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无标题章节
  “是因母亲的快乐。”广明诚实的回答。

  夜摇光的心情就更加愉悦了,澳门赌博网站:做了好多好吃的,带着源恩大师,四个人饱餐了一顿。

  接下来的三日,夜摇光几乎时刻和儿子黏在一起,醋坛子温亭湛也很识趣,老和尚更是知趣,再也没有给广明安排课程,他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每日享受着母亲的爱。

  夜摇光更是变着花样拽着温亭湛,他们一家三口搞各种活动,还在寺庙不远处来了一场野炊,甚至幼稚的让温亭湛陪着他们母子玩捉迷藏,当然夜摇光完全不知道,不论是她的丈夫,还是她的儿子都觉得这个游戏很幼稚。

  她自以为是在哄儿子,其实是儿子和丈夫在哄着她开心。

  她就是这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三日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夜摇光领走的时候,发现儿子好像就三天的时间便恢复了昔日的圆润,捧着儿子又雪润的脸蛋:“老和尚,你看,不是我说谎,我儿子之前就是瘦了,憔悴了!”

  这对比太明显。

  哪知源恩却是一怔,虽然一闪而逝,但这已经极其难得,旋即他释然一笑:“这是母爱。”

  广明是耗损了佛力,佛力与生俱来,和他的生命息息相关,消耗多了自然是会憔悴与虚弱,但他回来之后,源恩用了很多方法助他恢复,收效却甚微。却没有想到夜摇光不过三日的时光,什么都没有做,就让他恢复过来,甚至感觉到他的佛力比之前更浓郁。

  这是心境的开阔,修炼最难修的便是心。

  夜摇光美滋滋的给儿子留下了很多可以摆放许久的糕点,还有好几套亲手做的小僧袍,和温亭湛虽然不舍,但却是高高兴兴的走了。

  回到苏州府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初。

  一踏入他们的府邸,夜摇光就觉得不对劲:“我们家多了不少人。”

  对着温亭湛狡黠一笑,夜摇光就拉着温亭湛回了他们的大宅子。

  不但桑姬朽来了,令温亭湛微惊的是,陆永恬和同样挺着大肚子的卓敏妍也在。

  “温大人,可缺个跑腿儿的?小人毛遂自荐。”陆永恬还装腔作势的抱拳。

  夜摇光翻白眼:“小六别闹,你在这里玩多久都成。”

  陆家很明显不想陆永恬跟着温亭湛掺合,他们不图儿子大富大贵,都觉得温亭湛的路太危险,就想儿子平平安安,夜摇光倒是很感动陆家对陆永恬的爱护。

  “祖父的孝我只要守三个月变成,我如今也如他们所愿暂不出仕,可我永远是允禾与小枢的挚友,我知道江南纷杂,我就跟着允禾跑跑腿便是。”陆永恬也越发成熟,他认真的说道。

  “那便留下来。”温亭湛笑着应允。

  “灼华姐姐,你这宅子可真大!”卓敏妍立刻凑上来,她元宵节之后来的这里,已经到了十日,结果她到现在还没有把夜摇光的宅子给走遍,她出生国公府,母亲就是郡主,但除了皇宫以外,这真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宅院。

  “喜欢吗?”既然温亭湛都答应了,夜摇光也就不反驳,苏州园林只怕不喜欢的人根本不存在,“快去挑个院子,看看你想住哪儿。”

  “就住我们现在住的朝云阁。”距离夜摇光他们的院子也不远,关键是景致好,她也不想搬。

  “阿桑你住哪儿?”夜摇光这才询问站在一旁的桑姬朽。

  “落樱小筑。”桑姬朽回答。

  落樱小筑临湖而建,湖边是一排的樱花树,到了樱花盛开的时候,会将院子装饰的特别美,推开窗就看到樱花将河面铺满,那景致想一想就美的令人沉醉。

  每日枕着樱花芬芳入眠,那是何等的恬然自在?

  “我怎么感觉到你的气息……”随着月份越大,夜摇光感知力就越差,这会儿仔细的观察之后,夜摇光觉得桑姬朽的气息不对劲。

  感觉到她已经不像是个凡人,但她一头的白发依旧。

  “姐姐,我将魔蛊驯服了!”桑姬朽满是喜悦的将这个消息告诉夜摇光,“只不过它蕴含的力量太雄厚,我现在还不能完全将之消化,可我已经可以修炼!”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夜摇光是由衷的为桑姬朽感觉到高兴。

  “师傅,今天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我们去千缕斋用膳吧!”乾阳跳出来高兴的说道。

  夜摇光脸色顿时一变:“你师妹都没有回来,你也不知道关心一句!”

  “师傅和师爹这般欢欢喜喜的回来,小小定然是没事。”乾阳没有觉得又什么不对。

  夜摇光扶额,真是个二货,除了吃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家里吃!”

  “师傅你下……哎哟!”

  乾阳的眼睛就更亮了,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褚绯颖狠狠踩了一脚。

  “小颖,你为何踩我?”乾阳一脸委屈。

  褚绯颖才懒得理他:“师傅和侯爷一身疲惫,快去歇息,我去吩咐下人做些好酒菜,晚些时候我们聚一聚。”

  “田嫂子不在,厨子做的不好……”吃字还没有被乾阳吐出口,就被妻子足可以杀人的目光吓得硬生生的吞下去,他不想今晚睡地板!

  夜摇光扫了他一眼,就和温亭湛回了自己的院子。

  田嫂子在西宁帮着古默尔一家,说好了过了年就过来,夜摇光已经派人去接。想来乾阳被养刁了的胃,她不在的时候,指不定去外面偷吃了多少次,都开始嫌弃家里的不好吃了!

  不过用晚膳的时候,夜摇光也觉得他们家厨子做的实在是有些一般。

  “偌大一个苏州府,竟然没有好厨子?”夜摇光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是我叮嘱,你没有产子之前,府里不添人。”温亭湛解释。

  如今他们四面楚歌,暗地里还有一个不知道藏在何处的黑手,且又是那样的通天之能,他既然能够隐藏在俗世而不被察觉,谁又能知道他会不会如法炮制送一个隐藏的灵修到府里?

  夜摇光和孩子太重要,温亭湛不容有半点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