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24章:泥人三分火
  “阿湛,澳门赌博网站:你分析的太对了。”夜摇光激动的握住温亭湛的手,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感觉莫名其妙,但到底是什么地方她完全理不出思绪来。

  温亭湛这么一分析,她一下子就想透了其中的关键。

  她没有带着任何敌意而来,这条鲤鱼精也没有造下杀孽,没有必要一见到她就针尖对锋芒,她最初以为是她侵入了这条鲤鱼精的领地,亦或者这条鲤鱼精以往就遇到过不善的修炼之人,才会像一只刺猬一样扎人。可是,后来她一再的对鲤鱼精手下留情,这条鲤鱼精还越发的张扬,一点也不像是防卫,正如温亭湛所言,是对她针对才会如此。

  “那可真是神对手里面的猪队友。”夜摇光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愉悦感,他们正愁姜穆奇的案子一筹莫展,这就有人送上了门,不过想到鲤鱼精的身份,“阿湛,那一条大鱼只怕不好对付,灵修是不会与妖修为伍,他必然也是灵修,就算我们将他抓出来,只怕处理起来也是极其的棘手。”

  “他犯了罪孽,难道还不能替天行道?”温亭湛挑眉。

  “不一样,就好比我吩咐幼离去办事,我没有点名道姓要幼离去杀人,但是幼离体会了我的意图,她把人给杀了,这杀孽不会降到我的身上。”夜摇光将天道的规则说给温亭湛,“天道是无情的,它也是不会转弯的。”

  “也就是说,那人极有可能还很干净。”温亭湛领会了夜摇光的意思,忽而,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了?”难得温亭湛还有眉头紧锁的时候,把夜摇光的心都锁得有些疼,她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峰。

  温亭湛担忧的看着夜摇光,握着夜摇光的手:“摇摇,我们都错了。”

  “错了?哪里错了?”夜摇光被温亭湛说的一头雾水。

  “这条鲤鱼精不是神对手那边的猪队友,而是送上门的探路石……”温亭湛心里一沉。

  夜摇光立刻就反应过来:“你是说,他故意派了鲤鱼精来,就是想知道我有什么对付未造杀孽的方法。”

  暴露了,彻底的暴露了。

  夜摇光不想放走鲤鱼精,却不得不放走,因为她强势的秋困,如果导致鲤鱼精的死亡,她必然要遭受天谴,而一旦将鲤鱼精放走,她能够对付灵修的方法,就必然会被那人知道,接下来他会安排一系列的事情,来将她的功德全部消耗掉。

  难怪,鲤鱼精若是敢单枪匹马来找她,能够掌握她的行踪,就不可能不知道她的修为,明知道不敌还要一再的挑衅她,原来就是为了逼迫她出杀手锏。

  “好缜密的心。”除了在温亭湛的身上,夜摇光第一次感受到这么严谨的心思,“就是不知道他到底为何留恋世俗,为了不暴露不惜如此费尽心机。”

  “是个极难对付的对手。”温亭湛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他遇上的最势均力敌的对手。

  就连元奕和单久辞,都不曾给过他压迫感,庆幸这是个灵修,志不在皇朝,否则只怕他都得殚精竭力,不敢轻举妄动一步。

  夫妻两的心一下子就变得沉重起来,夜摇光不喜欢这样压抑的气氛,她反握住温亭湛的手:“阿湛,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多少困苦险境我们不都挺过来了么?不要怕,只要我们夫妻齐心,我相信我们能够将他给捞起来,邪不胜正,我们夫妻就是他的克星。”

  唇角微扬,温亭湛脸上的凝重一扫而尽,对着夜摇光笑得如沐春风。

  夜摇光捧着他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这才是我的夫君,我的阿湛。”

  刹那间,夫妻两的心情又变得好起来,温亭湛和夜摇光到了湖州府知府衙门,夜摇光先灌了一股五行之气给那三个被饿的晕过去的人,等到他们有了苏醒的架势,就让卫荆通知温亭湛可以开堂审问。

  夜摇光就在后堂看着鲤鱼精,这会儿她一脸轻松,表情浑然不在意。

  在后堂夜摇光也听得到前堂的事情,原来那三人是冒牌家伙,六年前报恩的的确是眼前这条鲤鱼精,但它那是为了了结欠下的尘缘,不耽搁自己修炼,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公堂上被押着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略懂一点相术,就这么坑蒙拐骗,利用了鲤鱼精的事迹而骗了整个湖州百姓五六年……

  直到半个月前,真正的鲤鱼精赶来,又移花接木,顺便做了不少壮举,一下子将自己的名声推得更高,目的的就是等夜摇光路径太湖之时不会听不到,不会不去寻她。

  外面听审的百姓愤怒的喧哗,夜摇光没有听到,她看着一派闲适的鲤鱼精:“你很得意?”

  鲤鱼精转过脸,冲夜摇光甜甜一笑:“我当然得意,你能拿我如何?”

  “你是不是以为我拿你无法?”夜摇光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鲤鱼精。

  “不,你身负功德,你想对付我易如反掌,我心里可是很怕的。”鲤鱼精笑嘻嘻故作害怕,“我正好有把柄在你手上,你废了我啊。”

  “废了你,你会以消耗了我的功德而感到自豪对么?”夜摇光反问。

  鲤鱼精脸上欠扁的笑意终于有所收敛:“少主说得对,不能小看你的本事,也不能小看你夫君的智慧,你们夫妻合为一体,极难对付。”

  “你们是不是摸透了我是个爱惜羽毛,心善到有时候让人觉得我愚蠢的修炼之人?”夜摇光接着问道。

  鲤鱼精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但很明显她就是这样想。

  夜摇光却一个闪身逼近她,迅速的拔出太乙针,在她来不及反抗之下又是几下,将她浑身的灵气封锁,而后一掌打在她的肩膀上,将鲤鱼精打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们总以为纯真的人被你们愚弄就是理所应当,没有一点良知和负疚的嘲弄纯善之人的赤子之心,今日我就让你们知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说着,夜摇光就拎着鲤鱼精走了出去。

  温亭湛的案子已经审完,这会儿真是受到欺骗的民众最为愤怒的时候,夜摇光将鲤鱼精扔到他们的面前:“就是这条鱼,不好好修炼,非要替那三人圆谎,才会导致你们被骗得如此惨。”

  毫无反抗之力的鲤鱼精被双眸赤红的百姓围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