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77章:为温亭湛赋诗
  “单公子这里真是热闹。”夜摇光和温亭湛并肩走到单久辞的豪华大船上,扫了一眼便随口道。

  “单某由来是个爱热闹之人。”单久辞含笑回答,将温亭湛和夜摇光引到新置的案几后。又请了古灸落座,才坐下问道,“怎不见令郎?”

  单久辞指的是宣开阳,因为宣开阳也是这次文赛的参与者。

  “家中两个幼子还小,他留在家里照顾两个弟妹。”夜摇光回答。

  “听闻温夫人和太孙殿下同日生辰。”单久辞端起酒杯,“薄酒一杯,祝温夫人生辰喜乐,诸事顺心,长安无忧。”

  “多谢单公子。”夜摇光举杯回敬,但却没有喝,而是递给了温亭湛,“身子不便不宜饮酒,便由我夫君代劳。”

  “温夫人看着气色极佳,不知何处不便?”一直没有开口的荣沫漪冷不防的开口,她和夜摇光可是有着旧怨,当年在帝都夜摇光害的她当众没脸,还扇了她一耳光,事后连带着她母亲都被训斥,而且她最大的依仗,她的外祖父就是被温亭湛给亲自送入天牢!

  “两个孩子尚需母乳,我若饮酒,势必殃及他们。”夜摇光仿佛没有看到荣沫漪那怨毒的目光,从容开口。

  “呀,温夫人竟然亲自喂养子女?”荣沫漪惊奇道,“我还是头一遭听说,在我们这些大户人家可不兴这一套。哦,我忘了,温夫人长至山野……”

  “大户人家的讲究就是对的么?”夜摇光不急不缓的问道,“前不久听了许多大户人家的糟心事,我倒觉得小门小户反而轻松惬意些。母子天伦,为何女子生了孩子会有母乳?这是上天给母亲与生俱来的权利,连老天爷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为何在单夫人看来,这是卑贱之人才应有的举动?我想在座有不少人没有活得单夫人那般高尚。在我看来,母子之情大于规矩,哦,我忘了,大户人家,都是先将规矩,再将情分。”

  顿了顿,夜摇光接着道:“今年生辰还未许愿,惟愿来生依然落户寻常百姓家,食可裹腹,衣能暖身,一家和乐,情意融融。”

  “食可果腹,衣能暖身,一家和乐,情意融融。”沈知妤端起茶杯,对着夜摇光遥遥一敬,“温夫人知足常乐,澳门赌博网站:这话平凡却深入人心,这世间浮华易得,可安乐却难求。为温夫人所愿,敬夫人一杯,也愿天下百姓,皆能如此。”

  夜摇光同样端起茶杯,回敬之后浅抿了一口气。

  “你……”

  荣沫漪正要说什么,却被单久辞按住了手,她吃痛的回望着他,若是以往她早就掀桌了,可现在外祖父倒台,她娘被皇伯父接回了帝都训斥,她虽然还是荣家的长房嫡女,却处处被单久辞压制,成婚这么久,她太了解这个男人的手段多可怕。

  “夫人,可是累了?”单久辞语气轻柔的低声询问。

  荣沫漪知道,他那双沉沉的眼眸再告诉她,让她顺势离开,可她偏不:“不过是吹了吹风,有些冷而已,金钗去为我取一件斗篷来。”

  荣沫漪身旁的丫鬟行了行礼就退下去。

  气氛有些尴尬,有人想要缓解气氛,福知府开口道:“都不知今日是温夫人的芳辰,大伙儿都敬夫人一杯,祝贺温夫人芳辰长乐。”

  众人自然是附和,而后大家一同举杯,夜摇光也跟着端起茶杯。

  “今儿是温夫人芳辰,温大人才华横溢,不如即兴赋诗一首,贺夫人芳辰,也让我等开开眼界。”喝完茶之后,一位书院的山长开口道。

  这些都是长辈,而且这也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跟着拍手叫好。

  不过夜摇光却不乐意,温亭湛每次给她作诗都情意绵绵,让她有些受不了,这种在她看来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情趣,并不想和这么多人分享:“先生莫要为难他,既然是送我的,自然是要私下单独说与我听,哪有将生辰礼与他人分享的道理?”

  “夫人说了算。”温亭湛脾气很好的应着夜摇光的话。

  大家就一笑而过,觉得明睿候还真是个妻奴。

  “温大人才华横溢,作诗自然是不在话下,听闻温夫人也曾与温大人一道就读白鹿书院,似乎从未听闻过温夫人有佳作问世,不如温夫人为温大人赋诗一首。”荣沫漪接着开口。

  夜摇光失笑:“当年年少不知事,的确混入书院,好在山长宽厚不予追究。不过我就是去混日子,胸无半点墨,哪里会做什么诗,单夫人太高看我。”

  “我曾听闻温夫人在书院也是品学兼优的学子,还被山长赋予厚望,怎地堂堂享誉天下的白鹿书院顶尖学子,连一首诗都不会作,难道白鹿书院是徒有其名?亦或者是温夫人在书院的成绩有待推敲?”荣沫漪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个还真不是秘密,当年她还代表书院去参赛,尽管是易赛。可随着温亭湛的名声越重,她的事儿也引起了高度关注,她在书院的成绩有目共睹,书院的考试也不是没有作诗,她会不会很多人心里明白。只有她自己和温亭湛知道,每次考试的成绩都是作弊而来……

  但是这个不能说,可如果她再推脱,那就不是她的事儿,而是关乎到了白鹿书院的名声。马上又是文赛,自己的儿子还代表着白鹿书院呢,如果这个时候传出不好的言论,势必影响白鹿书院的军心,毕竟这么多年禾山长虽然少有往来,却一直视他们夫妻为得意门生。

  这个时候,夜摇光怎么着也得要维护一下书院的名声。

  夜摇光站起身:“山长在此,单夫人有如此对白鹿书院崇敬不已,虽则我在书院最不擅长便是赋诗,但也不能坠了书院的名声,那便献丑了!”

  单久辞立刻吩咐人抬了桌子来,拿来文房四宝,当即有人研磨。

  拍了拍温亭湛的手,夜摇光起身走到中间,目光与温亭湛相触,唇角微扬,提笔便行云流水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