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88章 眉骨有凶光
  “是是是,澳门赌博网站:你最高瞻远睹。”夜摇光点头如蒜捣,而后不满的看向他,“说起人,你竟然让儿子直接从松江府去白鹿书院,也不回来看看我。”

  “原本七月便应当去书院报到。”温亭湛早有准备,“开阳是因着我让他多实践才特意托了我的关系,给山长打了招呼,让他晚些时候再去,若是他再不去,就又碰上农忙休假,这一耽搁岂不是要九月才去书院?只怕对他名声不好。”

  “你说什么都对。”夜摇光斜了他一眼,目光一转“说起农忙,阿湛我们在水色桃夭外面的山开辟出几亩田地可好?我们亲自种田种地,日后农忙休假,也带着儿女亲自去体验一下农户的艰辛,免得他们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夫人说什么都好。”温亭湛学着夜摇光的语气。

  “好啊,你敢打趣我”

  “侯爷,夫人,荣家二爷夫妻携荣七姑娘登门。”夜摇光正要和温亭湛大闹,外面传来了王森的声音。

  “这是上门”夜摇光有些弄不明白他们的来意。

  “自然是致谢。”温亭湛扬眉,对王森吩咐道,“将客人请到碧波阁,好生招待。”

  两人在家中都穿得很随意,这样见客很失礼,虽然他们都不在乎旁人怎么说,可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下,夜摇光和温亭湛都回房换了件衣裳,也没有多精心打扮,就相携去了碧波阁。

  碧波阁,是因为临水而建,水色青碧,倒影的阁楼在水中微风轻抚之下柔柔波动而得名。阁内两面墙,前后是大门,后面的大门打开是阳台美人靠,坐在那里可以看到外面一条碧水蜿蜒如带飘过,清雅幽静,环境优美。

  夜摇光终于看到了曾经的江浙布政使荣利,他四旬出头,留着山羊胡,体型微胖,却也没有满面油光,面色有些颓败,他的夫人也是个并没有多出色,但看着很端庄的妇人,那位七姑娘青葱岁月,长得也是极其秀丽,尤其那双杏目格外有神。

  “侯爷。”见到温亭湛和夜摇光相携而来,三人站起身见礼,“夫人。”

  “荣二爷请坐。”温亭湛抬了抬手,就招呼着他们落座,“荣二爷身子恢复的如何?”

  “多谢侯爷关怀,荣某身子见好。”荣利怎么着也是做到了布政使的人,很快就一副官场做派,面上带着感激之色,“荣二此次前来是为了答谢侯爷援手之情。”

  说着就把一份帖子递给温亭湛:“小小心意,还望侯爷笑纳。”

  温亭湛也没有看,但却没有拒绝:“荣二爷客气了。”

  “侯爷的救命之恩,荣二铭感于心。”尽管荣家怀疑这件事就是温亭湛一手导演,可没有证据,温亭湛的及时送信,的的确确救了他的性命,若非荣家先一步得到了消息,做出了相应的措施,等到他的求救信到了荣家,只怕他只有被舍弃的份儿,“侯爷和夫人不但于荣二有恩,还救了荣二的侄女,七丫头乃是三房嫡女,三弟被外放在外,无法亲自带着七丫头来向侯爷与夫人表达谢意,荣二就代替三弟将七丫头一并带来。”

  “沫淋见过侯爷,见过夫人。”荣沫淋站起身端端正正的行礼,而后端起了面前的茶水,“以茶代酒,谢夫人和侯爷救命之恩。”

  夜摇光端起茶水,笑着喝下去,算是接受她的谢意,放下茶盏之后开口道:“七姑娘,日后可要多当心,人的性命最是脆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伤得可是至亲之人。”

  荣漪淋身子僵了僵,才又是一福身:“沫淋谨记夫人教导。”

  看得出来这不是敷衍,而是诚恳的态度,夜摇光想这姑娘应该是鬼门关走了一遭才想明白了,能够想明白就好,

  夜摇光伸手亲自将她搀扶起来,荣沫淋也是抬眼对着夜摇光感激一笑,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女孩子,夜摇光便看了看她的面相,只一眼,目光就是一凝,但情绪稍纵即逝,除了温亭湛没有任何人捕捉得到。

  她的面色依然温和,仿佛拉着荣沫淋闲话家常一般:“你这次遇险想必把家人都吓坏了,你的弟弟尚且年幼,可有惊着他?”

  荣沫淋有些诧异,她记得夜摇光那日一直在女客这边,自己的弟弟去了私塾,应该是没有见到过,当然大户人家都有查别人家的人口习惯,但这种事从来不宣之于口:“夫人是如何得知,沫淋有个弟弟?”

  “难道你们家便无人知晓我懂些奇门异术?我看了你的面相。”夜摇光轻笑道,“你七岁丧母,你有一兄一弟,你哥哥应该在近两年病故了对么?”

  荣沫淋的眼底有水光一闪而过,但是她很快就恢复镇定:“夫人说的极是,我那日的确把风哥儿吓得不轻,他现在整日守着我,就怕我有个闪失,但其实只是府中下人手脚不干净,祸及了主子,并无人要伤害我,可他就是不放心。”

  “你们姐弟情深。”夜摇光略带些艳羡的口吻,她抓住荣沫淋的手轻轻的捏了捏,“我自幼就是不知爹娘的弃儿,也想有个兄弟姐妹,平日里形影不离的多处处,我家阿湛不喜欢菊花,有个兄弟陪我看尽菊花傲骨该有多好啊。”

  荣沫淋感受到手上的力道,她抬眼看着夜摇光,这个美的让人迷眼的女子,她眼底的意味深长让她的心口一紧,她试探性的回答:“那我比夫人幸运,风哥儿还说今年要陪我赏菊。”

  “那就多看看,每一年的菊花都不一样,错过了可是一生的遗憾。”夜摇光笃定的回答。

  荣沫淋深吸一口气,恭恭敬敬的对夜摇光的行了行礼:“夫人说是,沫淋记下了。”

  知道将荣家的人送走,夜摇光才轻叹:“是个聪明的姑娘。”

  “摇摇,又在做好人了。”温亭湛将妻子揽入怀中,在她脸上爱怜的亲一口。

  眉骨代表着兄弟姐妹,荣沫淋的眉骨出现了凶光,她唯一的弟弟即将遭难,只要能够躲过九月,就能够自然化解,当着荣利的面夜摇光不能直言,才用这么隐晦的话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