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36章:鱼儿上钩
  “也许,也许是随了明光……”温亭湛想了想道。

  夜摇光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关明光何事?他身上是你的血,我的肉。”

  妻子的意思很明白,她自己最是头疼这些东西,一看就是温亭湛潜在的基因。

  温亭湛心里觉得冤,但却还是乖乖的保持沉默,妻子高兴就好。

  “关于阳盟的事,我怎么越听越没有头绪?”夜摇光拖着下巴,言归正传。

  “今儿早我说过,前提刑按察使审问此案的案录。”温亭湛温热的指点点了点夜摇光的鼻尖,“阳盟要下毒,必然是要离席,我看了证词这位文昌府知府就是当年他离席之后,给他作证之人。他们俩定然不是同谋,要么是阳盟蒙骗了他,要么就是阳盟给了他好处。在原提刑按察使的审问案录里,也许是一早就定论了桑聚是杀人凶犯,并没有详细审问,他们这些人在期间有没有离席。现如今桑聚既然是冤枉,那么下药的凶手就是另有其人。”

  “你这是作伪证……”夜摇光倒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觉得温亭湛这样有些不像他。

  “我自然不会将这份案录拿到公堂上去,公堂是公平,正义所在之处。我便是知晓一个人有罪,也不会武断的作伪证来定他之罪,这是知法犯法。而我也并非圣人,焉知我就没有错判之时?若是因此枉害了无辜,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是功亏一篑?”温亭湛安慰着夜摇光,“我只是通过航岷的口让阳盟知道这件事罢了,当年的审案过程,他只怕记不清楚,这样一个极小对他不利的细节,他也定然是模糊不清,可案录他们已经重新签字。即便这个东西不能定他的罪,可却能够让他洗不清嫌疑,他必然是不会让它呈到公堂。”

  “他会效仿宗卷库的笔录,烧毁……”夜摇光一下子明白了,“你是故意将案录交给了岳书意,又让岳书意搬离了布政使司,就是为了给他一个下手的机会?”

  “案录可不在岳书意的手里。”温亭湛宛然一笑,“我当着他们的面给了岳书意,但叫岳书意给了龚西政,这事儿做的极其隐秘,我会让航岷不着痕迹的泄露给他。只要他去盗取案录,销毁案录,他便百口莫辩。但还差一个证人,才能够定他的罪名。”

  “文昌府知府就是证人。”

  “是,人证物证,又当场抓了他一个现形,现在就看他会不会将蒹葭的事情同知背后的主谋。”温亭湛更关心的是这个。

  “他会通知,但对方会不会亲自来就未必。”夜摇光也觉得悬儿,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所有的棋子都已经落下,到底捞上来的是何方神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为了引阳盟上钩,温亭湛很自然的给他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初三这日岳书意因为先前被温亭湛哄去处理龙泉县的事情,沈知妤很是感激,最后沈知妤凭自己的势力拿下了那一块地,便在正月初三这一日邀请了他们答谢。

  要换了往常,温亭湛肯定是不去的,可这回他不但去了,还把航岷和龚西政甚至是陈舵都拉去了,其他的人也是三三两两结伴出去游玩,温亭湛已经说过明日就正式开堂审案,他已经有了人证物证,只需要几位大人配合一番,就能够查出凶手。所以,这些人也就不着急。

  夜摇光猜想,这个时候,阳盟应该已经确定蒹葭就是姜穆奇的私生女的事情,他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安,温亭湛和岳书意被邀出去,他会觉得是天赐良机。

  在沈知妤的府邸,夜摇光和温亭湛吃了一顿午膳,刚刚吃完还来不及喝茶,卫荆就匆匆而来:“侯爷,尚书大人的住所起火了。”

  龚西政豁然站起身:“怎么回事,起火?这大寒天,怎么起的火?”

  “索性火势较小,下人及时察觉,已经被扑灭。”卫荆恭恭敬敬的回答。

  龚西政哪里还做的住?于是一行人就这样急匆匆的告辞,看着沈知妤含笑送走他们,夜摇光觉得温亭湛是故意的,他猜想沈知妤肯定是想要就那瓷窑的事情和官府合作,早晚会来请他,故意来这一趟,但在沈知妤开不了口的情况下离去,沈知妤也不好不顾及一点名声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缘无故的拜访或者邀请温亭湛,等到过段时间,温亭湛只怕已经结案走人。

  等他们回到龚西政所住的院子,就看到昏迷不醒的阳盟,龚西政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尚书大人的门上放了迷香,只要门一开,迷香就会散开,吸入之人很快会不省人事。”温亭湛也不隐瞒,直言道。

  刑部尚书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也不是花架子,不至于问温亭湛为何这般做这样低级的问题,他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着昏迷不醒,穿着怪异的阳盟:“去,给本官将他泼醒!”

  刑部尚书所住之处,一般人是进不来,阳盟在这里人身地不熟,他带来的人他也不敢吩咐,且案录也不是谁都认识,所以他只能自己来,哪怕很可能会暴露。不过阳盟很明显是尽心策划过,他这副模样乍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和文昌府知府相似,想来对下人也是报的文昌府知府的名。

  “泼不醒,过半个时辰自然会醒,尚书大人不妨先审一审另外一个人。”温亭湛阻拦了要听命去打水的下人对龚西政道。

  “谁?”龚西政问。

  “尚书大人不觉着阳大人这身衣着很眼熟么?”温亭湛没有直接说明。

  龚西政看了两眼,立刻吩咐他带来的护卫:“去将文昌府知府文彦给本官请来。”

  事实上文彦早就在宣开阳的干预下,全程看到了阳盟要如何陷害他,阳盟给他下的毒,那杯毒酒被他亲自端到了龚西政的面前。

  温亭湛闻了闻,轻笑的问道:“文大人今儿吃了绿豆糕吧。”

  文彦一惊:“温大人如何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