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58章:藏匿在荣府
  “可这院子这般大,若是人少了,便会阴阳失衡。”夜摇光对温亭湛道。

  这是阳宅的第一要素:阴阳平衡。

  不仅仅方位上,还在于人气上,特别大的宅子,如果活人太少,就会阴阳之气失调。当然不至于出现鬼魅,可会令居住的意志薄弱的活人产生幻觉,精神恍惚,从而发生血光之灾。

  “有夫人在,这都是小事。”在这一点上,温亭湛对夜摇光信心十足。

  “明天买人吧,我亲自把关。”虽然也可以布阵,但是夜摇光已经打算用七个水晶球布下一个七星阵,其他的阵法就多余累赘,还是添人为好。“我明儿让阿桑炼制食灵蛊,就算它修为再高,术法再强,掩饰得再好,这食灵蛊都能够把它找出来,它若是送的包藏祸心的人,我看看面相就成,如果这般还让它钻了空子,那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说它厉害!”

  “好。”既然夜摇光都这般说了,温亭湛自然也就不再顾虑。

  第二天夜摇光就找了桑姬朽,要一个食灵蛊,这对于桑姬朽并不难,而且她手上有一个芥子,里面需要的东西都有。

  “你这个芥子很是独特。”之前桑姬朽并没有戴着。

  “这个是耀星给我。”桑姬朽道,“这个芥子和姐姐的不一样,里面用了生命蛊支持。”

  “生命蛊?”夜摇光都没有听说过。

  “我们炼蛊都需要活物,有时候活物的储存就是最大的难题,有些东西千百年难遇,但又怕没有保管好会糟蹋,可要放弃又舍不得。这种生命蛊,就是一股生命气息,将之放在芥子之中,就可以让活物入了芥子而不死。”桑姬朽给夜摇光解释,末了还道,“我现在修为还不够,等我将魔蛊全部炼化之后,我给姐姐炼制一个和你的芥子相融。”

  那不就是传说的生命空间?

  “到时候我自己可以往里面的躲吗?”夜摇光连忙问道。

  “那是仙家压缩出来的结界才能。”桑姬朽摇头,“从来未听说过有人能够躲入自己的芥子,像我们都是存放一些蛇虫鼠蚁。”

  夜摇光了然的点了点头:“耀星去了何处?”

  这次耀星没有和桑姬朽一块儿来。

  “他本来就是帮我驯蛊,我传授他一些制蛊之术,如今我已经驯好魔蛊,他也学会了不少炼蛊之术,他似乎很是喜欢炼蛊,就迫不及待出去收集炼蛊之物。”桑姬朽浑然不在意的说着,“怎么?姐姐你有事要寻他?”

  “没有,我只是随口一问。”夜摇光摇头。

  桑姬朽只吸收了魔蛊十之一二的力量,她炼制一个食灵蛊竟然只需要半日的工夫。

  “你体内潜伏着如此大的一个魔蛊,你会不会被它反噬?”夜摇光还是有些担忧。

  “姐姐你放心,我已经将之驯服。”桑姬朽感激夜摇光的关怀,但她很自信。

  见此,夜摇光也就不再多问,她将食灵蛊拿给了温亭湛,由着温亭湛安排,等到第一关过了之后,温亭湛才请了夜摇光去看面相,夜摇光一圈看下来,留下了十五个她觉得没有温亭湛的人,交给了幼离。

  “这些人都没问题。”夜摇光剔除掉的都是一些命理有问题,或者与他们相克的人。

  “有问题的人,早已经借故走了。”温亭湛亲自去把关,有三个排在后面的人,特意花了大价钱像前面的人打听设了什么关卡,而后借故走了人。

  “果然是时刻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啊。”夜摇光轻叹着,翻手将蚌精留下的珠子取出来,若有所思道,“阿湛,你说我们能够寻到那背后主谋么?”

  “我觉得没有那么容易。”温亭湛不是轻视蚌精的牺牲,而是他不敢低估主谋的能力,“但便是寻不到主谋,至少能够断他一臂。”

  “那我现在动手?”夜摇光征询温亭湛的意见,她有些没有把握,一直没有动手,可这种事她总不能让别人来做,说不定给旁人惹祸上身,就算是缘生观她也不想。

  沉默片刻,温亭湛颔首:“试试吧……”

  被下了诅咒,应当是有所察觉,就像夜摇光当年也是觉得灵魂上仿佛有一道枷锁。既然对方知道被下了咒,想来应该是知道是什么诅咒。

  蚌精用生命下的咒,温亭湛觉得出了死亡,应该不会有破解的方法。对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行动,要么是不知道他们有追踪之法,要么就是无能无力。

  夜摇光当下就盘膝而坐,她的月份越大,要盘膝越发的艰难,好在她的柔韧度够。

  五指一萦绕,五行之气腾空而起,如轻柔的风将珠子吹动着,珍珠开始缓缓的流转。一束幽蓝色的星光,飞了出来,犹如流星一般摇曳一尾星光,飞出了屋子。

  “金子!”

  夜摇光高喊了一声,金子就一跃而起,凌空而立,金灿灿的眼眸闪烁起金色的光芒,就在它要施展追踪术追着这一抹星光,做好了千里之外的准备之际,那一抹幽蓝色的星光竟然飞出了几百米之后,落在了和他们府宅遥遥相对的荣家大宅里!

  “喔喔喔!”金子激动的蹿回来,对着恰好收了珍珠的夜摇光激动的指着外面,“师傅,落在了荣家,落入了荣家里!”

  夜摇光和温亭湛对视了一眼,他们俩早就知道那一位大鱼一定和荣家有着牵连,却没有想到它或者它的得力助手就藏在荣家里面。上一次他们亲自去了荣家做客,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到底是当时这个灵修不在,还是实在是掩藏的太深?

  “走,我们再去荣家拜会一次。”夜摇光等不及,左不过现在还是午后,且这会儿那家伙就在荣家,夜摇光可不想耽搁半会儿人不见了。

  当夜摇光和温亭湛走出府门,就看到荣朔南打马而来,一脸焦急的翻身下马,看着夜摇光和温亭湛目光一亮,迎了上来:“温夫人,犬子不知为何突然疯癫抓狂,眼生血光,知晓温夫人乃是奇人异事,事情紧急,特来求助温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