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27章:佛子的聪慧
  夜摇光再多的顾虑,再对上了儿子那双漆黑明亮的黑眸之后,就化为无形,她摸着广明光溜溜的脑袋:“喜欢蒹葭么?”

  “嗯。”广明认真的看了一眼蒹葭,慎重的颔首。

  夜摇光也没有离开为蒹葭做主,蒹葭不是她的所有物,自己有自主权,夜摇光转身问蒹葭:“你愿意留在这里么?”

  这里不是佛门净地,只是源恩带着广明镇压魔魂的一座禅院,倒没有那么多硬生生的死规定,夜摇光原本是打算等到姜穆奇一家的事情了结之后,将蒹葭送到万妖谷去。但比起只能成为妖修的万妖谷,这里显然是更好的去处,可以轻易的洗净身上的妖气。

  “愿意,愿意。”蒹葭点忙点头,但它却道,“可我必须报完恩。”

  不论是救命之恩也好,还是它化形的机缘来自于姜家的菩提果也罢,她欠姜家的恩情,必须要了结,否则它没有办法安心的修炼。

  “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温亭湛温和的对广明道,“爹娘就把蒹葭送过来。”

  广明乖巧的点点头。

  “快吃东西,尝尝娘亲的手艺。”夜摇光夹了一个素饺子到儿子的碗里。

  广明也学着夹了一个给母亲,然后犹豫了片刻,给了一个给父亲。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用完晚膳,夜摇光依然可以和儿子睡觉,给广明讲了一个佛家的故事,亲眼看到他闭上眼睛,呼吸绵长之后,夜摇光才动作轻柔的下榻,温亭湛一直都没有睡。

  夫妻两轻手轻脚的去了厨房,温亭湛揉面,夜摇光剁馅儿,全是素菜。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默契的开始包饺子,一整晚包了好几屉,放在外面天然冻上,足够广明吃很久。

  天要亮的时候,温亭湛才去拉面,今天是儿子的生辰,怎么着也得吃一碗长寿面。夜摇光烧水,顺带蒸了素包子熬了粥作为其他人的早膳。等到夜摇光将一碗面端到广明的面前时,他已经起身,穿戴整齐,并且做完了早课。

  “长寿面,所有人过生辰都要吃。”夜摇光坐在广明的身边。

  广明拿起筷子,将第一筷子夹给母亲。

  夜摇光摇了摇头:“你别看这是一碗,其实只是一根面条,不能咬断这才是长寿。”

  广明想了想,就低头开始吃,从第一嘴到最后一嘴,面条始终没有断,被他一口气吃下去:“好吃。”

  “好吃就好,明年母亲再给你做。”夜摇光拿起手帕给他擦了擦嘴。

  夜摇光高高兴兴的陪着儿子一整日,谁让分隔一年,但他们母子没有任何隔阂,广明是个话很少的孩子,很安静,但他的举动却很暖心,当天夜里夜摇光搂着广明一夜无眠,天微亮的时候,她就依依不舍的起身,不想当面和孩子道别,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

  却在她和温亭湛走出寺庙的时候,回望去看到站在窗户边的广明,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连忙掉转头,害怕被孩子看到。再抬头的时候,窗户已经看不到人,但烛光却亮了起来,夫妻两等了片刻,穿戴好的广明就走了出来。

  他那么小小的身子站在他们的面前,夜摇光却觉得像个成年人,他稚嫩的声音问:“母亲不快乐么?”

  “快乐。”夜摇光蹲到他的面前努力笑着道。

  他小小的手抓住夜摇光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快乐由心而发,广明希望母亲不忧伤。”

  夜摇光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她真的想要坚强,想要不在孩子的面前落泪,但是她忍不住,她滚烫的眼泪一颗颗的如断线的珠子般滚落,死死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

  一向克制的温亭湛也是眼底泛红,他微微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唯有广明任由母亲抱着,他的小手轻轻的抚着母亲的背,他没有一点离别的哭闹和伤痛,甚至他的唇角隐隐含着笑,直到天都亮了,夜摇光才整理好情绪,轻轻的推开广明,恰好看到含着笑意的儿子,她微微一愣。

  那一抹清浅的笑容,似乎驱散了她心中所有的酸醋,让她的心口为之一暖。

  小小的手,即便是在冰天雪地站了半个时辰依然是温热的,他轻轻的擦着母亲眼角的泪:“母亲,广明就在这里,是母亲永远也不会失去的孩子。”

  夜摇光突然觉得好丢人,她竟然需要四岁的孩子来安慰她。

  “母亲,离是为了聚,就像朝阳是为了再升而落下。”

  广明的话音刚刚一落,就有浅淡的金色光照下来,将他们母子笼罩在一起,夜摇光突然觉得这一束光照入了她的心房,让她浑身都萦绕着一层融融暖光。

  而她的儿子,澳门赌博网站:他才那么小,笔直的站在那里,他浑身都好像散着金色光芒。

  “母亲,你该走了,广明要去做早课。”广明依然笑着对她说。

  出奇的,夜摇光一点也不难过了,她觉得她就像是一个送孩子去学校的母亲,等他学完之后就来接他回家,只是他的学习时间比别人长一些而已。原来分离,可以这样云淡风轻。

  “好,母亲走了,明年母亲再来看你。”夜摇光笑着用脸蛋蹭了蹭他。

  这一次,夜摇光走的前所未有的轻松,是真的由内心散发着笑意和广明挥手告别。

  “我是不是特别丢人。”离开了儿子的视线,夜摇光想到方才的行为,觉得没脸见人。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把生离死别看透,你只是人之常情。”温亭湛低声安慰。

  “我连一个四岁的孩子都不如。”夜摇光越想越不自在。

  “他是佛子,去年是因为他还未开蒙,他的悟性、慧根无人能比,一旦开蒙,便是举一反三,不要把他当做寻常的孩子看待。”广明的智慧,温亭湛都觉得害怕,但他并不诧异,早在前日与广明谈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他至少拥有十几岁少年的智慧。

  “嗯,我以后再也不糊弄他,他的眼睛太过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