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29章:晾着他们的深意
  温亭湛就这样将事情交给了宣开阳,他自己搂着妻子午歇。待到晚上吃了晚饭,夜摇光实在是忍不住:“你好歹要见见那些被调来的官员啊,有些人还是和你品级,轮年纪他们个个都比你大,你没有来温州府还说得过去,可众所周知你已经来了,还如此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只怕不太好。”

  之前还能够说,温亭湛是故意要刺激那些人,看看谁会跳出来,现在怀疑对象都已经跳出来了,温亭湛还这副模样,真的很欠扁。

  “是他们有求于为夫,又不是为夫有求于他们。”温亭湛给夜摇光搓了搓手,理直气壮的说,不过看着不赞同的妻子,还是不打算再隐瞒,“我已经让幼离在打理,方才也吩咐卫荆去送请帖,明儿正好是除夕,请他们到布政使司一块共度年关。”

  “你确定不会战火燎原?”夜摇光怎么都觉得这一场晚宴不会太平。

  “为夫保管他们打不起来。”温亭湛幽默的对夜摇光保证。

  第二日,大雪纷飞,寒风凛冽,一阵风吹来吹落屋檐枯枝上的雪花,抬眼都看不清前方的路。夜摇光和温亭湛一大早就离开了院落,去了布政使司,作为主人家,他们怎么着也得提前等候,岳书意、龚西政和陈舵倒是来的及早。

  他们来了之后,陆陆续续其他人也来了,这么冷的天宴席自然是摆在院内,为了保证大家都吃热的,幼离准备了烤全羊,这边大炉子一边烤,那边一边上,中间还有涮羊肉。

  “让诸位同僚久候,是温某的不是,实在是政务繁多,诸位大人都是一心为朝廷,十月之时温某还多有不解,心里还颇有些怨怪诸位大人,这下事到临头,才知诸位大人艰难。想来应当深有体会,但温某也不能仗着诸位大人的大义,而不为诸位大人着想,今儿一杯酒敬诸位大人,当温某赔礼。”温亭湛站起身,一番谦逊的话,含笑着清浅的笑意,端起温热的酒。

  “温大人身兼两省,朝廷早已封印,却依然兢兢业业不曾半点懈怠,是我等当效仿之楷模,哪里需要赔礼。”岳书意也端着酒杯,站起身对着温亭湛摇摇一敬,“这杯酒,应当我们敬温大人,比起温大人整日劳碌,千里奔波,我们不过是静等了几日,恰好看了看温州冬日风光,温大人辛苦。”

  “是啊,我着管着一省的刑狱都累的够呛,温大人忙着两省的政务,也就比我多了几日功夫,实在是让我敬佩不已,这一杯敬温大人。”陈舵也站起身表态。

  “温大人不必在意,朝廷政事要紧,黎民百姓为先。”龚西政虽然是福王的人,但他是刑部尚书,这里来和温亭湛与岳书意主审,他们三才是一队,就算是有意见不同,也不能被其他人看出来,而且他来前就已经有了这案子不会轻易了结的准备,心里也没有什么怨气。

  得,几个巨头都表态了,一口一个为朝廷为百姓,他们再闹点脾气,摆点脸色,那真是够矫情,于是都纷纷站起身,脸上挤也得挤出笑容来:“温大人辛苦,我们敬温大人。”

  坐在一旁,唯一的女客,夜摇光不由抿嘴一笑,温亭湛这是早就知道岳书意和龚西政会在这件事上站在他这一边,才会这样任性。岳书意不必多说,龚西政这次的事件和福王又没有关系,他犯不着给温亭湛使绊子,他也是主审之一,如果这个案子解决不了,他又有罪过。不如跟着温亭湛,这件事温亭湛解决了,他也有功劳。

  也许是这个头开得好,也许是天寒地冻,大家都饿了,也许是食物太诱人……不管如何,这场晚宴,很给面子的大家面子上还是乐呵呵,没有夜摇光想象中的唇枪舌剑。

  吃完了晚上,天才刚刚擦黑,这个时候雪下得特别大,看着没有要停的势头,温亭湛就建议所有人都在布政使衙门歇下来。

  窗外大雪飘扬,只是一会儿就把才扫的院子都铺上,大家也就没有异议,但今晚按照习俗是要守岁,不能歇息,又都聚在一起,自然是要谈论案情,其中就有人开口问了:“温大人,下官听闻当年下官等人的证词都被烧了?”

  “是,在本官与陈大人开棺验尸那日,守着案卷库的笔录放火烧了案卷库,姜知府的那一份案卷全部被烧毁。”温亭湛也不隐瞒。

  于是诸位大人都对视了一眼,有的还小声议论了几句,又有人开口道:“既然被烧毁,温大人又如何得知我等是当年作证之人?”

  温亭湛端起一杯茶,抬头看过去:“诸位大人不是没有走么?”

  这一反问,所有人都一怔,但旋即就明白温亭湛所言的意思,他们如果没有做过证,只怕早就闹起来了,负气离开,虽然心里有些埋怨,但都是规规矩矩的等在这里,很明显他们自己心里明白,澳门赌博网站:当年他们的确是做过证,这一下子许多人似乎明白了温亭湛为何晾着他们。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般,温亭湛小肚鸡肠,为了保护十月之时他们不听传唤之举。

  而是有着这样的深意,是要他们自曝其短,纷纷轻叹一口气。

  但有人却冷哼一声:“陛下下旨,举凡被传召之人,无论身居何职,必听调令。”

  夜摇光抬眼看向这人,四十来岁,长得有些圆润,浓眉大眼很精神。

  “陛下圣旨似乎是举凡涉案之人,若是阳大人非是涉案之人,为何在接到传唤之际,不上书亦或是传信于本官辩驳?而是要与诸位大人联名上报呢?”温亭湛扬眉问道。

  想来这就是温亭湛所说的那个阳盟,看着倒是一副冲动的模样,既然已经被温亭湛盯上,夜摇光也懒得去看他的面相。

  阳盟被一噎。

  温亭湛接着目光看着众人到:“虽则十年已过,但本官想诸位大人便是不记得当年全部的人,但总归记得一些,不妨诸位大人互相对一对,看看本官可有传唤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