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73章 爹就站在你身后
  温亭湛很自然的就转移了话题,说了夜摇光好奇的事情,让夜摇光完全没有心思去想方才他那句话:“说说看,怎么来了松花江?”

  宣开阳看了看坐在父亲身侧的母亲,才开口道:“爹爹,儿子查到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江浙布政使为了牟利,在海贸上做了手脚不说,竟然和倭国有勾结,向江浙一带引进阿芙蓉。”

  “阿芙蓉!”夜摇光反应瞬间激烈了。

  阿芙蓉就是传说之中的鸦片,早在张骞出使西域时,鸦片就传到了中国。三国时名医华佗就使用大麻和鸦片作为麻醉剂在唐乾封二年,就有鸦片进口的记录,唐代阿拉伯鸦片被称为阿芙蓉,北宋印行的开宝本草中,鸦片定名为罂粟粟,到了本朝鸦片又被广泛的较为阿芙蓉,那是因为太祖特意严禁阿芙蓉进入中土,哪怕是药用价值也不要,但太祖不阻止海上贸易。

  夜摇光心里明白,阿芙蓉对于他们在后世的迫害实在是触目惊心,所以太祖才会在大元律例之中慎重的写下这一条,当时让尝到滋味持反对意见的几位大臣亲自在府邸吸食,数月之后让整个朝廷的大臣都亲眼看看,阿芙蓉这极乐之物到底有多大的危害。

  “你可有掌握证据。”温亭湛沉着的问道。

  “孩儿手上有一个人证,但恐怕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要想定罪江浙布政使,还需要更充分的证据,孩儿没有办法弄到,才请了父亲前来。”宣开阳有些气馁,明明父亲十三岁的时候,只手就能够引导朝廷大势,可到了他却有心无力

  “你已经做到极好。”温亭湛并不是安慰宣开阳,宣开阳和他不一样,他是从逆境之中走出来,而宣开阳重生以来,都是养在富贵窝之中,他足够的聪明,但缺乏实际的手段。再加上宣开阳还是修炼者,有些事情做起来是有忌讳的,在俗世的官场之中反而束手束脚,“所说你手中的证人。”

  “他是松江府一位海运押粮官之子叫于光,他们阖府遇害,只剩下他一个人,是儿子在杭州府救下的人。”宣开阳简略的将这个人的身份介绍一番,澳门赌博网站:“今年他父亲负责押粮之际,有看守的人看守不利,夜间粮食着了火,索性发现得及时,于光之父将火扑灭,却发现了其中一袋粮食里竟然装着盒装的东西,他偷偷的将之带回家,正巧他的夫人是走方郎中家中的姑娘,觉得阿芙蓉是药物,但由于我朝禁阿芙蓉已久,于夫人不识阿芙蓉,带着于光回了一趟娘家,也正是因此他们母子逃过一劫,于夫人的父亲却识得阿芙蓉,当时于夫人就知道遭了,让父亲带着于光迅速的离开松江府,而她去想办法将可能寻上门的人引走”

  而于光的外祖父也在逃亡的路上被杀,他潜伏在杭州府,便听说了他父亲的事情,明明是父亲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却被定位看守皇粮不利而意图推诿过失不成反而杀人嫁祸。

  他在杭州府扮作蓬头垢面的乞丐数月,想要找个可靠的人来为父亲洗怨,但却一直没有机会接触到任何有头有脸的人,后来他看到了以往和父亲极其交好世伯,这才求上门,却不想是自投罗,他父亲就是被这个人举报才遭了难,这个人想要将他手中带走的那一盒阿芙蓉骗出来,让他警觉之后,才逃到了荒郊野外,在被追上的时候,被宣开阳所救。

  为了活命,他紧紧的跟着宣开阳,直到宣开阳去拜访了闻游,于光才知道宣开阳的身份,他将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甚至将那一盒阿芙蓉也交给了宣开阳。

  早在宣开阳十二岁的时候,夜摇光就给他弄了一个芥子指环待在手上,宣开阳手腕一翻,就将一个有过灼烧痕迹的木盒子递给了温亭湛:“儿子手上只有于光和这盒阿芙蓉,儿子来了松江府查过,那一批阿芙蓉已经不见了踪影,于光的失踪让荣利感觉到了不安,他动作很快,儿子顺藤摸瓜抓了几个人,从他们的神识里翻出了几个窝点,几乎他往常暗处售卖阿芙蓉的地方都已经被清空。”

  “证据的确不够。”温亭湛打开盒子,轻轻一闻,是阿芙蓉无疑,“照你所言,荣利还和漕运的人有所勾结,否则这阿芙蓉上不了漕运的船,倒是会选。”

  漕运是押送赋税皇粮的船,只要上了船,到帝都之前,都轻易不会翻查,那么他们定然在某一个码头还有接应的人,替他们偷梁换柱,否则皇粮一运到帝都就露馅。

  “这事儿,牵扯的人不少。”夜摇光也瞬间想明白,“恐怕牵扯的还不是一省布政使。”

  皇粮到了码头,要偷梁换柱,得用真的粮食去换,否则和记录上的数量不对,那也是要被调查,而且各省赋税的粮食封条都不一样,如果不是两地勾结做不到天衣无缝,但是海上的线这么多,所经过的码头也不计其数,要查清楚是哪一个码头有鬼不容易。

  “这事儿应该还没有多久。”温亭湛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阿芙蓉能够如此迅速的撤离的干净定然没有多久。”宣开阳点着头,“荣利也才任江浙布政使两年,孩儿也探过闻世伯的口风,闻世伯不知晓,那就是动静还不大。荣利定然在等着风头过去,但这一批阿芙蓉的数量不不知道他藏在何处。用的海运,儿子猜测定然是利用和琉球来往的船只,从倭国运了进来,这也是一条线索,只不过如此一来,牵扯的人就更多,儿子担心若是捅出来,就不好收场。”

  “我说过,只要你想去做,就放手大胆的去做,便是天塌下来,也有爹给你撑着。”温亭湛的手搭在宣开阳的肩膀上,“琉球那里,你只管寻八闽总督,再传信给你舅舅。按照自自己的心意来,为父就站在你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