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805章:祸起菩提果否?
  外界的揣测夜摇光根本充耳不闻,就是要弄晕他们,以为从温亭湛以往的事迹就能够把握住温亭湛的性格和行事作风,真是痴人做梦。至于蒹葭,夜摇光和温亭湛也已经想好对策。

  当真有人把蒹葭拿出来说事儿,他们会给蒹葭安排一个合情合理的身份姜穆奇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她毕竟在姜家那么多年,纵使记忆有些模糊,但对于姜家的事情绝对能够如数家珍,且她是凭空出现的人,要捏造身份就太容易。

  她是怀疑父亲的死另有蹊跷,因而甘愿潜入风花雪月之地,只为找到父亲死因的真相。温亭湛之所以去韶华流金,只不过是提前接到了蒹葭的求助。

  “这个就是当年放着菩提果的盒子。”蒹葭将一个四四方方的菩提树木雕出来的盒子递给夜摇光,“这些年我一直保存着,谁也没有见到过。”

  拿在手里,夜摇光旋转着端详,并且运气渗透到盒子里,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没有任何玄机和夹层,也没有任何除了菩提树木以外的东西,夜摇光摇了摇头交给温亭湛。

  轻轻的盒子托在温亭湛的掌心,他将之打开,里面看了看,盖顶看了看,也都是什么都没有,和他们所想有些出入。

  “难道姜家的祸事起于菩提果?”夜摇光看着陷入沉思的温亭湛。

  “若是祸起菩提果,寻常人要这菩提果有何用?”温亭湛反问。

  “菩提果可增长修为,可抑制心魔,是许多闭关冲击修为突破口的修炼者梦寐以求之物。”夜摇光也觉得有些解释不过去,“能够产生心魔的修炼者,至少得化神期往上,须得服用菩提果来克制心魔者,那得合体期往上,过早的依赖菩提果,对后面的冲击修为弊大于利。往往有如此之高的修为,手中法宝必然不少,菩提果于凡人除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以外,就是戴在身上可不受妖鬼所侵,这些需要菩提果的修炼者,都可以随手满足他们,甚至可以用菩提果换来更大的利益。”

  所以,不可能是修炼之人为着一个菩提果而强取豪夺,就算是这枚菩提果于姜穆奇意义非凡,他不为利益所动,不愿将之让出去。已经到了要菩提果来克制心魔的修炼者,就更不可能做出这样罪孽滔天的事情,除非他已经做好坠入魔道的准备,既然不惧坠入魔道,要菩提果做什么?

  但若说这件事和修炼者没有关系也不对,姜家那么多人是有人超度。

  夜摇光自己都被绕糊涂,甩了甩头:“费神。”

  握住妻子的手,温亭湛从容的笑着:“这件事看着千头万绪,但其实也是有迹可循。”

  “你说,我听。”夜摇光单手托腮。

  略微沉吟了片刻,温亭湛才道:“菩提果乃是佛家灵物,对于妖魔鬼怪都是有害无利。由此可以排除,乃是非正统修炼生灵想要得到。”

  夜摇光点头。

  “可既然是正统修炼生灵,又用得上菩提果,就没有可能为了一枚菩提果而做下这等触目惊心的血案。”温亭湛接着推断,“若是心胸狭义也修不到需用菩提果的境界,实在是要这东西,对于毫无反抗之力的姜家,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岂不是比杀了这么多人更说得过去?最重要的一点,杀了人却嫁祸于人,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修炼生灵所为。”

  “然后?”夜摇光觉得她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不确定。

  “我们便可以定论:第一,是有人欲取菩提果,有我们不知晓的用意,且这个人身侧有受迫亦或者欠其恩情的修炼之人,才会有姜家全府被超度的收尾;第二,也许菩提果并不是祸引,蒹葭那时尚未化形,并不知道姜穆奇对其子吩咐了什么,也许姜穆奇只是想要让姜穆奇拿着菩提果去求救。若这是后者,那证明着姜穆奇知晓是谁要他的命,且这个人不是凡俗人可以对付,而且这个人身份举重若轻,没有掌握证据前,他还不敢轻举妄动。”

  “还有杀人手法,灭门!”夜摇光终于想通了,“通常会用这样狠辣的手法,除非是和姜家有着极大的仇怨,心中的恨已经扭曲到深入骨髓的地步。当据你所查,姜穆奇并没有这样的仇家。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场灭门惨案是为了宁杀错勿放过的掩饰,姜穆奇知道了些什么,对他很不利,他担心姜穆奇告诉了姜家其他人,或者和姜穆奇私交甚笃的桑聚,这才一劳永逸,将所有可能被姜穆奇透露的人全部灭口。”

  “是。”温亭湛笑着颔首。

  “那凶手无疑就是你结论之中的第二种。”夜摇光却并没有因为得到这个结论而乐观,“这个凶手非世俗之人,却和姜穆奇扯上了关系,他想必隐藏在世俗之中已经很久,而身份不低,又游走于世俗这般久还没有被发现,就只能说明他隐藏得很好,绝非一般的妖魔鬼怪。”

  说到这里,夜摇光将金子拎出来:“那夜的晚宴,澳门赌博网站:你可有察觉谁的气息不正常?”

  金子摇头如拨浪鼓:“师傅,你就放心吧,那夜里来的全是人。”

  这一点金子还是敢保证,就连服下佛灵宝菩提果,已经别洗去了妖气的蒹葭都逃不过它的眼睛,虽然那天晚上它都在吃吃吃,但是它的鼻子可是很灵的,它把每桌都蹿了一圈,绝对没有漏网之鱼。

  “那就不在那夜出席之人当中。”夜摇光轻叹一口气,“我们要不要从韶华流金入手?”

  “你可知韶华流金背后的主子是谁?”温亭湛忽而问蒹葭。

  “蒹葭只知道韶华流金的主子在帝都,有一次两位管事争执时偶然听来。”蒹葭回答。

  “会不会是福安王?”夜摇光觉得能够让荣家都不敢得罪,扫了脸面而忍气吞声的,必然是帝王家,现如今有这个实力的好像只剩下九皇子福安王和八皇子宁安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