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17章:扼杀于萌芽
  “永嘉知府……”温亭湛轻声呢喃,十三年前永嘉乃是县,桑聚便是在那里任职,后来永嘉设郡,关于现任永嘉知府的资料一下子跳跃到了他的脑海里。

  状告知府,的确是需要告到他这个布政使面前,但温亭湛却没有多说什么:“沈姑娘,这是有证据,要状告永嘉知府?”

  “不,小女要状告永嘉乡绅陶永山,欺行霸市,蒙骗老幼谋不义之财,致使无辜百姓有家归不得,流落街头,风餐露宿。龙泉县知县欺善怕恶,收受贿赂。永嘉郡知府装聋作哑,不听百姓疾苦。”沈知妤双腿一跪,从怀中取出了状纸,双手高举过头递给温亭湛,附上的还有一块布,布上全是血手印,应该是苦主所印下,澳门赌博网站:“请温大人做主。”

  温亭湛接下:“你的状纸本官收了,事情是否属实,本官会详查,若需传召,自然会派衙门之人去传召你。”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沈知妤按照道理应该顺势告退,但她站起身,目光落在温亭湛的身上,完全不避讳夜摇光在场,终于问出了压抑在了她心口的问题:“温大人,恕小女冒犯,小女一直不明白,在那日晚宴之后,温大人却没有传唤小女。”

  这话问的,夜摇光有些诧异,不像是沈知妤这种高水准的人应该问的问题,她直接问:“为何要传唤你?”

  “夫人和大人那夜,难道不是再等着有人试探温大人关于蒹葭姑娘的之事么?”沈知妤笑得从容,“那日试探的人是小女,温大人就不怀疑小女和韶华流金有关联么?难道就一点不好奇,小女为何要试探大人么?”

  “呵……”不用温亭湛回答,夜摇光低声轻笑,“正因为试探的是沈姑娘,所以无需问。”

  “为何?”沈知妤看着夜摇光。

  “沈姑娘乃是江浙商会会长,按照沈姑娘的年岁,韶华流金的掌舵人只怕够做沈姑娘的父亲,应该和沈姑娘没有多少交情。如此神秘莫测的人,就连荣家少爷都不知,我想他也应该不会特别对沈姑娘刮目相看。”夜摇光平静的目光与沈知妤对视,“以沈姑娘今时今日的身价地位,向来也是不会甘愿屈居人之下。因而可以排除沈姑娘与韶华流金有干系。”

  “可我确实帮他们做了事儿。”

  “商人重利。”夜摇光轻笑,“沈姑娘自己都说了,你自幼喜好黄白之物。若是换做是我,有人出了天价,让我去问一个对于我而言无关痛痒的问题,我也是乐意为之。而他们既然寻了沈姑娘,就意味着和沈姑娘接洽的人也定不需要他们的掌舵人出面。将沈姑娘传来问,又能够问出什么呢?韶华流金的某个管事么?这些,我想蒹葭比沈姑娘知道的更多。”

  沈知妤没有说话,而是对夜摇光行了行礼之后,无声的离开。

  等到沈知妤的身影消失,夜摇光才用手肘碰了碰温亭湛:“你真是不解风情,人家姑娘等着你,你也不满足一下。”

  “我的风情不都给了摇摇,摇摇难得体会的不够深刻?”温亭湛的目光变得沉凝。

  夜摇光见好就收,她现在月份大了,可经不起折腾,而且上次和那家伙斗法,她的精神力损伤的厉害,现在都是虚有其表。

  “再说了,摇摇以为她只是相见为夫么?”温亭湛勾唇,“正如摇摇所言,商人重利,她会接下韶华流金的委托成为那个试探人,便是打着主意等我传唤她,一来二去对于商人而言足够做些文章,拿下许多的便利。一个一言一行都透着利益算计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很不讨男人喜爱。”

  “那你们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夜摇光目光危险的看着夜摇光。

  “别的男人我不知道,为夫独好夫人这一口。”温亭湛笑得情真意切。

  “算你识相。”夜摇光轻哼两声,目光落在他手上的东西上,“明天我们启程么?”

  “我预定的计划,只会为你一个人而改变。”温亭湛将东西收拾好,“旁人没有这个魅力。”

  “那你手里的这事儿怎么办?”夜摇光疑惑,“这可是你分内的事儿,人家都告到你的面前来了,你还有置之不理的道理么?”

  “卫荆。”温亭湛扬声喊了一声,才对着夜摇光笑道,“还有一个人也管。”

  “侯爷。”

  “将这些东西交给岳大人,就说我请他去龙泉游玩。”温亭湛毫不客气的将沈知妤的状纸、证物都推给了岳书意。

  眼睁睁的看着卫荆离去,夜摇光不可思议道:“你不但物尽其用,你还人尽其用啊你!”

  岳书意作为九州巡抚,他有巡查天下百官之权,任何地方有官风不正,他都可以插手,甚至越过当地官员直属上司的权利。

  “恰好他来了,且又闲着,给他寻点事也不为过。”温亭湛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过分,“我这是为了避嫌,这沈知妤是个见缝插针的主儿,我偏不给她搭上我东风的机会。”

  “为什么?”夜摇光就不明白了,“人家好端端一个姑娘,虽然借东风这种事的确有些不光彩,但只要她没有行不当之举,你借点名声怎么了?而且你借人的名声还少么?怎么到了沈姑娘,你就油盐不进,欺负一个女孩子很好玩?还是很有成就感?虽然我知道她告状,纯属是想要那块地,可在我看来无论目的是什么的善举,只要不损人就是值得宣扬。你为何这般看不上人家?”

  “我就是看不得这世间有女人和你肖似,尤其是还是神韵。”温亭湛说得理直气壮。

  夜摇光捂脸,一副被他打败的颓废模样:“我亲爱的夫君,咱能理智一点好吧?人家也不是故意,这应该算是难得的缘分,而且我还蛮欣赏她一个女人,在这世道走到这一步。你不许刻意刁难她。”

  “为夫可没有刁难她。”只不过是不搭理她,和她划清界限罢了。

  已经在他不知不觉之中出了个尚玉嫣,这样的错误,他不会犯第二次,有些东西就应该斩断于萌芽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