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48章 视为接班人
  话已至此,夜摇光也就不多说,就拉着雷婷婷说些家里的事儿,关心关心她的日常生活,和身边有没有什么麻烦,两人扯了一个上午,到了用午膳的时候才去了饭堂,用完午膳之后,高寅就带着雷婷婷离开。

  夜摇光趁着午睡之前,躺在床榻上问陪着她午睡的温亭湛:“高寅来寻你何事?”

  “他想到东三省上任,来求我帮他安排。”温亭湛从来不隐瞒夜摇光任何事。

  “东三省?他怎么会想到去东三省?”夜摇光有些不解,“他知道了东三省总督的事儿?”

  温亭湛忍不住笑出声,细长的指尖轻轻的点了点夜摇光的鼻子:“高寅去年的举子,他名列三甲,今年外放自然不会如秦敦沦为县丞,一县之令定然是少不了,但要和总督扯上干系实在是不太可能。便是东三省总督当真有变动,也轮不上小小一个县令指手画脚,更别想因此沾点功绩。”

  “那他为何要去东三省?”实在是不能怪夜摇光联想到一块儿,毕竟在去鬼城遇上那档子事儿之前,夜摇光脑海里东三省只是知道在何处,却从未留心过,这一世也是没有去过。

  “高寅是个难得的栋梁之才,他将局势分析得极好。”温亭湛将夜摇光揽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现如今没有我和单久辞插手的地方只有两块,一是江南,二是东三省。而江南,是我即将上任之地,单久辞又已经成了江南第一名门望族荣家的女婿,接下来的三年,我势必是要和单久辞在江南交锋,他不愿意去江南,不想做一条被殃及的池鱼,也不愿从我手中捞功绩,他想凭自己的能耐顶天立地,东三省正是他想要去大展拳脚之所。”

  “挺有骨气的。”夜摇光听了不由赞了一句。

  “有骨气,也有朝气,还有魄力与想法。”温亭湛对高寅到很是欣赏,他的目光忽而变得深远,视线穿透了飘垂的轻纱罗帐,落在了窗台上摆放的白鹤芋上,“就是过于尖锐,若是打磨得好,良相之才,他这个年岁正好。”

  夜摇光算是听出味儿,她没有想到温亭湛对高寅寄予了这样高的厚望,竟然是想把高寅培养成为他的接班人,日后挑起朝廷大梁的杠杆,辅佐君王的权臣。

  “他就比你小五岁,说的好似比你小了一辈。”夜摇光嗔了他一眼。

  收回目光,温亭湛温柔的看着她:“摇摇,士睿比我想的好,他是真的长大,而且是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帝王之才,等到他登基之后,天下大定,再有文有岳书意,武有明诺,刑律有岑锋,再又高寅等一辈年轻有为的人,我们便可以功成身退。”

  “阿湛……”原本已经闭上了眼睛的夜摇光睁开眼,抬眼看着温亭湛,她紧紧的握住温亭湛的手,“阿湛,我们的人生还很长很长,我不想你如此的将就我,其实我从未告诉过你,我真的深深迷恋着,你在宦海之中游刃有余,指点江山,翻云覆雨的英姿。这才是属于你的舞台,我喜欢看到你如此光芒万丈,让我仰慕。你不应该是那种被我所束缚,离开能够让你发光发热的地方,而且这三年在青海,您从没有一刻让我觉得自己缺少陪伴,亦或者日子枯燥乏味。西宁三年,你陪我去过太多地方,经历太多属于我的风雨。”

  “阿湛,青春年华有限,我们不要蹉跎,我想要陪着你在属于你的世界,在这芸芸众生的世俗走到生命的尽头,可好?”

  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静静的深深的凝望着夜摇光,好一会儿他才笑道:“你喜欢就好,等到天下大定之后,我也向士睿要个九州巡抚做着,如此我既可以继续造福苍生,为朝廷效力,又可以陪你去天涯海角。你斩妖除魔,我惩奸除恶,我们将世俗也好,世俗之外也罢,都扫得干干净净!”

  这番话,让夜摇光水润的桃花眼越发的明亮,她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美好的画卷。

  重重的一点头:“嗯,阿湛,虽然天下浊气不可能有除之殆尽的那一日,但我们尽我们所能,造福天下苍生,为我们自己,为我们的子女累积福德,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快歇息吧,时候不早了。”轻轻俯身在夜摇光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温亭湛的手覆盖在她的小腹上,“我们的孩子也需要多休息。”

  夜摇光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我要你给我哼歌谣。”

  “好。”对着夜摇光,温亭湛有用不完的好脾气,他的声线清润,哼着那一首他们都喜欢的歌谣,幽幽的传入了夜摇光的耳里,让她含着笑沉入了梦乡。

  她的一觉睡得极沉,极香,醒来的时候仿佛依然还是她入睡前的姿势,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依然搂着她,似乎纹丝未动,只不过手里握着一卷书,两人相视一笑。

  日子就这样恬然安静的过了褚绯颖回门之期,两人和萧士睿他们打了招呼,又在侯府宴请了他们一顿,请了萧士睿夫妻两,陆永恬夫妻两,明诺还有高寅夫妻一同聚了一聚。

  席间大家都没有说到任何关于政治的话题,但依然聊得极其开心,尚玉嫣没有来,桑姬朽却没有可以的避开,她坦然的面对着明诺,仿佛只是相识的一个故人。

  宴席到了戌时正晚八点在散去,夜摇光和温亭湛连同褚绯颖夫妻,将客人们一一送走,陆永恬故意磨磨蹭蹭的留在了最后,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温亭湛说。

  “允禾,我……”

  “你想说什么话我都知道,做兄弟,情义都在心中,回去吧。”温亭湛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笑着说道。

  “允禾,我是想……”

  陆永恬又要开口,可却被急促本来的马蹄声打断,陆永恬的心腹飞奔而来,翻身下马跪到陆永恬的面前:“少爷,老太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