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42章:都是士睿的错
  他只能头也不回的走下去,哪怕前方千难万阻,他也要遇神杀神,遇佛斩佛。否则明光的牺牲就太不值得,而在决心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带着明光的牺牲,和温亭湛的心血站在万人之巅,造福天下百姓之时,他就舍去了很多东西,除了应有的底线,全都舍弃。

  提到宣麟,温亭湛的眼神也有瞬间的恍惚,眨了眨眼睛,温亭湛伸手拍了拍萧士睿的肩膀:“明光的逝去,是我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但我相信明光在天有灵,都不希望遗憾成为执念化作心结变成心魔。”

  “我有分寸,你放心。”萧士睿眼神清澈的对温亭湛保证。

  “既然你事事都考虑得周全,我也就不多说什么,日后你想做什么,直接与我便是。”温亭湛探究的看了萧士睿一眼,“我自问并不严苛,何至于让你在我面前连鼓起勇气说出你心中所想都不敢?要背着我先斩后奏?”

  萧士睿摇头晃脑道:“佛曰: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哎哎哎,我这表明心意的话还没有说……”

  萧士睿才吊儿郎当的说了两句,温亭湛就听不下去的起身往外走,他连忙追上去,恰好这个时候温亭湛打开了房门,对上正要敲房门的夜摇光,萧士睿连忙刹住嘴。

  “你要向谁表明心意?”夜摇光恰好听到这句话,目光在两人身上巡了一圈。

  “我我我……”萧士睿撤开一步,和温亭湛保持个距离,但对着夜摇光却舌头打结。

  向温亭湛投去求救的目光,温亭湛唇角一勾:“士睿说,太聪明的女人他不喜,他喜欢像摇摇的。”

  “像我?”夜摇光指着自己,倏地反应过来,面色不善的盯着萧士睿,“太聪明的不喜欢,像我?哟呵,合着在你眼里我原来是个蠢女人?”

  萧士睿一幅痛不欲生的看着温亭湛,连忙向夜摇光解释:“不不不,摇姐姐不是蠢女人,只是不太聪明……”

  说完萧士睿瞬间意识到也不对,慌张的改口:“不是不太聪明,是太不聪明……哎哟!”

  不等萧士睿说完,脸色阴沉得可怕的夜摇光一脚就踢在萧士睿的膝盖弯处,直接摔了他个狗爬式。

  “别气,愚者见谁都愚。”温亭湛揽着夜摇光的肩膀,澳门赌博网站:带着夜摇光就往外走,“摇摇在为夫心中,聪慧无双……”

  萧士睿站起身,弯着腰揉了揉膝盖弯,抬眼看着相依靠着的两夫妻远去的身影,心里把温亭湛骂了无数遍,这个小气腹黑无耻的男人,不由余力的在摇姐姐面前抹黑他,就是害怕他分走摇姐姐的关怀。

  但再多的吐槽萧士睿也只敢搁在心里,还是得笑意盈盈的去参加女儿的周岁宴,不过整个宴会因为事情都说开了,大家都是纯粹的喜悦着,包括不看好或者和萧士睿不是一条道的宗亲也因为萧士睿又多了个嫡女而发自内心的笑着,一场周岁宴就这么平平静静的度过。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夜摇光才在宫门口等到了温亭湛,宴会过后兴华帝将温亭湛传唤去,上了马车,驶出了皇城,夜摇光才问道:“陛下传你何事儿?”

  “就是些不关紧要的小事儿。”该汇报的温亭湛早就已经汇报完,“许是几日不见我,陛下想我罢了。”

  夜摇光哼笑一声,真是迷之自信,不过温亭湛由于是地方官,这是提前回来述职,所以待在帝都,才不用上朝,且不经传召是不能入宫,兴华帝隔几日传召他也是常事。

  “对了阿湛,士睿对玉嫣无心……”说着就看到温亭湛笑了,想到温亭湛和萧士睿也已经私下说了话,温亭湛肯定已经知晓,夜摇光顿时兴致缺缺,却忽而有喜上眉梢,“哎呀呀,料事如神的明睿候,你也有被自己打脸的时候啊?真是难得。”

  温亭湛真是哭笑不得,他一直闹不明白,夜摇光这是什么心态,总是希望看到他出点错,吃点亏,被人坑一下,算计一下,仿佛如此她很有成就感一般,每每都笑得畅快无比。

  但他更闹不明白,他自己又是什么心态,看到她这副模样,不但不恼,反而爱得不行,情不自禁的就将挖苦他的小妻子抱在怀里:“为夫这叫终日打雁,却被雁儿琢了回眼。”

  对付夜摇光,温亭湛那是得心应手,他故意露出点伤感的姿态,果然夜摇光的调笑之心就不见踪影,转而就是一副愤愤的表情:“士睿这厮也是欠教训,竟然背着你玩花花肠子,那是你从来没有怀疑他,一直把他当做白纸一样纯洁,才会大意,换了个人哪里能够让你吃亏?千错万错都是萧士睿的错。”

  脸埋在妻子的颈窝,温亭湛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但他坚决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的笑意,声音低落的轻轻嗯了一声。

  他的摇摇啊,总是只准自己取笑他,看他笑话,但凡他露出点失落,她又恨不得让带给他失落的人各个都不好过,给萧士睿上眼药实在是太简单,一个表情足以。

  温亭湛这副模样,让夜摇光有些内疚,她家阿湛平日里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从来就没有被人这么轻易的蒙蔽,如今被最信任的人蒙蔽了,她不但不安慰他反而拿这个说事,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察觉到妻子的情绪变化,温亭湛自然也是不想夜摇光内疚,遇上适当的转移话题:“太孙妃对你说了些何话?”

  “说起这个事儿。”夜摇光又染上了愁绪,“素微又有了两个月的身子,我虽然不能看她的面相,但我给素微起了一卦。”

  温亭湛倒是坐直了身子,一看夜摇光这副模样,他大概明白了:“算她腹中的胎儿是男还是女,但结果是士睿家要再添金枝?”

  金枝就是女儿。

  “嗯。”夜摇光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这个孩子出生,士睿就已经快而立之年,福王和嫡妃已经有了两字,庶子也有两个,士睿的子嗣是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