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41章:去东三省
  这个案子是温亭湛为官以来为不想这样了结的案子。

  因为他和夜摇光都知道,澳门赌博网站:这位东三省总督并不是真凶,可是他自己一口咬定自己的凶手,除非能够将他说谎的证据寻出来,否则这件事已经没有理由耽搁下去。

  “郁闷。”夜摇光心里也是一阵不舒服。

  站在屋檐下,夜摇光看着紧闭的书房门,温亭湛从衙内回来,就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

  早上的寒气重,青瓦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这会儿渐渐的消融,一滴一滴的水从屋檐砸落下来,坠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夜摇光无聊的数着落下来的水滴。

  她知道温亭湛定然是在忙着,虽然这件事变成这副模样,但不至于让温亭湛因此情绪不稳。就在夜摇光回望之际,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温亭湛走出来,喊了一声:“卫荆。”

  等到卫荆出现之后,将手上写好的几封信交给他:“传下去。”

  “是。”卫荆接下之后,一个闪身不见了人影。

  “摇摇,我们现在去一趟沈州府。”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有些歉疚的看着她,“要你受累了。”

  其实温亭湛原本是打算让金子带他去,但想到这只蚌精在这里,未必不会有人来营救,夜摇光留在这里也许会更危险,不如让金子留下,左不过那只蚌精身上有千机师叔的符篆,一般人就算就走,想要撼动也会惊扰千机师叔,到时候还更容易端老窝。

  “你是想去沈州府寻找证据?”沈州府就是沈阳,总督府就在沈阳沈河县。

  “阳盟是沈州府的知府,汪德力是东三省的总督,他们两人有勾结在明面上也是合情合理,就连汪德力自己都说,是因为阳盟帮了他,他才会提拔阳盟,为了就近监视,才助阳盟成了沈州府知府,现如今这件案子还能不能有转机,只能现在去沈州府亲自看一看。”尽管温亭湛知道,既然对方已经将汪德力送来了,那么他必然是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但温亭湛觉得还是要亲自去一趟,就算不能抓出什么有利的东西,至少要多了解一下关于汪德力。

  “好,我们现在就去。”夜摇光点了点头,叮嘱了宣开阳和金子一番,就带着温亭湛飞掠向了沈州府。

  他们实在是没有时间,这件事有人认罪,加之有些诡异,其他涉案人都想早点了结。温亭湛说不出任何可疑之处,只能结案。但涉及到东三省的总督,不论是温亭湛还是龚西政甚至岳书意都没有权利处理,必须加急上报朝廷,由陛下钦定。

  但是朝廷的八百里加急,就算再快,从温州府到帝都,来回也要四天,更别说期间帝王和群臣商议如何处置耽搁的时间。温亭湛也会让萧士睿尽量把时间延长一点。

  少则六日多则八日,陛下处决的圣旨不会送来,这是他们唯一的时间。

  东三省位于东北,常年苦寒,是贫瘠之地,这里有个地方还是发配之地,可见这里的条件恶劣。

  初春的沈州府四处的冰雪都还没有消融,厚厚的积淀着,唯有主城区看着不没有那么的雪白,但寒雾缭绕间,也是极难辨别清事务。

  “我们去哪儿歇脚?”半空之中,夜摇光询问温亭湛。

  “去沈河县,高寅和婷姐儿在沈河县。”温亭湛回道。

  高寅想到东三省来远离温亭湛,远离父亲,自己拼搏前程,更努力的打磨历练自己。温亭湛就如他所愿,正好沈河县缺县令,高寅就补了这个缺。

  沈河县虽然是一个县,但却在沈州府的主城,又是总督府坐落的地方,这个县令的含金量比其他地方高,但是要做出政绩也是最难,因为在知府的直辖之地。

  夜摇光和温亭湛进入沈河区,两人行程匆忙,来不及补办路引,只能直接飞进去,然后打听了一下县衙在何处,就去县衙。

  由于沈河县距离青海太远,封印年假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月不到,高寅并没有带着雷婷婷回青海,一直留在沈河县。他们住在县衙,夜摇光和温亭湛上门的时候,高寅竟然没有在家,倒是雷婷婷在,亲自迎了出来。

  看到夜摇光,雷婷婷分外惊喜,直接想要扑入夜摇光的怀里,但是看到夜摇光高耸的小腹,刹住了脚步,行了礼之后,转而牵着夜摇光的手往里走,不忘吩咐丫鬟去找个衙役同知高寅。

  “高寅不在?”这才大年初四啊,就不在府中。夜摇光坐在正堂里,端着手中的热茶。

  “沈河县下好几处都被冰封了路,这事儿上报到衙门,他就亲自带着衙门的人,拉动乡亲一起开路。”雷婷婷解释道,“就年三十夜里见到了,我都快三日没有见到他。”

  由于他们俩是分房睡,高寅又是早出晚归,同一屋檐下,雷婷婷还真好几日没有见到高寅。

  “你这个做妻子的对他是不是也太不关心了?”夜摇光也没有避讳温亭湛,直接责难。

  她倒不是有心撮合他们两人,但雷婷婷嫁给了高寅,就算是有名无实,就算是演戏,毕竟吃的用的都是人家的,外面那样天寒地冻,那样危险,她竟然能够放心的歇下。

  “姐姐说的是,婷姐儿疏忽了。”雷婷婷羞愧的低头认错。

  “天色也不早,你去吩咐厨房做些好吃的,想必高寅一会儿也要回来。”温亭湛出声打圆场,俨然长辈的语气。

  雷婷婷连忙行了礼,真的退下去准备。

  “看不出来,你还有慈父的潜质!”夜摇光没好气的白了温亭湛一眼。

  “严母必得有慈父,一家子才能够和乐融融,要个个都板着脸,孩子哪里敢大声说话?”温亭湛做到夜摇光的身旁,握住她的手,“你也别误会,婷姐儿这般是故意避嫌。她只是不想给高寅期望,让高寅有所误会,她是心如止水的想要再熬两年,而后和高寅和离。你这般,会让她和离之后,不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