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63章:消失无踪
  不管事情是不是温亭湛所猜想的那般,温亭湛都立刻着手调查了荣三爷。

  事实上温亭湛以前就调查过荣家各房的人,只不过是想有个初步的了解,因此没有深入。

  可当温亭湛深入调查荣三爷的时候,这个荣三爷人间蒸发了。

  “不见了?”夜摇光错愕。

  “失踪了,荣家已经报到衙门,要求苏州知府和韶州知府合力追查荣三爷的下落。”温亭湛站在窗边,看着临湖畔抽了嫩芽的柳条,目光深邃。

  荣三爷在韶州就任。

  “这下线索全断了。”夜摇光黛眉微蹙,“蚌精的牺牲就白费了一大半。”

  “也不尽然。”波光粼粼的湖面在微风之中荡起了涟漪,倒影在温亭湛的眼底,让他看起来格外的深不可测,“摇摇似乎已经笃定了荣三爷就是被蚌精反噬者,而血咒转嫁给荣寻的就是荣三爷。”

  “难道不是么……”夜摇光疑惑的问。

  “证据呢?摇摇。”温亭湛转过身,带着笑意的看着夜摇光,“血咒反噬了,我们追到了荣家,应验的是荣寻,血咒需要血亲才能够转嫁,那荣家必然是有和荣寻血脉相连之人,被灵修夺了身躯,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夜摇光点着头。

  “恰好在这个时候我们知晓荣三爷不是人,被邱玥环撞见时又受了重创,这就可以定论它就是那个灵修?”温亭湛反问。

  夜摇光仔细一想:“你说得对,这不能划下等号,我好似被人牵着鼻子走了一样。”

  “事实上,的确有人在刻意的误导我们。”温亭湛负手道,“但,我猜不出目的,这件事被它搅和得太复杂,我现在甚至不能笃定荣三爷到底是不是那个血咒转嫁之人。若是,它必然不是灵修假扮,否则它和荣寻保持不了血缘,就无法转嫁。可若是这般,它肆意强占凡人的身躯,难道不是罪孽么?”

  “阿湛,它未必是强占,就像伽羅之于黄彦柏。”夜摇光对温亭湛道,“有太多重法子,可以让原主心甘情愿的奉上血肉之躯。”

  这也是为何夜摇光没有觉得荣三爷是个会现形的灵修,但却能够血咒转嫁给荣寻,有什么问题。在她看来,荣三爷的身体还是荣三爷,而这个灵修也许一直只是用了魂体。也许是整个身体都寄主在了荣三爷的身体里,为的是掩人耳目。亦或者,它本来就如同伽羅一样,恰好是被毁了本体的一抹灵识,正好如伽羅撞上了黄彦柏一样撞上了荣三爷。

  “不排除摇摇这个可能。”温亭湛点头,跟着夜摇光这么久,又亲身经历过了黄彦柏的事情,温亭湛很早以前就想到了这个可能,“可是摇摇,我仿佛记得你说过,血咒是下在神魂上,因而生生世世都挣脱不了。”

  夜摇光蓦然一惊,她只想到了血脉转嫁,忘了这一茬。

  所以,血咒是需要神魂和身体都和荣寻有着相连的关系。

  一下子,夜摇光的思维进入了死胡同,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如果要满足这个条件,那荣三爷就自始至终是个灵修,这怎么可能?荣家一家子凡人,剩下了一个灵胎,也有这种先例,比如她不也生下来广明,广明不就是灵胎。但广明再是灵胎,他本体还是个人啊,怎么可能变成了一条鱼?

  “头疼。”夜摇光拳头抵着额头。

  握住夜摇光的手腕,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温亭湛轻声道:“别忧心,你现在首要的是腹中的孩子。”

  夜摇光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产子,每次看到夜摇光好像一日比一日大一点的肚子,温亭湛就有点胆战心惊。

  “那这件事到这里得先告一段落?”夜摇光有些不甘心。

  “就目前而言的线索,澳门赌博网站:暂时只能如此。”温亭湛无可奈何道。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这样的摸不到头绪,仿佛有千头万绪,却无从下手。荣家固然是有鬼,但这个鬼是谁,没有证据谁都不能污蔑,一旦有误判在前,日后就落了下风,陛下那里不好交代,就连邱玥环看到荣三爷不是人这样的说辞,也不能对外人言。

  “也不知道,经此一事之后,他们会不会选择蛰伏。”夜摇光担忧。

  他们夫妻这才刚刚到苏州上任,就把他们逼到了这种地步,算上鲤鱼精,和给汪浅月下咒的灵修,他们已经折损了他们两员大将,还有个指使给汪浅月下咒的灵修,不论是不是荣三爷,至少是将对方重创。

  温亭湛至多在江南六年,蛰伏六年对于灵修而言只是弹指间。

  还有陛下,陛下的身体很可能是成不了六年的光阴。

  其实从荣三爷这样突然消失无踪的举动来看,就连温亭湛都觉得他们很可能已经选择撤退,躲避他的锋芒,等到他被调任之后,再冒出来。

  当然,温亭湛和夜摇光并不知道他们手上有海之灵,为了这个东西他们双方已经不死不休。

  既然对方躲得毫无踪迹,温亭湛也只能和夜摇光继续他们应有的生活。

  夜摇光就只需要安安心心的待产,而温亭湛却被安排了太多的事情。

  首先就是两省的政务,税收,天地,各地官员的考评。按照他的性格,他是想要亲自微服去走到各府各县看一看,但由于夜摇光产子在即,温亭湛也就将这个计划搁浅。

  二月底的时候,荣朔南夫妇带着荣寻亲自上门对夜摇光表达了感谢。

  夜摇光和温亭湛也是热情的招待,虽然荣家有鬼,但那时在公。于私夜摇光对这夫妻是没有任何反感,尤其是宣桐是宣家的女儿,荣寻又是那副模样,只不过也不会不提防。

  “侯爷,寻哥儿可以拜你为师么?”就在夜摇光和温亭湛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到大门口,荣寻歪着头,仰望着温亭湛,黑黝黝的眼睛满是光华的看着温亭湛。

  荣朔南和宣桐都是一怔,显然还是荣寻自己的突发奇想,甚至没有问过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