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62章:解药相诱
  对于去寻找元奕,夜摇光的内心是拒绝的,毕竟在鬼城的时候温亭湛算计得将元奕废了,他们回帝都也没有遇上元奕,并且萧士睿也提到过元奕似乎是染了怪疾去寻医了,特意向兴华帝请辞,可见元奕是真的成了一个废人,需要静心调养。

  虽然他们处于敌对互相算计是在所难免,在修罗岛的时候,元奕也算计过温亭湛他们。但元奕后来没有求过他们啊……

  “没有求过我们,但却算计过我们。”知道夜摇光心中所想,温亭湛淡声道,“若非他算计,我们又如何会往鬼城走一遭,如今我们要用上他,不如效仿他的手段。”

  “但我们和他的情况并不一样。”夜摇光皱眉,“他拿捏着我们的弱点,用了小阳和之南逼迫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弱点。”

  从来都是元奕死咬着他们不放,他们哪有那时间去钻研元奕?而且元奕是世外之人,元鼎又是那样的身份,被逼退出中原,基本算是隔绝在修炼界之外,一直是独立独行,想要查也是有心无力。

  陌钦和温亭湛相视一笑,陌钦抬手,一个蕴含着五行之木气的木盒子出现在他的掌心,将之递给夜摇光:“摇光,你将这东西带到缘生观,交给长延真人,让他送给元鼎真君,想来元奕很快就会来见你。”

  “这是……”夜摇光觉得她应该知道这是什么,“这东西不会是能够让元奕迅速恢复的宝物吧?”

  陌钦点了点:“两枚丹药都是我所炼制,允禾给他服下的一颗和这一颗可以称之为一个毒药一个解药。”

  “元鼎是渡劫期的真君,想必他不会少了让元奕恢复的法子,而且当初我也是修为被废,元奕可以请了牡丹花王,难道自己就不能?”夜摇光觉得时间都过去这么久,只怕元奕早就已经恢复了不少,这丹药怕是用不上。

  “我说了这是毒药,便是元鼎真君能够让他恢复修为,但体内的毒却未必能借。”陌钦对于自己的丹药还是很有信心,“我们九陌宗乃是医修大宗,整个修炼界的炼丹师动向,九陌宗都能够掌握一二,我前几日才接待过一个客人,亲自上门探讨过这毒的解法,这毒是我说研制出来,这世间应当还没有第二份,我猜想是和元鼎真君有渊源,故而上门。”

  那就证明这就是元奕急需之物,也算是他一个弱点,作为交换条件,让他将牡丹花王引荐给秦臻臻。夜摇光心里有点气闷,好不容易将元奕这个阴魂不散的人给打发,这会儿又得把他给弄出来,老天爷真是不想给他们夫妻一点清闲日子过。

  “摇光别担心,便是清除了他体内的毒素,他也得精细的调养,自然是没有解毒之前那般小心谨慎,但也得老实二三年。”看着夜摇光一脸郁结,陌钦轻声宽解道。

  “天意如此,也是没有办法。”夜摇光很快就收敛好情绪,从陌钦那里拿过解药,“秦姑娘,你和我们一道去缘生观吧,就让元奕将人带到缘生观。”

  秦臻臻这样的身份,夜摇光还真不敢让她在外面晃,一般的修炼者自然是不敢轻易对她下手,可同为灵修就不一样了,就好比鬼吃鬼是没有罪孽,修炼者之间斗法也是没有罪孽一个道理,灵修要对灵修下手就简单太多。夜摇光也不保证元奕认识的那位牡丹花王见到秦臻臻之后没有想法,在缘生观要保险些。

  “我们一道去吧。”陌钦也是担心路上出个万一,如今夜摇光又怀着身孕。

  秦臻臻自然是没有问题,事实上她也迫切的想要夺回她的皇令,就不用这样东躲西藏,她可以到处遨游,天下花草树木都是她的耳目,想打她的注意,那无疑是自掘死路。

  向妖皇打了个招呼,秦臻臻就和夜摇光等人一道去了缘生观,到了缘生观都已经日暮西山,夜摇光饿的不舒服,招呼都没有打就直接先去了厨房,伙同金子吃饱喝足才去了前堂。

  招待着秦臻臻和陌钦的长延真是拿夜摇光没有办法:“可吃饱了?”

  “师兄啊,还是你们这儿的素菜好吃。”夜摇光一脸满足。

  倒不是缘生观的厨子手艺多好,而是缘生观的蔬菜都是自给自足,由于道观在山峰,温度略低其实不适合种植蔬菜,但缘生观的开山祖师劈出了一块净地,设了五行阵,不但可以驱散寒气,还能够吸纳五行之灵气,长出来的蔬菜都水灵灵的。

  “回去的时候,自个儿去摘吧。”长延能不知道夜摇光的言外之意?

  夜摇光在西宁的时候,喜欢送吃的食材,大米面粉五谷杂粮都不用他们去采买,虽然他们夫妻离开了西宁,但古默尔夫妻决定留下来守着夜摇光他们的产业,这个事儿也是没有停过,但夜摇光每次来也喜欢将他们大片的菜园子搜刮一遍。

  “还是师兄最懂我。”夜摇光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长延笑了笑,转头对秦臻臻道:“秦姑娘,东西我已经送过去,不出今日应该会送到元公子的手中,你要见牡丹花王是没有问题,但她未必会助你。”

  现在花皇受制,牡丹花王可称霸,若是她助了秦臻臻拿回皇令,日后见秦臻臻就得行跪拜大礼不说,秦臻臻若有召唤,便是她自己的事情迫在眉睫,也得放下离开赶来听从秦臻臻的吩咐,想必牡丹花王并没有这么想不开,非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真人放心,我自有法子让她答应。”秦臻臻似乎早就想到这一点,于是一点也不担忧。

  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长延就去处理事情,夜摇光拉着温亭湛去了观星台,坐在栏杆的边缘,夜摇光双腿悬着,下方是寒雾缭绕,夜晚之中甚至连一点树木都看不到的一片漆黑,宛如坐在了云端,靠在温亭湛的肩膀上。

  忽而一颗颗流星划过,让整个星空璀璨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