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64章:皇者归来
  “不是为我,澳门赌博网站:而是为了你自己。”秦臻臻看着牡丹花王,语气平淡。

  “为我自己?”牡丹花王仿佛听了个天大的笑话。

  “你的成仙之日应该不远了吧。”秦臻臻气定神闲的看着牡丹花王,“虽则我们是灵修,退去真身并不如人修那么艰难,因为我们始终保持着最干净的身躯与灵源,但你似乎动了情。”

  牡丹花王的眼神变得犀利。

  “不用这般看着我,我纵使失去了皇令,你不也得叫我一声皇?”秦臻臻无视牡丹花王的目光,“你的气息是否纯净,我一眼便能够看出。你气息已经萦绕了浊气,你心里很清楚,你过不了退去真身那一关。但你若一直压抑着自己不飞升,你可想过那位吸纳了我的皇令之后,第一个要找的会是谁?到时候你认为你是她的对手?”

  同为牡丹花,自然是一山不容二虎,就算牡丹花王的修为更高,但人家有了皇令,对她是有先天压制,牡丹花王左右都是死路一条。

  “你知道的,只要我夺回皇令,我就能够给你一条生路。”秦臻臻瞬间将主动权拿捏在手里,“我可以抹去你的记忆,让你忘情。也可以勉为其难吸了你的灵气,助力成人,让你和你的心上人双宿双栖,这就是皇的权利。”

  牡丹花王冷冽的看着秦臻臻,不发一言。

  “你在犹豫什么?”秦臻臻也有些不解,“其实你明知道我的身份,身为牡丹花王你如何能够不知道我的处境,和那位对我做了什么事,你还是来了。证明着你心里是犹豫不决的,不论你是想做人也好,还是忘情也罢,我都能够成全你,你助我夺回皇令,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有一个条件。”牡丹花王终于开口,“我可以帮你去夺回皇令,但若是我选择忘情,你必须答应,日后不以皇之令驱使我,还得给我寻一个极灵之地供我修炼。”

  秦臻臻几乎是没有思考就答应:“待我寻回皇令,供我去世万花何其之多?只要你不违背万花灵修的规矩,我就当忘了有你这个牡丹花王便是。”

  “走吧。”牡丹花王转身,见夜摇光也要跟着她顿住脚步,“这是我们万花界的事儿,外人无权参与,你也进不去万花灵都。”

  夜摇光看着秦臻臻,秦臻臻笑着安抚她:“你在这里等着我吧,我一定会尽快回来寻你,你去了万花灵都,我反而无法确保你的安危。虽则灵修不能杀生,但万花灵都乃是万花之国,对于闯入者是有处死的权利。”

  “一切小心。”既然秦臻臻都这样说了,夜摇光也只能留在缘生观。

  秦臻臻和牡丹花王离开之后,夜摇光就一直在缘生观等着,也在缘生观给温亭湛过了二十四岁的生辰。温亭湛的生辰过完没两日,陌钦就回来了,一脸的喜色,将一大根足有金子胳膊粗,约莫一米长的人参递给夜摇光。

  夜摇光骇了一跳:“这么大一块,雪域不得伤筋动骨?”

  “他自然是有分寸,你就别担心,更何况他现在恨不得自己虚弱些。”陌钦笑意加深。

  “快说说,怎么回事儿?”夜摇光顿时八卦脸。

  一旁的温亭湛真是无可奈何的满眼宠溺的摇着头。

  “雪域寻到了雪姬,不过雪姬不搭理他……”陌钦轻笑道,“因为当初雪域之所以会被墨族的人骗走,是因为误信了小姑娘的话,后来雪姬一路追寻他,为了救他险些魂飞魄散,这会儿还没有消气呢。”

  夜摇光却笑不出来:“他们两一个灵,一个妖……”

  “摇光你想得太多,雪域的心思很纯净,他们俩知晓为伴,雪姬能够聚灵也多亏得萦绕在雪域身侧,我倒是觉得他们不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种同枝相生离不开彼此的亲密。”陌钦这点还是看的准,是不是男女之情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等到秦姑娘夺回了皇令,将那牡丹花给吸干净,修为必然大涨,到时候让她去一趟雪域,将雪姬的妖净化助它成灵,就让他们如此不含杂质的相互依偎着修炼下去,他们定然能够双双成仙。”

  “不是你说雪姬因为雪域是被小姑娘骗了才不理他……”这还不算男女之情?

  “事实如此,但他们俩应该都不懂男女之情。”陌钦也觉得有点矛盾,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说,“等你日后有了空闲,你去雪域高原看上一看就懂。”

  “好吧好吧。”夜摇光也就不深究了,她更震惊于另外一个信息,“臻臻她竟然能够化妖为灵?”

  “她是万花之皇,拥有天下花草之灵,自然有这个能耐。”陌钦觉得夜摇光对万花之皇不太了解。

  “我以为如同雪域那样的‘天之子’就是灵修之最。”夜摇光的确不太清楚万花之皇的能耐,现在只剩下震撼了,“真想知道,臻臻她凯旋的时候是何等风光……”

  夜摇光并没有等太久,七月最后三日的时候,她正和温亭湛在缘生观的院子里手谈,蓦地天空一片刺目的霞光散开,浓郁的灵气将整个缘生观笼罩,惊动了缘生观所有人,纷纷情不自禁的抬头仰望。

  就看到洁白的云层被七彩的光芒染头,一抹金色尽显华贵的身影仿佛踏云而来,她一袭橘黄色的明艳轻纱罗裙,依然是一瀑的青丝没有半点珠钗披散,在风中飘扬,她的眉眼没有改变,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夜摇光感觉更加精致动人,她眉心的那一朵花也变成了金色的牡丹花,她的身上仿佛都在散发着七彩的光芒。

  直到秦臻臻飘落在了夜摇光的面前,她落地的一瞬间,还有花影消散,夜摇光愣愣的问:“你确定,你没有成仙?”

  秦臻臻不由乐了:“我若是成了仙,还能够出现在你的面前?”

  言罢手腕一抬,一朵金色的牡丹花悬浮在了她的掌心:“我只是夺回了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