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71章 死而复生
  等到夜摇光吸纳完雪人参,澳门赌博网站:也吃不下早膳,便直接去了唐露的屋子,进去之后就用几张符篆先将屋子封住,然后喊了陌钦在外面帮她护法。

  她取出五行太乙针,从唐露身体的脚底开始,每一个穴位用太乙针恢复生机,到了一半的时候她就有些虚弱,好在她吃了一点人参,不然只怕坚持不下去,看着生机在唐露下半身区游动,似乎有散去的趋势,她定了定神,再度开始施针。

  人体的生机都是由五行之气组成,只有五行修炼者才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这是一个相当浩大的工程,夜摇光从早上到了晚上,又从晚上到了早上,才将唐露的每一个穴位,每一根筋脉,一寸肌肤重新赋予了生机,她的身体不再苍白,而是与正常人一样,有弹性有温度有血色。

  夜摇光眼睛一黑,身体就倒了下去,这时候一抹身影疾驰而来,在她倒地之前将她揽入怀中,虽然没有来得及看到他的人,但他熟悉的清冽之香却是若有似无的划过了她的鼻息,夜摇光也就不再强撑着,任由自己的意识被黑暗吞噬,倒入了温亭湛的怀抱里。

  后一步的陌钦连忙扣住夜摇光的脉门,探了脉之后紧绷的脸上才松开:“疲劳过度,她施针前服用了雪域的人参肉,胎儿无事,也不需要给她开药施针,让她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再和一些滋补的汤便是。”

  温亭湛抿着唇点了点头,就抱着夜摇光回了房间,仔细的为她沐浴换了衣裳,给她点燃了香,就坐在她的床榻之前,目光柔和的落在她的身上,手抓着她手。温亭湛就这样目光专注的看着夜摇光,看到了日暮黄昏,秦敦第二次来唤他用膳,温亭湛才施施然站起身,却没有去吃饭,而是从陌钦那里去了药,亲自到了厨房,杀了一只鸡。

  夜摇光是被熟悉的香味勾引醒的,她睁开眼一侧首,就看到温亭湛披着一身月光,端着一碗飘着热气,涤荡着香味的汤走了进来。见她已经苏醒,温亭湛步子变得更快更急。

  几步走到床榻前,将夜摇光扶起来,让她舒服的靠好,才又端起汤:“快喝吧。”

  “有夫君真好。”夜摇光笑弯了眼眸,张嘴将温亭湛含笑喂到嘴边的一勺鸡汤喝下之后,咂咂嘴,“有个全心全意待我好的夫君最好。”

  温亭湛心里那一点担忧的郁结,就被夜摇光这样轻易的打散,忍不住眼底荡开笑意,小心翼翼的将一碗汤喂了夜摇光喝下,之后又去盛了一碗,带了些肌肉和夜摇光一块吃。

  喝完汤之后,夜摇光又开始犯困,第二日一早醒来已经神清气爽。看到她彻底恢复过来,温亭湛的眉目才完全的舒展,恢复了那个从容不迫优雅雍华的淇奧公子。

  “陌大哥,今夜可以引魂。”夜摇光算了算日子对陌钦道。

  陌钦无论如何也不许给唐露引魂,只准她从旁协助,用功德给唐露洗魂。温亭湛也是脸色沉沉的不说话,夜摇光只好乖乖的听话。

  “好。”陌钦点了点头,反手一瓶药水出现在了掌心,将之递给了秦敦,“这瓶药水,带到尊夫人的魂被引出之后,将之淋在尸身上。”

  “传说中的化尸水么?”夜摇光伸着脖子看。

  “这可不是化尸水,化尸水是将尸骨化成一滩血色。”陌钦耐心解释,“这是让尸体迅速的腐蚀的药水,可根据你需要腐蚀的年岁调配。怎么?摇光想要化尸水?若是要这东西,你不如寻允禾,他现在可是制毒圣手。”

  “不会是将毒王的手札给吃透了吧?”夜摇光狐疑的看着温亭湛。

  “闲来无事,随意翻了翻。”温亭湛说得云淡风轻。

  夜摇光白了他一眼。

  到了晚间,用了晚膳之后,夜摇光夫妻,陌钦和秦敦夫妻都在唐露的房间,此刻还在唐雪身体里的唐露目光含着水光望着秦敦,她一定想到了三年前她自尽之时的痛苦,看着她绝然的一把将相同的匕首刺入胸口,鲜血迸溅出来,夜摇光忽而明白温亭湛的做法,不仅仅是要拨乱反正,将事情拉回原来的轨迹,而是要让唐露直面当年的噩梦,打开心中的结。

  在唐雪的身体倒在地上的一瞬间,陌钦迅速的结印将唐露的神魂从里面吸了出来。

  夜摇光同时手诀翻飞,无数的功德星辉从她的指尖飞出,细长的手宛如仙女的魔法棒,拖着一尾摇曳的星辉,那星辉随着她的动作而动,很快就将飘浮在半空之中唐露的神魂框住,夜摇光指尖五行之气萦绕,将那一层功德星光融入唐露的神魂,唐露的魂魄有一层黑气,只有陌钦和夜摇光能看到,蓦然散开。

  见此,夜摇光迅速的收回手,陌钦双手一绕,就将唐露的魂魄重新引入了唐露的身体里,一**的五行之气凝结成了印,一层层的封上,直到神魂与身躯相融,他的额头上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渍。

  夜摇光已经走到了唐雪的身体旁,替唐雪止住了血,秦敦将手中陌钦给的药水,淋在了唐雪的身体上,那具鲜活的身体很快就变成了一具白骨,和之前的唐露相差无几。

  几乎是同一时间,躺在床榻上的唐露睫毛颤了颤,指尖轻轻的动了动之后,缓缓的掀开了眼帘,秦敦迅速的冲了上去,唐露已经撑着床沿缓缓的坐起身,秦敦再也忍不住,也不在乎夜摇光他们还在,一把将唐露抱在海里,七尺男儿,而立之年,却忍不住的失声痛哭起来。

  唐露也是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她紧紧的抱着秦敦,咬着他的肩膀,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过了许久夫妻两才平复下来,见到夫妻两分开,陌钦才开口:“我还有事在身,先告辞。”

  “陌神医”

  “不用挽留,我们世外之人不许要这般客套。”陌钦打断了秦敦的话。

  “我和阿湛送你,陌大哥。”也将空间留给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夫妻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