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14章:相煎何太急
  毕竟是手握重兵的总督,被这样当做犯人一般盯着,偏偏又拿不出证据控告,人家诉诉苦也是理所应当,难怪陛下突然将岳书意调过来,不排除有温亭湛说的理由,但其实也是想要安抚一下汪德力的情绪。

  “岳大人可曾当面问过他陛下御赐的匕首和海东青一事?”夜摇光突然问。

  “海东青一事倒是问过。”岳书意回忆着,“就在今年秋,我听闻他要带着三省士兵去围猎,这是东三省每一年都有的盛会,便寻了个借口去凑个热闹,恰好有个契机提到,他应答自如,说是那只海东青生于荒野,不应被束缚,就连陛下也不忍其失了气性,因此他早在三年前就将之放走。至于匕首一事倒没有寻到理由细问,且无端也不好开口。”

  “匕首一事极其关键,若是没有完全撤退之法,不可冒失。”温亭湛是赞同岳书意的说法,如果岳书意贸然提起匕首,不论是丢失也好,还是被盗也罢,这是御赐之物,汪德力的罪责就免不了,他一定会想到岳书意突然提及,定然是见过这把匕首,只怕岳书意很难走出东三省。

  那就成了无畏的牺牲。

  “要不,我们把匕首呈给陛下?”夜摇光建议。

  对此,岳书意低头端茶,装作没有听到。温亭湛忍住笑意,握拳抵唇轻咳一声:“时候也不早,岳大人就留在这里用膳,摇摇定然好久没有见到连山,难道不想徒儿么?”

  “想,自然是想。”

  夜摇光也知道她那是脱口而出的蠢主意,匕首呈给了兴华帝,兴华帝责问汪德力,汪德力肯定能够找出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到时候最多是小惩大诫,这也不算是多么重大的最,且兴华帝又是个有心胸的君主,到时候这件事情还真的就这么轻轻的揭过去……

  温亭湛这是再给她台阶下,她自然赶紧顺势走下去。

  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连山了,还是那么高站在院子里,小小正围着他,仰望着仿佛看一棵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二师兄,你怎么长这么高?”

  两米多的巨人,小小觉得自己加起来也就二师兄的腿那么长。

  连山还是那么的沉默寡言,任由小小围着他叽叽喳喳个不停,都是间接性的嗯一声,唔一句,压根不开口。直到夜摇光和温亭湛走来,他才转过身行礼:“师傅,师爹。”

  “哎呀,二师兄原来你不是哑巴啊。”小小狡黠的眨着眼睛,让她说了那么多,他愣是不开口。

  连山的脸一红,他不善言辞,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师妹交流。

  “不准欺负你二师兄。”夜摇光轻叹一声,“你们俩都是来自乡野,你二师兄十来岁就一个人在山间求存,和你一样。”

  小小的大眼睛顿时忽闪忽闪,以前她只知道有个二师兄,但是却从来没有问过长什么样,关于二师兄的一切她只知道有个名字,夜摇光的话让她对这个二师兄一下子从心上亲近了不少:“那二师兄一定很会做野味,改日带我去打猎好不好?”

  对上小师妹那双水亮而又期待的眼眸,连山认真的点了点头:“好。”

  “二师兄,你真好。”小小笑起来露出她可爱的虎牙。

  “别只想着玩,耽搁了修炼。”夜摇光却严肃的叮咛,“连山,几年不见,你修为如何?”

  “回师傅的话,连山去年进入了金丹期。”连山一板一眼的回答。

  夜摇光点了点头:“不可懈怠。”

  “吱”连山张开嘴还没有发出声音,就被尖锐的刺耳声打断。

  夜摇光一转头,一束金光就朝着她飞身而来,直直的落在了她的怀里,不住的瑟瑟发抖。

  “呀,好可爱的老鼠。”小小被这毛茸茸,小小的一只,金灿灿的老鼠萌到,上前就要抱它,才刚刚伸手,就见金钱鼠狠狠的张嘴咬了过来,好在连山反应快,一下子就把她拽开。

  “你这是怎么了?”夜摇光看着浑身就差毛发竖起来,连眼睛都变红的金钱鼠。

  “吱吱吱”金钱鼠显然很激动,它不断的比划着自己的爪子,但夜摇光一个字没听懂。

  看着越来越焦躁的金钱鼠,夜摇光想了想才问:“是不是金子欺负你了?”

  不怪夜摇光这样想,实在是金子有前科。

  “师傅,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金子猛然窜上前,一脸委屈。

  金子的出现,金钱鼠更加卷缩成一团。

  “你看,不是你欺负它,它怎么会变成这样?”夜摇光让金子自己看金钱鼠多怕它。

  金子挠了挠爪子:“师傅,它是撞上了蒹葭。”

  “额……”

  合着这是老鼠撞上了猫?

  “夫人,我方才看到一只不一样的老鼠……”蒹葭这时候正好跑了过来,看到窝在夜摇光怀里抖得越发厉害的金钱鼠,就知道这是夜摇光养的,于是讪讪道,“我应该猜到,既然是金子扔到我这里,定然是夫人知道的。”

  “金子!”

  金子早在蒹葭跑过来之后,就脚底抹油跑了。夜摇光气的想去追,这只死猴子太恶劣了,以前就有把金钱鼠扔到猫堆里的恶行。现在更是变本加厉,蒹葭那是化了形的猫,哪里是普通猫可比,难怪把金钱鼠吓成这副模样。

  温亭湛将夜摇光拦下来:“别气别气。”

  跑远的金子看到这一幕,心里感动啊,还是温亭湛好,师傅越来越凶。

  正当它感动得一塌糊涂之际,就听到温亭湛接着道:“扣它半年糖醋鱼,保管它长记性。”

  金子用痛不欲生的目光越过几栋房屋死死的盯着温亭湛!

  夜摇光果然顺气了,冷声笑道:“半年?一年都别想吃!”

  金子一下子栽倒在屋顶,生无可恋的含泪控诉的望着温亭湛这方向:“呜呜呜呜,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咱们都是侯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话传到夜摇光和温亭湛的耳里,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