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69章:七星阵
  随着文赛的逼近,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越来越的繁忙,除了每日固定的陪着他们三母子吃饭消食的时间,就连晚上歇息,都是三母子已经进入了梦乡,也不知道多晚温亭湛才回来。

  不过温亭湛的气色和精神都不差,夜摇光除了给他做些补身体的东西,也就放任不管。关于满月宴定在了四月二十日,夜摇光自出了月子就开始勤加修炼,要将怀孕后期嗜睡无法修炼的补回来。

  四月十日这一天,夜摇光睁开眼睛,温亭湛已经离去,两个小家伙醒了只要没有饿就不哭不闹,看着他们床上垂挂的夜摇光亲自串的风铃,或者自己滚来滚去,都能够往很久。

  夜摇光修炼完毕之后,感觉浑身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给两个孩子喂了奶,又喂了办完羊奶,才将他们放下,这两个小家伙没有办法用奶娘,不让奶娘近身,夜摇光只能一半自己的,一半羊奶和牛奶间或着喂。

  把孩子哄睡之后,夜摇光走到阳台,她担心的月子之后桃花会不会凋谢问题并没有出现。

  桃花依然明艳,却是比三月的时候逊色了两分,再不布阵,等到花期过后想要维持桃花终年不谢,那得等明年。而水晶球的力量她隔一段时间清理一次,一年实在是太麻烦。

  夜摇光足尖在密室的竹板上轻轻一点,轻盈的身躯飘然飞跃而上。

  凌空而立,夜摇光迅速的将整个宅子收入眼底。

  七星阵其实很好布置,就是将整个面积绘制出一个六角形,六个角个一颗水晶球,中间一颗,只不过这个六角形需要根据地形方位来定,并不是沿着边缘,实现最大化,要根据具体的环境,也许一大片面积,七星阵七颗星就在一个地方,也许一小块地需要放在土地的边缘,也许整个阵法偏左,也许偏右……

  手腕一划,天麟飞出,夜摇光踩在天麟之上,取出罗盘,看着罗盘显示出来的卦象和方位,整个身体在半空之中转了一圈,每个方位都细致的不容有丝毫偏差。

  确定好位置之后,夜摇光才将罗盘一抛,身子一跃飘飞而下,几乎就在那一刻屋侧的桃花树树根旁落下,单脚落地,五行之气从脚腕飞射而出,将地面钻出了一个极深的圆洞。

  身子一跃而起,朝着另外一边笔直的飞过去,她浑身都萦绕着犹如实质的五行之气,若是还有一个修为不低于她的修炼生灵在此,就能够看到那一股白线般的五行之气,犹如飞机飞过蓝空留下的划痕。

  这一飞就飞出了水色桃夭,在一个屋子的屋檐下停下,她取出一颗水晶球放在那里。

  “白水晶在七星阵的磁场可使负能量的气流迅速得到改善,净化全身,使身体恢复元气和健康。”

  放好水晶球,夜摇光一跃笔直的带着五行之气又飞到另外一个地方,在屋檐之上落下,掀开了两块瓦片,将一颗粉色水晶球放在房梁极其刁钻的位置。

  “芙蓉水晶,增进人员,缓解情绪,保夫妻恩爱和睦。”

  “绿水晶聚财,黄水晶聚运,黑水晶化煞气、护平安,紫水晶定风水,恒阴阳!”

  一口气布置下六颗水晶球,夜摇光才一个旋身绕了一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将那颗神秘的水晶球取出来,往直前踏出来的东西一埋,自己脚不沾地又飞跃而上,重新落在天麟的身上,将天麟的罗盘弹飞起来,抓在手里,身子一转就在天麟上盘膝而坐。

  她自己能够看得出来,她的五行之气画出了一个六角形,以她身下的水晶球为中心。

  五行之气萦绕,罗盘微微转动,金色的光芒层层渗透。

  浮在半空之中,夜摇光画出来的银光六角星,仿佛受到了一股重力,一寸寸的下降。

  她下方的海之灵绽放除了一点点神秘的光晕,但荡出去的华光被六个水晶球浮现出来的圈给拦下,完全散不出去。

  直到那一个六角星被全部压入地面,消失不见,一股微风顺着地面扑腾开。

  绿草仿佛受到洗礼,变得更加翠绿欲滴;花朵似乎受到浇灌,变得更加娇艳明媚;湖水仿佛经过洗涤,变得更加澄澈透明……

  整个宅子上空仿佛一张陈旧的照片翻新,变得更加鲜明靓丽。

  夜摇光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一跃跳下来,一挥手将罗盘和天麟都收入了芥子之中,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桃花似乎恢复到了三月最绚丽的时候,馥郁的芬芳让夜摇光忍不住陶醉。

  她站在桃花树下,一袭白色的罗裙在风中飘浮的花瓣之中款摆,披散的青丝也夹杂着片片飘飞的花瓣轻扬。

  宛如不小心从仙宫之中误入凡尘的仙子,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让感觉到动静,迅速冲过来的温亭湛看得心口一紧,迅速的奔上前,从身后将她揽入怀中。

  夜摇光顺势靠在他的怀里:“我布下了七星阵,日后不但有助于我修炼,有助于你习武,还能够保佑我们宅子里的人长安无灾,比我们祖宅里的七曜九宫阵叠加也逊色分毫。”

  “何必急于一时,你的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温亭湛搂着她,低声在她的耳畔问。

  “再不布阵,桃花就谢了。”夜摇光抬眼看着前面怒放的一树桃粉,唇角止不住的上扬,“别担心,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你瞧我现在气色不是依然红润?”

  说着夜摇光就转过身,与温亭湛面对面。

  不但面色红润,而且她的容颜丝毫没有改变,依然那样娇嫩明艳,宛如二八芳华的少女。

  恰逢这时,一片桃花瓣落在了夜摇光粉润的唇瓣上,夜摇光抬手欲拂去,去被温亭湛按住,他的眸光渐深,缓缓的俯下身。

  他们的唇瓣隔着一片柔软的花瓣相触,呼吸相接,四目相对。

  就在温亭湛准备加深这个缠绵浪漫唯美的吻时,耳边高昂的哭声霎时传来:“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