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69章 精魄到手
  秦臻臻发誓,身为万花之皇,她长到这么大,哪怕当年被夺取皇令,被禁锢在万花灵都,她都没有恐惧过,但这一瞬间,她是真的怕,站在杨柳的身后,拼命的向对面的夜摇光摇头。

  夜摇光低低一笑:“这事,唯有臻臻可以做主。”

  众人都把目光落在秦臻臻的身上,尤其是杨柳那一双湖泊一般瑰丽与清澈的眸子,更是满满的期待与紧张,明明那样如水晶似的干净,却让人看着无尽的魅惑。

  拒绝的话到了唇边,秦臻臻终究是咽了下去,看了看夜摇光,又看了看杨柳,她终究是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女皇,吾皇!”杨柳激动的像个小迷妹一般朝着秦臻臻扑了过去。

  好在秦臻臻已经对他的习性有了点了解,立刻一个闪躲,扑了一个空的杨柳眼珠里泪水又开始打转儿,秦臻臻连忙喝止:“我也有条件,我最不耐哭哭啼啼的,你若是要跟着我就不准一言不合就掉眼泪。”

  杨柳鼻子一吸,眼泪就困在了眼眶,欲落不落。

  秦臻臻捏紧拳头:“也不准要哭不哭,我见不得泪。”

  下一瞬,杨柳的眼眶干净的什么都没有,秦臻臻唇角抽了抽,冲着秦臻臻抛了一个媚眼,杨柳下巴微扬,对着夜摇光道:“给我一个玉灵净瓶。”

  “玉灵净瓶?”夜摇光两眼茫然。

  杨柳美目一瞪:“不要告诉本公子,你竟然没有备下玉灵净瓶?”

  “为何要玉灵净瓶?”夜摇光还真的没有准备,并且不知道要这个干嘛。

  “哎呀,我忘了。”魅魉突然懊恼道,“杨柳树的精魄乃是灵气化作甘露,若是抽出身体里,不用玉灵净瓶锁灵,灵气就会散去。”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能够忘了!”夜摇光怒。

  就在夜摇光要开口问一问要去何处准备之际,陌钦的手伸出来,那冰雕般剔透,还萦绕着寒气一般的白雾,将之递给了杨柳:“柳公子。”

  杨柳一把抓过来,确认是玉灵净瓶之后才开口:“给我备间屋子。”

  “里面就是臻臻的屋子。”夜摇光毫不犹豫的出卖朋友。

  秦臻臻瞪着夜摇光,夜摇光却不去看她,杨柳已经兴奋的冲到了屋子里,还在秦臻臻的床榻上像个孩子一般滚了一圈,见秦臻臻和夜摇光走了进来,才正襟危坐。

  靠在房门上,秦臻臻语气微冷:“快点。”

  杨柳撅了噘嘴,但还是乖乖的盘膝而坐,而后他的周身散开一圈浅绿色的光,顺着他的手诀变化,一点点如同萤火虫般的光点从他的身体里飞出来,随之荡开的乃是一阵清幽的气息,好闻的令人犯罪,夜摇光都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去享受。

  萤火光点飞出来的越来越少,但却越来越大。等到夜摇光回过神睁开眼睛,就看到杨柳的身影已经变得透明,在他盘膝而坐的身影上又叠着一颗柳树,柔韧的柳条似乎有风轻轻的吹拂,玉灵净瓶悬浮在了他的面前,他指尖转动,挂在树上的绿色点就一点点的凝聚在了玉灵净瓶之上。

  很快一团碗大的绿光悬浮在了玉灵净瓶之上,就将那一团绿光从中心到边缘颜色一层层变浅,最后涤荡开来,绿光就变小了一圈。而后从中心再一次由深变浅,浅淡的零星之光荡开,绿光再一次锁水一圈

  如此反复,不知道最少次之后,那一团绿光已经变得小指母大小的一点,眼神也在一点点的变浅,最后浅淡的看不到踪迹,夜摇光正在好奇之时,玉灵净瓶之上一颗星光突然一闪,一滴蕴含着纯净气息,让夜摇光不由自主的舔了舔莫名其妙干渴的嘴唇。

  那一滴水滴入玉灵净瓶的速度明明并不慢,夜摇光却觉得真是一眼千年,她像个在荒漠干渴了很久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滴水,恨不得拼尽全身的力气扑上去将之吞入腹中。好在夜摇光意志力强大,才克制住,当那一滴水落入玉灵净瓶,四周的一起全部散去。

  杨柳的身子一软跌倒在了榻上,明明是个男子,却摔都摔的那么柔美,脸色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玉灵净瓶落在他的手中。

  秦臻臻和夜摇光同时奔上前,夜摇光顿了顿,秦臻臻已经坐在榻沿将杨柳扶了起来。

  纵使脸色苍白羸弱,但靠在秦臻臻的怀里,杨柳那脸上尽是满足之色,夜摇光还是将人参肉拿了出来,给了雪域送来的一半,雪域送来的实在是太多,杨柳也消化不了,虚不受补。

  “我说过,我不要。”杨柳靠在秦臻臻的肩膀上,对于千年雪人参的肉竟然视若无睹。

  “你留下吧,你要跟在臻臻的身侧,也总不能成了她的累赘。”夜摇光还是坚持。

  秦臻臻代替杨柳接过去:“收下吧。”

  杨柳这才正眼看了夜摇光一眼,也就没有再拒绝,将玉灵净瓶递给夜摇光。

  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灵净瓶,夜摇光心落定,有了这东西唐露重生就没有其他大问题:“臻臻,我时间紧迫,这就和阿湛去凤翔府了。”

  “嗯,澳门赌博网站:你去吧。”秦臻臻点头,“等我把一些琐事处理完,闭关前我回去寻你。”

  察觉杨柳的眼神又有点不善,夜摇光识趣的没有再多说什么,笑了笑就转身离去。

  陌钦和温亭湛都在外面等着她,迈出房门夜摇光就对着他们俩扬了扬手中的东西。

  “我随你们一道。”陌钦突然开口。

  夜摇光脚步一顿:“陌大哥,接下其实毫不了多少修为,我能行。”

  “你现在身子不便,切不可大意。”陌钦语气严肃。

  温亭湛握了握夜摇光的手:“就让陌大哥随我们一道吧,陌大哥如此护着他们两个,待到他们出生之后,让他们两认陌大哥做义父。”

  “那我可不会客气。”陌钦笑着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但笑不语。

  既然温亭湛都这么说了,夜摇光也就没有再反对,她纯属不好意思什么事都劳烦陌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