如一颗最明亮的明珠,绽放着无尽的璀璨之光。

  让温亭湛的骄傲之情,油然而生,这是他温亭湛的妻子,让他倍感荣耀的妻子。

  等到夜摇光坐回他的身侧,他情不自禁的握紧夜摇光的手:“原来,为夫在摇摇的心中,竟然是这等令人瞻仰。”

  “唇角都快扬上天了。”夜摇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满意了?”单久辞低声目光微冷的看着荣沫漪。

  荣沫漪恨得牙痒痒。

  对于荣沫漪这副连装一装都不会的张牙舞爪模样,单久辞也是不多看一眼:“你和她比,一无是处……”

  沈知妤看着相视而笑的夫妻二人,看着传言据说已经二十有八的女人,她的容颜依然这般娇嫩,已经是生过三个孩子的母亲,甚至看起来比她要青春貌美,都说无忧才是女人的不老之药,看来此话不假。

  夜摇光把场子找回来,除了荣沫漪以外,大家都是聊得极其畅快,就算是沈知妤,她也不仅仅是只会精打细算,文人学士的话题她偶尔也能够插上几句。

  酒过三巡,古灸才在温亭湛的暗示下对着单久辞拱手:“单公子,今儿在下有一事向单公子请教。”

  “单某于画工一道可是不敢班门弄斧。”单久辞先自认其短。

  “单公子过谦了,书画本就是一道,单公子的字可自成一派,想来于画道造诣匪浅。”古灸赞誉之后才道,“不过在下并非想要与单公子讨论书画,而是在下来此之前,正在西域,且在西域遇上了一座奇异宫殿,根据推测也不像是消失的西域任一古国。适才与温大人闲聊之际,听闻单公子曾经远游西域,故此想知晓单公子是否去过此地。”

  “原来如此,不知古公子遇上的是怎样的宫殿?”单久辞倒是认真对待古灸的话题。

  古灸将携带的一幅画展开:“此画乃是在下在宫殿内临摹而来,不知道单公子可有见过?”

  单久辞的脸色微变:“古公子,你可有深入这宫殿?”

  “并无,在下是被这精美壁画所吸引,因此滞留了许久。”古灸一看,就知道单久辞是见过这幅画,“不知这宫殿是否有什么不妥?”

  单久辞却没有开口,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古灸却有些焦急:“还请单公子指点,在下因着皇命在身,未曾临摹完便急忙赶来,将家中之人都留在那里守候,原打算完成皇命之后再赶赴西域。”

  听闻古灸的话之后,单久辞才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那还是十年前,我也是年少无知,无知者无惧。听闻西域有不少奇闻轶事,仗着胆大带着一群人深入了西域,也入过古公子所入之奇异宫殿,单某虽则觉得这些画壁精美,但却并未多滞留,我带着一位大师,就深入了这座地宫……”

  单久辞带去的自然是那位白大师,他们进入地宫之后,遇到了许多骇人听闻的东西,人一个个的莫名其妙的死亡,有的甚至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秒什么都没有变化,活生生的人就在他的面前爆体而亡,连一块肉都没有剩下。

  白大师对他说这是魔之气,他们应该误闯了传说之中的魔宫,也就是魔修之所。在白大师的一路庇护,加上单久辞的聪明警惕之下,他们几经生死最后还是报下了命,却怎么走都寻不到出路,都差点困死在里面,后来误打误撞寻到了圣光球,却唤醒了不少仿佛被封印的魔头,这些魔头几乎是凭空出现,白大师根本不敌。

  就在他都以为他要命绝于此之际,突然一束束华光从遥远的天际投射而来。

  这些魔物又凭空消失,被关闭的宫门神奇的打开,直到和白大师一起逃出来,单久辞都有些宛如梦中。

  “这世间,还有这等可怕之地?”几个书院的山长,都是读圣贤书,在他们看来这自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一个非常神秘危险,被高人布下诡异阵法的地方。

  单久辞也没有争辩什么,而是慎重的对古灸道:“这壁画共有十幅,画的尽头便是宫殿真正的入口,古公子最好快些传讯切莫让你府中人再深入,凡人若是进去,必然是死路一条。”

  果然是魔宫,夜摇光心里一沉,听了单久辞的轻描淡写,夜摇光看着他的神色隐晦,觉得应该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的缘故,很多稀奇古怪的没有开口,只怕其危险程度,远比单久辞所说的惊险千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