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84章 你夫君风华绝代?
  温亭湛掀袍蹲下身,三指搭在七姑娘的脉门上,过了一会儿他收回手:“索性毒血吐出来不少,命算是保住了,至于中了何毒,一时半会儿还诊不出来,让大夫验一验这位姑娘吐出的毒血,她体内的毒已经被我夫人散出来,只需要开些清肠养胃的补药即可,今夜应该能够醒来。”

  “有劳侯爷。”荣朔南沉着的扫了在场的所有姑娘一眼,“让侯爷和夫人受惊,是我们招待不周,天色不早,侯爷与夫人不如先去饭堂用膳。”

  温亭湛微微一颔首,就有着荣朔南的亲信亲自带着离开,这是人家的家事儿,他们不好插手,更不好围观。

  荣家发生了差点和人命扯上关系的事情,气氛自然变得不一样,也不好若无其事的招待夜摇光和温亭湛,而且牵扯到他们家的家丑,温亭湛自然是用了午膳,就提出告辞。荣朔南没有挽留,亲自将他们送出荣家:“今日实在是失礼,往侯爷和夫人莫要见怪,澳门赌博网站:改日在下再邀侯爷与夫人过府,设宴赔礼。”

  “大公子切莫介怀,世事无常是常有的事儿,不过是一场意外。”温亭湛客气的笑道,“改日,我再携夫人前来拜访,大公子想必还有诸多事情须得处理,便请止步,告辞。”

  夜摇光和温亭湛在荣朔南的目送之下上了他们自己的马车,别看两栋园子好似隔得很近,但两家的正门若是走路的话,少则要走小半个时辰。

  上了马车,掀开车帘望不到荣家的大门,夜摇光才将手搭在温亭湛的手掌里:“你都不知道,适才那姑娘中毒,倏地站起来,那手颤巍巍的指着我这边,我可是全身战意。”

  温亭湛低低的笑着,忍不住刮了刮夜摇光的鼻尖:“荣家百年士族,虽则我这才来苏州,来意我们都心知肚明,但也不至于拙劣到用这样的法子来嫁祸你,除非他们是想和我开战。”

  “那谁知道呢?”夜摇光嗔了温亭湛一眼,而后歪着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也不知道谁是凶手。”

  对于这种事情,夜摇光还是有点好奇心的,不过人被她救回来,那定然不会对外说明,除非是人死了,外人才能够从荣家的处置知晓凶手是谁。

  “凶手不在楼阁里。”温亭湛挪了挪身子,让夜摇光靠的更舒服,“应当说,凶手不是任何一位姑娘,也不是那姑娘所指的人。”

  “你怎知?”夜摇光抬起头,下巴搁在他宽厚的肩膀,睁着大眼睛望着他,貌似他进去就给那姑娘诊诊脉,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知道凶手不在楼阁。

  “因为你夫君绝代风华。”温亭湛笑得志得意满。

  “说正经的!”夜摇光不满的拍了他一巴掌。

  “为夫是说正经的。”温亭湛正色道,“我进去之时,你正在给那位姑娘施针,这等危急时刻你敢出手,自然是有把握,如果是凶手,她应当极其的紧张,时刻不离的盯着你,恐防你将这位姑娘给救活,那她就无处可逃。但为夫进入阁楼时,每个小姑娘都是一双眼珠子直溜溜的落在为夫身上,若是凶手在这等情形下,还能够将女儿家的思慕装的惟妙惟肖,这等人物,绝对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大费周章杀一个人,她有足够的聪慧杀人于无形。”

  虽然,温亭湛进去的时候,一心都扑在夜摇光的身上,但随着荣朔南来的时候已经听宣桐的丫鬟将事情讲了个大概,人命攸关,自家夫人又出了手,自然是不能让自家夫人吃力不讨好,进去的时候他就在将所有人的神色反应扫了一遍。

  这点魅力温亭湛还是很自信。

  “臭美。”夜摇光嘴上损着,但也不得不承认温亭湛说的也没错,那个时候那种情形,凶手绝对没有心思去关心温亭湛长的俊不俊美,而是时刻将眼珠子戳在她这里才是,“你后面一句话又是何意?”

  “是你对我说,那七姑娘中了毒就站起身,指了你这边的某一个人。”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流转着珍珠般的华光,睿智得灵夜摇光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化身小迷妹的目光微微仰着小脸看着他线条完美的侧颜,“今日这么多姑娘在场,凶手不应该不在场,若是出了差错误杀了其他人可如何是好?岂不是自己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引起了荣家的警觉,再无下手的机会?所以,凶手必然是在场,那既然不是其他姑娘,就只能是……”

  “七姑娘她自己!”夜摇光惊骇的总结出来,“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法子来栽赃嫁祸一个人……”

  这不是闹着玩的,这位七姑娘绝对是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本事,那毒是真的剧毒,七姑娘也是抱了必死之心,是有多大的仇怨,才能够让一个柔弱的女子,做出这样决绝的事情。

  “这世间,有很多东西在有些人看来超越了性命。”温亭湛揽住夜摇光的肩膀,“这位七姑娘只怕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够有这么多人当见证的机会,来用她的性命达到她的目的,如此决绝狠厉,想来她其他东西已经安排的极其妥帖,不出意外被她嫁祸的人是跑不了。”

  “你能够看出来,难得容大少爷看不出来?”夜摇光偏头道,“我觉得荣朔南是个深藏不漏的人,我记得闻游讲过,他幼时也是个才智过人的。”

  “看得出来又如何?证据呢?”温亭湛低声笑着,“正如你所言,那毒是剧毒,难道要荣家仅凭猜测就去质疑七姑娘命都不要的吞毒?”

  “荣家可以查……”夜摇光的话到一半就打住了,她想到了方才七姑娘给她见礼的时候,镇定自如完全没有要做这样事情的紧张和不安,可见她的决心多大,所有的事情她定然在心里推演了不知道多少遍,一定会让她要栽赃的人百口莫辩,想到这里夜摇光苦笑,“或许,她醒来只怕要怨我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