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78章:一生最重要的事
  “这就是说,郭媛媛的确是郭媛?”夜摇光心里一喜,余长安虽然不是余家独子,但却是嫡长子,必须得肩负家族的重任,他能够任性十一年,不知道抗下了多少压力,但夜摇光也不喜欢他因此就孤独终生,现在好了,终于算是再续前缘,“阿湛,你现在就传信给他,让他早些回帝都避风头。”

  倒不是夜摇光焦急,而是时间不等人,现在大多官员应该都已经升调,任命书应该都下来了,已经是考绩的尾巴,也不知道温亭湛是怎么压制的,为余长安压到了现在。

  想到这里夜摇光忍不住抱怨:“老和尚这次可真有点墨迹。”

  这还是在缘生观的事情,都过去快半个月了。

  温亭湛笑了笑,又从信封里面捻出一张纸,展开之后上面是一个小巧的手印,温亭湛将之默默的递给夜摇光。

  夜摇光的面色瞬间沉凝下来,这个手印一看就知道是广明的,这么小,这么可爱,夜摇光的手轻轻**着纸张上的墨印,仿佛还能够透过指尖感受到他小手的柔软。

  压下酸涩,夜摇光扬起笑容:“老和尚还算上道,有些人情味。”

  将妻子揽入怀中,手覆在她已经有一点触感的微凸小腹上:“等年底封印的时候,我们带着他的弟弟妹妹去看望他。”

  “嗯。”夜摇光将那张手印小心翼翼的叠好,珍而重之的放入芥子里,靠着温亭湛不说话。

  临近中秋,天上的月亮已经开会圆满,明亮得月华倾泻下来,将相互依偎的夫妻两亲密的身影投射在地面上,拉得极长。

  夜,深而静谧。

  温亭湛也不耽搁的将郭媛媛的结果传信给余长安,如今福王越发的没有章法,单久辞好似因为上次在吐蕃福王用蛇蛊毒杀他们夫妻的事情,和福王离了心,一直和荣沫漪留在江南,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等着温亭湛的缘故,不问帝都的事情。

  虽然萧士睿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但温亭湛还是希望多个人去帝都帮他,且这次他准备这一次在江南玩一个大局,朝廷之中也需要有个成熟稳重的人替萧士睿稳住局势。

  在松江府的日子,就是他们俩负责四处游玩,儿子负责忙前忙后,最后夜摇光实在是有些良心不安:“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无良了……弄”得好似儿子才是当官的那个,澳门赌博网站:你倒成了颐养天年的老太爷。”

  “若是当真可以,我倒是愿意就此整日陪着夫人闯荡天下。”温亭湛笑道。

  “才二十四岁你就想着退休,你这样会被人打死的!”夜摇光翻白眼。二十四岁在后世是多少人奋斗的开始,这厮就想着做老太爷了,真是太颓废了!

  “不是夫人说,不遭人妒者乃是庸才么?”温亭湛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夜摇光懒得和他扯这个话题,用胳膊肘碰了碰他:“你说,你是不是又更快更简单的法子将这个局给解了,你为何不告诉儿子呢?非得让他这么小就忙的焦头烂额,早出晚归我都快和他说不上话。”

  “如果夫人是想要和儿子有时间像话家常,为夫就去告诉他更简易之法。”温亭湛将夜摇光抱在怀里。

  “别避重就轻,我说的是你为何不直接告诉他?”夜摇光自己虽然没有想出来,但她笃定温亭湛一定有,宣开阳将法子说出来的时候,夜摇光就觉得好复杂,但温亭湛面对的比这个局面更乱的都有,却没有这么复杂的法子。

  “你没有发现他现在兴致正高么?”温亭湛轻声在夜摇光耳边说道,“他的法子并没有错,虽则绕了不少弯路,但他一定能达到目的,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去纠正他?我将我的法子告诉他,就宛如给他跃跃欲试的火热心泼了一盆冷水,会让他自卑,会让他心里不好受。不如让他按照自己的法子去做,只有亲自走了一圈,他才会发现也许里面会有捷径,让他自己去感悟,去明白,去体会不是更好?他会从中活得快乐。”

  温亭湛的声音清润甘冽,夜摇光听着他的话入了神,听完之后才明白,这是温亭湛对宣开阳的教育方式,不是告诉他一个公式,让他知道该怎么怎么去做,也不是告诉他一个方法,让他必须怎么怎么走,而是用足了耐心和细心,让他去实践出真知。

  扭过身,双手捧着温亭湛的脸,夜摇光忍不住狠狠的亲了一口:“我的阿湛,最完美的丈夫,最无缺的父亲。”

  当然,如果不吃孩子的醋就更好了,这句话夜摇光只能在心里吐槽。

  “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成就。”幸福的笑意从那黑珍珠般的眼眸深处如初绽的花一般缓缓舒展开来,他用自己的脸贴着夜摇光的脸,“做好你的丈夫,做好你孩子的父亲,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

  夜摇光才不承认她又被感动得眼眶发酸,一巴掌拍在温亭湛的肩膀上:“讨厌,总是这么煽情。”

  温亭湛可不想夜摇光哭,哪怕是幸福感动的眼泪也不行,轻轻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其实这件事说来也简单,若是让我动手,我会直接将这一盒阿芙蓉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荣利的书房。”

  夜摇光一阵错愕,荣利现在正如惊弓之鸟,乍然看到了这一盒阿芙蓉,尤其是任何人都不知道如何来的阿芙蓉出现在直接的书案上,想来于光已经落入了其他人手里,而这个人能够如此神出鬼没,会将他吓得魂飞魄散,他会心里明白这个人他对付不了,那么他会去寻求荣家的庇护。

  这个时候,如果荣家知道甚至参与了这件事,那一定会有所动作,如果没有那要么就是铁面无私的将荣利交出来,要么就是出手替荣利擦屁股,但不论是那种方法,他们越多的动作就越多的破绽落入温亭湛的眼里,首当其冲的将会是那一批被藏匿的阿芙蓉。

  果然是,一针见血,这就是温亭湛,永远这么干净利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