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60章:想去太原做知府
  魅魉跟着夜摇光这么久,还是上次在无疆那里,才知道夜摇光竟然有千年雪人参精的参肉,它的那个心啊,拨凉拨凉的,早知道它就算耍泼打滚也要骗一点。但是夜摇光一股脑就给了无疆,剩下的那么一小点估摸着是留给凡人以备不时之需,对它一点用都没有。

  当时它多想从无疆的嘴里抢食,天知道它是花了多大的意志力,才没有让自己冲出去对上无疆那残暴的家伙,估摸着它得被无疆给震的神魂俱散!

  “果然是无利不起早。”魅魉这可是第一次这么殷勤的为她出谋划策。

  “嘿嘿,那不是正好这么一想。”魅魉的声音讪讪的笑着,但很快他又坚持的说道,“这三种法子吧,都难。但你要让一个死人复生,本就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相较而言,我这个法子的确比你那两种要轻省些。”

  温亭湛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魅魉这个法子是最好:“试一试吧。”

  “嗯,我明日去一趟万妖谷。”虽然魅魉有私心,但夜摇光也知道这个法子于她而言是最简单的法子,只不过欠的人情较多,秦臻臻的,雪域的,也许还有杨柳树精……好在秦臻臻和雪域都是先欠了她人情,也不至于开不了口。

  如果她没有身孕,她会选择第一种法子,渡劫时一道天谴她根本无惧,因为她自始至终没有想过渡劫,待到温亭湛寿终正寝,她就会守着他的尸身长眠地下。说什么让她飞升成仙,然后再去寻他的轮回转世,这实在是太过于缥缈,夜摇光不愿意。

  但她现在怀着孩子,助唐露强占唐雪的身躯,风险太大,这两个孩子为她承受得太多,她不想再让他们承担一点风险,才会那般犹豫不决。

  “我先写封信给陌大哥,让他先帮我们打个招呼。”温亭湛转身去书案前。

  夜摇光跟了上去,研磨提笔,等到温亭湛将信写好,将小乖乖召唤来,刚刚送出信。秦敦便步入他们的院子,看着他们两都在院子里,便走了上来:“允禾,小枢。”

  “你来的正好。”夜摇光轻笑着走到一旁属下的石桌前坐下,温亭湛和秦敦也是跟着落座,“我和阿湛想出了一个法子,应该可以救得了璐璐。”

  秦敦目光猝然明亮,但很快就暗淡了下去:“小枢,璐璐都跟我说过了,现在要救她就必然是强占旁人的身躯,这于修炼者而言已经不是改命,而是触犯罪孽。”

  罪孽就像他们凡人触犯国法一样,善恶到头的时候终究需要还,而且是拿命还。

  夜摇光心里越发的感慨唐露是个值得去救的人,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虽然痛恨唐雪和唐夫人,但却没有被仇恨吞噬心灵,依然懂得为别人着想。

  “并不需要我染上罪孽。”夜摇光含笑开口,“我且问你,璐璐她死了三年没有?”

  “璐璐死于兴华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秦敦算了算日子,“如今是兴华二十二年七月十三日,还差四个月便满三年。”

  “魅魉,如果死了超过一千日会如何?”夜摇光用神识问。

  “那就算是杨枝甘露也是回天乏术,一千日对于尸身是一个分点,一千日之前尸身还有些活肉,再不济尸骨里还有点活气,用杨枝甘露自然是无妨,但一千日后尸身骨肉都不存在生机。”魅魉郑重的对夜摇光道。

  一千日,那算算时间三年是一千零九十五天,十一月二十二日和七月十三日实际上还差着九日,四个月又九日,是一百三十天,一百三减去九十五,那就是三十五日!

  也就是说不能超过一个月,否则风险就极大。

  “小枢,你问这个……”见夜摇光久久不语,秦敦疑惑。

  “是这样,如果璐璐去世还未超过一千日,我倒是有个法子能够让她的身躯再活过来……”夜摇光将法子告诉秦敦,好在秦敦从少年时就跟在他们身侧,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虽然震惊不已,但却还是能够接受,“这……这会不会令你为难。”

  “倒没有多大的为难,就是跑跑腿。”夜摇光笑着摇头,“我虽然心疼璐璐,也心急着想要助你,但我会量力而行,便是不为了我自个儿,不为了阿湛,也得为了我腹中的孩子。”

  “小枢,你有身子了!”秦敦惊喜不已。

  “才三个月,还没有显怀。”说到孩子,夜摇光就满脸的笑意,让阳光都逊色,“所以,你就放心吧。”

  秦敦这才安心了点,目光真挚的看着夜摇光和温亭湛:“谢谢你小枢,真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无论这事儿成不成,你的心意我和璐璐都感激不尽。”

  “你特意来寻我们,想必是有事儿吧?”夜摇光适时的转移话题。

  “是,我是来寻允禾。”秦敦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了口,“允禾,我原本是想随你去江南任职,想和你近一点,也多学学你的本事,可如今……”

  “你想去太原。”不用秦敦说出来,温亭湛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

  “我不想让露儿含恨而去,我想在她看得见之时,替她讨回一个公道。”秦敦点头,“我原本是打算先到晋城接着做个县令,先把害死露儿的禽兽绳之于法,再和唐家清算。可露儿时日无多,最迟也就是今年……所以,我不能只是个知县。允禾,求你助我。”

  “你在长青县七年,你的功绩若是升任凤翔府,或者整个陕西任何一府城做知县都是理所应当之事。”温亭湛声音平淡,“但要调出陕西就有点困难,尤其是太原是最无可能。”

  “我知道。”秦敦的拳头紧握,“是我让你为难了……”

  太原是秦家所在的地方,秦家在太原本就是三大望族之一,若是秦敦刚刚考上进士派到太原做县令还有可能,可便是如此,也不可能考绩之后升任太原知府,会打破太原的平衡,让太原成为秦家一家之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