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42章:中肯的评价
  夜摇光微微一怔,澳门赌博网站:她没有想到这一层。

  不由反思:“是我太想当然,若是换了是我,我定然为着道义也要对高寅关怀一些。却忘了男女大防,有些时候得界限划清一些,否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阿湛,我总是没有把男女之间想的过于复杂。”

  这真的是她的弱点,在她的心里男女之间是有纯粹的友谊,却忘了高寅原本就是对雷婷婷有情的男人,如果雷婷婷再不生疏些,以后和离之后,高寅只怕会伤的更深。

  “你生长的环境和我们不同。”温亭湛宽慰妻子,“你身在世俗之外,世外之人将这些看得平淡,也不会特别的避讳,更是奉行行的正坐得端,不计较外人的眼光,这样活得洒脱些,也没什么不好。婷姐儿是深受世俗礼教养大的孩子,她自然是谨慎些。”

  “阿湛,这世间怎么会有你这么好的夫君。”夜摇光心里暖暖的,偏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总是能够包容我的一切,我的任性,我的坚持,我的原则,甚至我的疏忽。”

  偏头亲了夜摇光一口:“因为这世间有你这么值得我好的夫人啊。”

  抬头嗔了温亭湛一眼,夜摇光又轻叹一口气:“你说婷姐儿,日后可如何是好?”

  “在她放下关昭的那一刻,她也捂死了自己的心。”温亭湛也是有些怜惜。

  这三个孩子,温亭湛最心疼的就是雷婷婷。并非雷婷婷曾经养在他家,而是最可怜的就是这个孩子。她若是可以没心没肺一些,忘了父亲的惨死,就可以和关昭恩恩爱爱的欢度余生。

  有些人大抵会以为雷婷婷是自作自受,关昭并非害死他父亲的元凶,何必矫情得放不下?

  可她是个有良心有孝心的孩子,她的眼里不止男男女女的那一点情,纵使关昭也是被利用,但她必须清楚的认识到,看到关昭她就避不开的要联想到父亲是被碎尸而死。

  她做不到不去想,所以她理智的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哪怕是撕心裂肺的痛,她也干脆果断的斩断,以免日后他们俩朝夕相对,她既不能去责怪他,又无法释怀,更不敢表现出来引起关昭的愧疚,让他们彼此成为一对怨偶。

  要放纵沉溺在情与爱之中很容易,但要清醒和理智的对待却很艰难。为了不当误关昭,她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温亭湛知道,如果当初不是黄坚逼得紧急,高寅的婚事已经迫在眉睫,雷婷婷又恰好是那个能够拯救高寅的人,雷婷婷是不会选择嫁给高寅。

  她不会利用一个人去对付另外一个人。

  但形势将他们都逼到了这一步,她现在同样理智冷静的在用自己的态度,不让高寅沉沦。

  “是我误会她了。”夜摇光态度诚恳,“晚些时候,我去寻她道个歉。”

  虽然她是长辈,但做错就是做错。可别真像温亭湛说的,她心里有了结,觉得夜摇光不理解她,和高寅和离之后,不敢回来,找个寺庙出家了可咋整?

  温亭湛也没有觉得,夜摇光去认错有什么不对,家人之间设计原则问题,还是要对错分明,认错并不是多么羞耻的事情,如果能够让彼此更加融洽与温馨,那一点面子重要么?

  饶是温亭湛和夜摇光来了,高寅回来的也很晚,天都漆黑一片,才看到一身就棉袄,裤腿都挽得老高,这么冷的天穿得竟然是草鞋,全是泥巴不说,脚趾头都冻得发紫。

  这和夜摇光看到的那个穿戴整齐,出生书香世家,浑身透着一股子傲劲儿的公子哥真是大相径庭,若非亲眼所见,夜摇光都不相信高寅能够做到这一步,看得她都心疼:“先别行这些虚礼,快去洗个热水澡,晚些时候我让来看看你。”

  这要是不把双脚的寒气拔出来,肯定会落下寒症,年纪轻轻只怕就会关节疼,再上一点岁数就有罪受了。

  高寅行了礼,就快速的回到屋子里,他这副模样也实在是不好见客,尤其是相当于岳父岳母的温亭湛和夜摇光。

  等到高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夜摇光和温亭湛一直没有让厨房上菜,见到他回来才让雷婷婷吩咐动手,就是希望高寅也能够吃上一顿热乎的饭菜。

  “怎么能够让侯爷和夫人等我……”高寅还在走廊,刻意压低了声音,看着饭菜往屋子里端,他低声对雷婷婷说道。

  雷婷婷只是摇了摇头,她是在夜摇光家里住过的人,就算这距离,也是逃过他们的耳朵。

  果然一跨进门槛,就听到夜摇光道:“我们都不饿,吃饭要一块儿吃才香。”

  夜摇光都这样说了,高寅也只能谢过夜摇光和温亭湛的心意,四人其乐融融的用了晚膳。

  温亭湛才开口道:“我和摇摇此来,是为着东三省总督汪德力……”

  汪德力的事情肯定还没有传到东北三省,温亭湛少不得要把事情简略的说一遍,在高寅目瞪口呆之下接着问:“你既然已经来了沈河区,可有对他有所了解?”

  虽然不是直系上峰,但总督府就在沈河县,温亭湛觉得以高寅的细致,不可能完全不理。

  “侯爷,这事儿实在是匪夷所思。”高寅斟酌了片刻之后才道,“汪大人我见过两次,一次是金秋刚刚上任之际,正逢三省巡兵围猎,汪大人也邀请了我,在猎场上汪大人勇猛刚烈,驭下也是颇为公正。第二次则是我有一日在茶楼里偶然遇上,上去打了个招呼,当时街道上正好有恶霸欺民,汪大人直接将人拎回了总督衙门。我也打听了一些,就我打听出来的信息,汪大人不但治军严明,惩恶凌厉,甚至时常有善举,受他惠及的百姓不少,且绝非作假,您现在告诉我这些,我实在是难以相信这是两个人。”

  听到高寅言辞间对这个汪德力多有推崇,夜摇光诧异无比,当初她也问过这个汪德力如何,温亭湛说不好不坏,但这已经是温亭湛给出的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