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61章:得去找元奕
  秦敦不是不知道这些,所以他才想先调到晋城做县令,再徐徐图之,可惜唐露没有时间了,虽然夜摇光想到了办法,但秦敦也不得不做两手准备,万一不成也可以了却唐露的心愿。

  “你我相识十余年,这是第一次开口求我,我怎么也要满足你。”温亭湛依然说的云淡风轻,“好生准备准备,这太原知府非你莫属。”

  “谢谢你,允禾!”秦敦激动的手足无措,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当真谢我们,就去给我们备点好吃的,我记得上次我走前去了再临阁,那里的味道真不错。”夜摇光投了一个你懂得眼神给秦敦。

  “今儿已经吩咐了家里采买,明儿我带你们去再临阁。”秦敦有些不好意思道。

  “留着等璐璐好了,我们四个一块儿去吧,不过今夜可得弄些好菜。”明儿她要去万妖谷。

  “我这就去看看!”秦敦担心菜不够,亲自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夜摇光特别喜欢吃,但是没有准备的。

  “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准备螃蟹。”夜摇光撑着下巴看着秦敦消失的方向,虽然才七月中,但螃蟹也已经开始肥美,正是吃的季节到了。

  “咳。”温亭湛轻咳了一声,目光落在夜摇光的小腹上。

  “我是修炼之人!”夜摇光气呼呼的强调,她就喜欢吃螃蟹,温亭湛老是拿凡人孕妇和她比较,就是不给她吃,她吃东西就吃个味道,那些东西根本吸纳不入她的身体里。

  “少吃。”温亭湛退了一步。

  “行行行,少吃就少吃。”夜摇光也退一步,“你个假公济私的小气男人。”

  自动忽略小气男人四个字,温亭湛扬眉道:“假公济私,摇摇指的是我为秦敦谋太原府知府一事?”

  “嗯哼。”难道还有别的么?

  “人谁无一点私心?”温亭湛却不以为然,“秦敦会懂分寸,将他派到太原府,他不会让我们失望,也是太原百姓之福。”

  这一点夜摇光是不否认的,她就是嘴上损温亭湛一两句。也就没有再搭话,而是一心等着晚膳,不过令夜摇光失望的是,秦敦根本没有准备她喜欢的螃蟹!

  “敦子,你真不上道。”夜摇光冷哼,“凤翔府是没有螃蟹么?”

  “螃……螃蟹。”秦敦嘴都在打颤,“你,你不是有了身子么?”

  “我是常人么?”夜摇光快受够了,一个个都是有事才觉得她非同一般,没事的时候就把她当做寻常人看待。

  “那也还是人啊……”秦敦弱弱的反驳。

  “你喜欢的菌汤,多喝点。”不等夜摇光回,温亭湛先将盛好的一碗汤放到她的面前。

  夜摇光这才扫了秦敦一眼,端起汤喝,秦敦就这样有惊无险的饱餐了一顿。

  用了膳之后,夜摇光和温亭湛早早的歇下,第二天一早夜摇光就让金子带着他们夫妻去了万妖谷,留了一封信给秦敦,到了万妖谷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当初离开万妖谷的时候,妖皇给了她一个信物,带着这东西在万妖谷畅通无阻,夜摇光和温亭湛直接找到了秦臻臻。

  就在秦臻臻的花园里,她和陌钦坐在石桌前,感觉到气息的波动,抬眼就看到夜摇光和温亭湛,两人都是站起身迎上来:“还以为你要晚几日才能够寻来。”

  “时间已经不多,能少耽搁就少耽搁。”夜摇光都不觉得时间够,还要去寻雪域,还要去寻杨柳树精,期间也不知道会不会横生旁的枝节。

  “我明日启程去雪域高原寻找雪域。”陌钦也知道夜摇光是担心时间紧迫,夜摇光又坏了身子,这事儿温亭湛已经告诉了他,澳门赌博网站:还是不要太奔波为好。

  虽然雪域是夜摇光所救,但是当初夜摇光也将雪域交给了他一段时日,他去应该没有问题。

  “又给你添麻烦了,陌大哥。”夜摇光嘴上这样说,但脸上却笑着,“可我不跟你客气。”

  “不客气就对了,我正好需要一点药材,在雪域高原,寻到了雪域让他帮我寻,事半功倍。”这话倒不是陌钦说来宽解夜摇光,而是确有其事,若是仅仅只是去寻药材,陌钦也不好打扰雪域修炼,有了夜摇光这重事儿,寻药材就是顺带开个口,他也算是占了便宜。

  “互惠互利。”夜摇光冲着陌钦弯眼一笑。

  “先别笑得那么甜。”秦臻臻将夜摇光的视线拉回来,“其他的都不是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皇令。”

  “皇令?”夜摇光不知道这是何物。

  “我是天生的灵体,是万花之皇,自然是有皇令,只不过这可不是俗世之中帝王或者将帅的令牌,而是一缕花韵。”秦臻臻解释道,“这一缕花韵蕴含着极其精纯的灵气,我本来就是要靠着不断成长,不断吸纳它飞升成仙,但当年我降生之时被夺走了。没有皇令,万花都不听我调配,别说树木,树王是妖,只能找到杨柳树妖,寻不到你们要的杨柳树精。”

  “也就是说皇令在牡丹花王的手中。”夜摇光算是明白了,她有些预感不好的和温亭湛对视一眼。

  “秦姑娘,敢问这世间牡丹花王是否如你一般独一无二?”温亭湛知道夜摇光担忧的是什么,便代替她开口询问。

  “牡丹花何其多,就好比这万妖谷妖王也不止一位,不过花皇除非我死,否则新的花皇不会孕育降生。”秦臻臻语气高扬。

  夜摇光的心稍微安定了些,她才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曾经遇到过一朵牡丹花王……”

  将当初她重伤元奕请了一位牡丹花王来就她的事情简略的对秦臻臻说了一遍。

  哪里知道夜摇光说完,秦臻臻就笃定道:“那就不可能是它,它抢了我的皇令,必须日夜不离的守着,否则定然要散去,但若是它将皇令带出来,我就一定能够感应到,这些年我都没有感应到它在何处,一定是躲在某一个布下重重禁制的地方吞噬我的皇令。”

  夜摇光松了一口气,这样她就不用左右为难。

  “不过,你最好带我去见你认识的那位花王。”秦臻臻话锋一转,“我失了皇令所以感应不到那叛徒的下落,但她修为如此之高,定然是能够感应到。”

  所以,他们是避不开的要去寻元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