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33章:要正名
  温州府的年初一很热闹,依然有小贩趁着游街活动,庙会等等新年活动而上街摆摊,偶有两个商铺和饭馆开着,一大早四处都是鞭炮声。留宿在布政使司的人都是自由身,有些也因着闲来无事,或者耐不住外面的热闹喜气,陆陆续续的结伴出门。

  有些出门前也是派人来打了招呼,他们会直接回驿站。当时他们到来的时候,温亭湛并不在,布政使司是温亭湛的地盘,也就没有人擅自做主将这些人安置在布政使司,大部分安排在了驿站,只有少数几人安排在了陈舵名下的一座小院,为了表示重视,岳书意和龚西政也搬了过去。

  唯有那位任海南布政使的航岷航大人,和一直心事重重的阳盟并未离去,午膳的时候两人也是吩咐人送到了屋子里,并没有和夜摇光他们同用。用了午膳之后,夜摇光看着温亭湛似乎也没有要去做什么的准备,而且照旧陪着她在院子里走走,哄她午睡。

  等到夜摇光醒来的时候,温亭湛并不在身旁,幼离说温亭湛在书房,夜摇光便兴致勃勃的走了过去,才刚刚走到门口,紧闭的大门便被打开,航岷脸色凝重的走了出来,看到夜摇光,也就是礼貌性的点头致意,就心不在焉的走了。

  夜摇光看了看他之后,缓步埋进屋子里,就见蒹葭也在,蒹葭对夜摇光行了礼就退下。

  “你们这是唱哪出?”夜摇光疑惑的走到温亭湛的面前。

  “我总不能一直背着纳了个头牌姑娘的罪名吧?”即便是有名无实,而且还是夜摇光弄出来的,温亭湛也觉得别扭,他不在意和夜摇光换一换,但却不容自己在这方面有半点瑕疵,替妻子背了这般久的黑锅,他也该洗清罪名,“我按照之前我们说好的,替蒹葭安排了一个姜穆奇私生女的身份,虽则有些对不住姜知府,但能够为他一家沉冤得雪,想来他也不会在意这些虚名,再则为官之人在外面有个私生女也是无伤大雅之事。”

  “所以,你是让航岷和蒹葭对质?让航岷相信蒹葭的身份?”夜摇光算是明白了温亭湛的意图。

  “那日晚宴,是姜穆奇的嫡孙,也是姜三公子第一个侄儿的满月宴,他正好也在场,并且带了蒹葭,蒹葭虽然记忆模糊,但有些特别的事情还是记得,她就说她当时也在场,只不过身份敏感,掩人耳目罢了,毕竟十多年她记不全,只记得一些也是正常。而且那时候她不过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温亭湛颔首道。

  “韶华流金那里不会穿帮?”夜摇光担心这事儿出纰漏。

  “蒹葭本就是自卖其身,当初进韶华流金,就是为了查姜家的案子,她编了一个一家都横死,就她侥幸逃出来的理由,她的身世想来韶华流金也不知道,稍微打点一下,就能够瞒天过海。”这些事情,温亭湛回苏州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下去,现在已经全部安排妥当。

  “所以,航岷现在是相信了蒹葭的身份。”毕竟当初宴席上的事情,温亭湛再有通天本事,也不可能知道细节,航岷应该是和蒹葭对质过后,澳门赌博网站:相信了蒹葭当时的确在场,“那你告诉航岷的目的呢?”

  “摇摇也许不知道,那一晚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温亭湛拉着夜摇光到一旁的贵妃榻上坐下,自己与她隔几而坐,“航岷的青梅竹马正好是姜穆奇的继母,航岷幼时家贫,是姨母供养他苦读,姨母有个女儿,后来航岷去了书院读书,其姨母重病身亡,族里的人就把其表妹威逼利诱的嫁到了姜家,成了姜穆奇的后娘,那时候姜穆奇已经成婚。但姜穆奇的父亲在外任职,航岷并不知道心上之人嫁给同窗好友的父亲,虽然一直多方打探却苦无消息,后来他也成了亲,却没有想到十年之后,在昔日同窗兼上峰府中见到了自己的心上人,还比他们大了一个辈分。”

  “姜穆奇的父亲在续弦之后六年就去世,继母无儿无女,自然是由姜穆奇供养,那日航岷只是想要问一问表妹的近况,两人私下见了面,恰好蒹葭记得这件事。”温亭湛徐徐道来。

  “你用这件事威胁他了?”既然是航岷的表妹,那必然是有迹可查,这完全隐瞒不了。

  当年的航岷没有那个本事,有人又刻意隐瞒不告诉他,自然是不容易查到。但如今放到温亭湛,亦或是航岷自己身上都是很容易就掌握证据。

  “何须我威胁他?”温亭湛摇头轻笑道,“当年姜家灭门案,航岷的表妹也没有逃过,他心中自然是有恨。”

  “所以……”夜摇光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温亭湛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不是说过么?这件事要靠诈。”温亭湛隐含深意的笑容让夜摇光看着有点欠扁,见妻子的眼眸开始弥漫不友善的光芒,温亭湛连忙适可而止的说道,“你知道今日为何所有人都出去了,唯有阳盟和航岷没有出门么?”

  “还用问,肯定是你动的手脚。”夜摇光翻个白眼。

  “早膳之时,我吩咐所有给他们送早膳之人带了一句话,让他们互不外传,否则就可能被凶手栽赃嫁祸,他们果然听话,只有航岷和阳盟没有收到。”温亭湛解释道,“阳盟做贼心虚,他会留下来暗中观察我的一举一动,我这会儿单独见了航岷,航岷又是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你说阳盟会如何做?”

  “当然是趁势寻航岷,假意关怀,实则从中套话。”夜摇光觉得换了是她会这样做,看看有没有机会浑水摸鱼,把航岷变成替罪羊……

  替罪羊!

  夜摇光顿时明白了温亭湛的意思:“你是要航岷去帮你给阳盟下套……”

  温亭湛对着夜摇光笑而不语。

  没过一会儿,卫荆就进来对温亭湛道:“侯爷,航大人派人让属下告知侯爷,阳大人约他出去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