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85章 只有更无耻
  她一心想着救人,却没有想到她要救的人是一心求死,以生命为代价去成全她想成全的,得到她要得到的,现在这个姑娘被她救活了,她的目的只怕要达不到,还凭白遭了一场罪。

  “她若因此怨你,这等人活着也是占地儿。”温亭湛眸底渗出幽冷的光。

  感觉到温亭湛身上戾气,夜摇光连忙抓紧他的手:“好了,我就这么一说,何至于让你这般介怀,人家姑娘日后会如何是她的事儿。对了,你到底来荣家做什么?”

  “做好人。”温亭湛收敛情绪,故意吊夜摇光的胃口,在夜摇光越发不善的目光下,才乖乖的开口,“来告诉荣国公,荣利用阿芙蓉谋利之时。”

  “你来告诉荣国公这事儿?你这不是拖儿子后腿么?”夜摇光颦眉不解。

  “昨儿,开阳便来了信,山东布政使今儿一早就回去济宁知府府邸搜查,这会儿只怕已经捅了出来,至于松江府那边,开阳也已经安排好,都是今儿动手。”温亭湛晕染着笑意的目光落在夜摇光的身上。

  夜摇光回味过来,用一种叹为观止的目光看着温亭湛:“阿湛,在你这里,真的只有更无耻,没有最无耻!”

  事情都已经捂不住了,温亭湛趁着荣家还没有收到消息之前,将这件事情捅到荣家,荣家得承温亭湛这个人情,对温亭湛示警心怀感激,但其实他们已经救不了荣利。她家夫君,总是这样,把人家坑的死死的,然后让人家对他感恩戴德。

  “又编排为夫,这叫物尽其用。”温亭湛义正言辞的更正,“这可是夫人觉着我这般对山东布政使实在是有些不仗义,我深刻反思之后,深以为然,因而痛定思痛,决心洗心革面,将他捞出泥沼,不让他太难做。”

  夜摇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温亭湛:“你这个时候告诉荣家,荣家也保不住荣利,等到他们接到荣利的求救信,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大义灭亲。不管荣家到底有没有其他人参与,都会将荣利撇得干干净净,至少没有让荣家蒙上阿芙蓉这等忤逆犯上之物的污蔑,荣家定然会感激于你的提醒,这事儿也一定会告诉陛下,你这一举动也把陛下给讨好了。”

  “而山东布政使,他自然知道自己是闯了大祸,只怕现在还在战战兢兢,为了耍一耍官威,一不小心把荣家给得罪,又让陛下脸上无光。但你这一招,让荣家及时的摆脱,这场风波也将会因此,波及不到他的身上,事后他一定会纳闷,就回去查,到时候知道是你救了他,纵使是无心施恩,如果他又正好想要搭你这条船,肯定会顺势走上来。”分析完,夜摇光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温亭湛,“不知道我分析的到不到位?我亲爱的夫君。”

  转头就在夜摇光的嘴上偷亲一口,温亭湛孩子气的因为偷袭成功而笑得心满意足:“夫人越发的精明,可这事儿并非仅止于此,既然是大餐,总要再多点好处。”

  “还有?”夜摇光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忽略什么地方啊。

  “第一,为夫是要试探荣家。”温亭湛把玩着夜摇光的手指,轻声道,“你我都不知道为何荣家不想造反,却又不满足于陛下给他们的恩宠,非要把江南搅得乌烟瘴气。我今儿将阿芙蓉事件告诉他们,就是想看看这到底是荣利一个人的心思,还是荣家都知情亦或是荣家授意。现下倒是可以笃定,这事儿荣国公包括荣朔南并不知情。”

  “第二,是为了谋得江浙布政使一职。”温亭湛接着道,“现如今所有的任命都已经下来,已经不好调动,于情于理陛下让我兼任是最佳选择,但我得让陛下知道我的态度。”

  “什么态度?”夜摇光疑惑。

  “就是我不会急功近利,以权势相压构害荣家。”温亭湛目光幽深,“阿芙蓉的事件,如果我要动手脚,绝对不会让它现在爆发出来,我会将它压住,再让它怦然爆发,势如火山崩裂,无人能够挡,也无人能够收拾残局,一举将荣家打的永无翻身之地。陛下心里比谁都想知道荣家到底是为什么,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我对荣家不公,挖不出他想知道缘由。我便用阿芙蓉的事情告诉陛下,荣家犯了什么罪就担什么罪过,我绝不会给他们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如此,陛下才会放心的将大权交给我,让我无所顾忌的去查!”

  “原来如此……”夜摇光这才恍然大悟,而后怅然,“我以为我的目光已经越来越靠近你,但事实总是这么无情的让我看明白,我永远看不到你那么深远。”

  “你无需那般费心的眺望。”温亭湛在她的发丝中落下一吻,澳门赌博网站:“我会将这世间最美的一切呈现在你的眼前,那些不堪的,复杂的就先让我扫干净。”

  愿你目及处,天清地明,纵使繁华尽处,依然花团锦簇哪怕盛世谢幕,也只记得歌平生舞。

  窝在温亭湛的怀里,夜摇光也不纠结这些,人各有所长,他们在彼此的融入,彼此追逐,及不上就及不上,忽而想到了荣寻,夜摇光抓着温亭湛的手一紧:“阿湛,你一定查过荣家的成员,你知道荣朔南的妻子么?你可有见过荣朔南的幼子?你和明光那般知心,他有没有提及过宣家都有些什么人?”

  “你说荣大少夫人?”温亭湛自然是知道她的身份,“明光以往提到过宣家分两枝,有个堂妹嫁入荣家,我知道是荣大少夫人。荣寻是他们的幼子,但未曾见过。”

  方才在进入阁楼的时候,温亭湛的目光都停留在几位姑娘的反应,知道宣桐的怀里有个孩子,却没有细看。

  “改天你一定要见一见,他才五岁,但他和明光实在是太像了,现在这么小就已经酷似,带他长大,只怕要像开阳如你一般相似。”夜摇光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