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50章:寻冥曦
  “好一个灵修……”夜摇光冷刺的笑。

  一个灵修,竟然对一个凡人下了这般狠毒的血咒!

  汪浅月每因此死一个亲人,它就承担一份罪孽,直至叠加到它修为被毁,魂飞魄散。

  夜摇光绝对不相信,是它亲自给人下的血咒,必然是指派了手下。

  正因如此,夜摇光才觉得无耻,可偏偏还有那么多明知道是毁修为,甚至是送命的灵修为它前仆后继,前面就出来了一个鲤鱼精,现在又出来一个给汪浅月下血咒的。

  它,到底是什么来头

  仅凭超高的修为,就能够强制的胁迫这么多灵修?

  夜摇光的心口串起一股深深的寒意:“太猖狂,太阴狠!”

  在夜摇光看来,无论这个人留恋世俗的原因是什么,都已经到了无法得到宽恕的地步!

  “它是算透了我会答应罢了。”蚌精轻轻的抱着已经渐渐没有温度的汪浅月身躯,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只要我顶下这个罪,它就会解开月月身上的诅咒。”

  到时候下咒的是谁都没有关系,顶多消耗一些修为,但却是不痛不痒。

  “月月,傻孩子,你以为你死了,爹爹就能够活么?”蚌精低着头,眼睛也是有些湿润,“它们早就算计好了,就算是你以死相逼,爹爹也没有退路。”

  那是血咒,是生生世世的诅咒,不是死就可以摆脱的东西。

  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必要再伪装,夜摇光指尖一弹,一股劲气打入汪浅月的身体里。

  汪浅月只是服下了温亭湛的一味药,可以称之为假死药,这药能够短时间的封住人的血流流动,就算是最好的大夫诊断,也是死人无疑。

  渐渐的汪浅月的身体回温,脸色也变得正常起来。

  蚌精有些疑惑,夜摇光解释道:“我夫君对于你出于私心,掩盖真相很是恼火,他原本只是想让你尝一尝亲者痛,仇者快的滋味,却没有想到汪姑娘是被人下了血咒。”

  “夫人,你告诉我什么是血咒?”汪浅月虽然假死过去,但她的意识是清醒,刚才的话她都听到了,她对于他们谈之变调的血咒似懂非懂。

  “这是修炼秘术,中了这种禁咒之人,印刻在灵魂之上,他的亲人会因她之故一个个惨死,而她却会被禁咒保护得滴水不漏,永远活在痛苦、愧疚和良知的谴责之中,生不如死!”夜摇光解释,末了之后,夜摇光道,“我想将汪姑娘带到冥族去,看看大祭司有没有办法破除。”

  “冥族!”蚌精没有想到夜摇光竟然和冥族的人相熟,他饱含期望的看着夜摇光,将已经缓过劲的汪浅月松开,跪在夜摇光的面前,犹如一个卑微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子女,可以放下一切,“温夫人,恳求你救救月月,我一定会奉上一份值得夫人劳心劳力的大礼。”

  “我不图你回报,这事儿也不是为着你,三姑娘是无辜之人,我这个人素来看不得无辜的人被修炼生灵残害,且我们夫妻于它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夜摇光不会忘了陛下不惜打不破祖制,开了先例让温亭湛身兼两省的缘由,为的是扫清江南,那么必然要将这一条大鱼给掀出来。

  说完,夜摇光就带走了汪浅月,传了封信给温亭湛,直接去了渤海。

  上次来冥族,还是前年,算起来夜摇光和冥曦也是两年没有见面,再见面她依然还是那一头白发白眉,甚至脸色惨白的吓人,比修炼阴诡之术的人还要可怕。

  “我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冥曦也变得开朗了许多,竟然学会了调侃夜摇光。

  “若是无事,岂敢扰你修行?”夜摇光也是笑着将有点害怕,有些紧张的汪浅月推到冥曦的面前,“你给看看吧。”

  冥曦指尖一抬,夜摇光就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她的四周萦绕着。

  指尖隔空点在了汪浅月的眉心,夜摇光错愕的顺着冥曦的指尖看到汪浅月的眉心有血红色的光芒散开,宛如一朵艳丽的腊梅在她的眉心悄然绽放,又瞬间凋零消失。

  “是血咒!”冥曦收回手,面色凝重的看着汪浅月,“她只是一个凡人,怎会有修炼生灵对她下血咒?”

  诅咒有无数种,但最恶毒的莫过于三大诅咒,这种一般都是修炼者对阵修炼者,并且有着生死大仇的人才会下的禁咒。修炼之人对付一个凡人实在是太容易,冥曦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修炼之人对凡人下这等歹毒的禁咒。

  “这事儿说来话长……”时间有限,夜摇光也不好细致的说,就长话短说,捡了要紧的话将大致的经过说了出来,“现在只能看你可有法子破除这个血咒。”

  冥曦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我试一试。”

  “师傅!”冥曦的弟子立刻紧张的阻拦,“师傅,按照夜道尊所言,这下周的灵修只怕不会低于大乘期的修为,你这般贸然破咒,必然会惊动它!”

  “难道为师还怕它报复么?”冥曦冷声道,“退下。”

  好有几个弟子想要开口,但冥曦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几人都将话咽回去,有些担忧的退了下去。

  见此,夜摇光道:“冥曦,若是为难,你切莫冒险。”

  “它既是灵修,就自然不敢大开杀戒,我冥族其实那般容易攻入?为着这点事就要对我们不利,它若猖狂到这等地步,也无需躲躲藏藏,早已经堂而皇之的行走于天下。”冥曦的声音依然透着一股子寒气,但她的面色却很平和,“你放心吧,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夜摇光追问。

  “这天下五行相生相克,它既然是来自于海,必然是五行之水灵大盛,水之灵较之其他四灵更加延绵不绝,这血咒破除,最是不能打持久战,若是能够给我一件产自于海的法宝,我倒是更有信心。”冥曦知道夜摇光手里宝物多,有个充满水之灵的法宝她可以稳操胜券,才会开口问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