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65章:桃花开了
  荣寻拜师之后,澳门赌博网站:整个江苏都是一片和谐,大家都以为是温亭湛和荣家联手了。

  所以温亭湛的政策没有任何人使绊子,荣家更是能够行便利就行便利,那叫一个畅通无阻。比如温亭湛对赌坊和青楼大肆整顿,荣家的旁支都立刻第一个响应号召,将名下的地方全部关闭,比如温亭湛因为身兼两省,对两省相连的太湖海运制定了不少规定。

  按道理这些事不是温亭湛一个人能够做主,还得有漕运那边首肯才能够实施。但是因为有荣家的支持,漕运那边愣是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就这么给过了……

  这一下子,温亭湛就给江苏和江浙两省的经济贸易架起了一条桥梁,两省互通得非常和谐,效果也是非比寻常。

  三月初一这一日,夜摇光是在一阵阵桃花芬芳之中睁开眼:“桃花开了。”

  温亭湛已经早早的起身,正坐在床榻上,一条长腿伸直搁在床沿,一条腿踩在脚踏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着,听到妻子的声音,俯下身对上她奇亮的目光。

  唇角缓缓的绽开,把书搁在榻边的高几上,伸手将夜摇光搀扶起来。

  “天都大亮了。”夜摇光这才看到外面已经有阳光,距离产期越近,她就越嗜睡,就连温亭湛早起习武都惊动不了她,好在这段时间没有人动手出幺蛾子,否则她恐怕都不敢睡。

  亲自服侍夜摇光洗漱用了早膳,夜摇光才执起她的手:“水色桃夭建好了,该布置的都已经不知妥当,你可要去看看?”

  “要啊,我等了好久。”夜摇光立刻兴致勃勃。

  从去年九月开始规划搭建,夜摇光就已经期盼着它完工,后来他们在温州府处理桑聚的案子,正好给了这边施工之人方便,动作起来也更加的利索。

  夜摇光知道温亭湛移植了很多桃花,甚至上次他们去凤翔府找秦敦,夜摇光想到了阴阳泉,后来私下对温亭湛提及,温亭湛让开阳从温州府离开之后,没有和他们一块去看广明,就是去了凤翔府阴阳泉哪里将那儿的阴阳泉和桃花枝都弄一些回来。

  夜摇光将阴阳鱼和小荷花都放在了中间的水潭,再加上阴阳泉水,也可以弄一个阴阳泉出来,自然不及那边那个纯天然好,但总比没有强。

  自从将阴阳鱼和小荷花放到了荷塘里之后,夜摇光就没有再去过桃夭水色,温亭湛一直再派人布置,她现在对桃夭水色变成了什么样子很好奇也很期待。

  温亭湛带了她划了船,从小湖绕过去,远远的夜摇光就看到一片桃粉,真正沁啤的桃花芬芳袭来,越靠近越浓烈。

  桃花是他们最初那边设定,沿着边缘而栽种,有些盛放的仿佛要将一片天空都染成粉色,高直的伸展着,有些这是如同娇羞的姑娘,大片片的低垂着,有些直接将花枝浸入了湖水之中。

  碧绿的水,倒映着蔚蓝的天,荡着粉嫩的花。

  那样的山水美景,令人望而心旷神怡。

  等到船只停靠之后,温亭湛小心翼翼的抚着夜摇光踏上了属于他们的桃源,这里的占地面积其实并不大,八十棵桃花树不算密集的围了一圈。靠岸的地方堆砌了一条大理石路。

  拾级而上,走到中间又是一圈小河流,这就是夜摇光的阴阳泉,地板并没有将之隔断,这里是一个小拱桥,走下小桥,夜摇光才看到她的屋子,屋侧种着从阴阳泉移植过来的桃树,这颗桃树的树枝伸展的特别广,桃花掩映,将精巧的小楼半遮半掩。

  楼房是两层的小竹楼,竹楼四周全是花,有已经开放,也有打了朵儿的。

  “很漂亮。”夜摇光真的觉得就是看着,心境就格外的开阔,想到以后就要住在这里,她一颗心都快飞起来了,松开温亭湛的手,她走到那棵桃花树下,伸手接着随风飘落的粉嫩花瓣,“阿湛,这些桃树都是果桃树吗?”

  对于桃树的品种夜摇光分不清,她只知道有结果的,有些是纯观赏不结果的。

  “你旁边这颗是,其他的都不是。”温亭湛要的是花,又不是果,会结果的打理起来麻烦,尤其是采摘不及时,坠落腐烂就会影响这里的风水。

  “我还想着若是结果的桃树,等到过了花期可就要犯愁了。”夜摇光也只想看花,而且她想要的是等她生了孩子,就布下一个七星阵,这样这里的花就会终年不谢。

  想到生孩子,夜摇光就犯愁了,已经到了三月,可肚子里的两个宝宝,似乎特别眷恋母亲的肚子,一点要发动的信号都没有。

  见妻子盯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无可奈何,温亭湛就忍不住扬了扬唇角:“别急,还没有十月。”

  距离夜摇光产子还差了几日。

  “可正常的双胞胎,都是要早产的。”夜摇光郁闷道。

  就是因为按照正常的孕妇来推理,双生子几乎都是早一个月半个月十几天生产,害的她整个二月而小心翼翼,一早就让温亭湛将稳婆啊,产房啊都准备好,就怕哪天来个措手不及。

  “摇摇不总说你和寻常有孕之人不同么?”温亭湛拿夜摇光的话堵她。

  夜摇光就想到了她想吃寒凉之物,想吃螃蟹这些东西的时候,都是这样振振有词。

  “哼。”将手中的花瓣往温亭湛身上一扔。

  夜摇光轻喝一声,转头就快步的往小楼而去。

  听着她蹬蹬蹬的踏在竹楼上,温亭湛的心都跟着一颤一颤,连忙奔上去小心伺候。

  夜摇光将屋子看了一遍,两层的小楼,下面是书房客房和饭堂,靠边还有个小厨房。后面连着一个到了后方才能够看到的恭房。楼上是四间屋子,最大的那一间有个碧纱橱,旁边连着布置好的婴儿房,外面有个极大的阳台,站在那里可以将他们的宅子大半尽收眼底。

  “我们是不是明儿起就搬过来?”站在阳台上,夜摇光回首看着温亭湛。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