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40章:两大错
  另一边,男客就自在随意很多,萧士睿直接扔下所有人,和温亭湛去了书房。

  坐在靠背椅上,温亭湛清润漆黑的眼眸淡淡的看着萧士睿,萧士睿甭管这些年离了他的保护,成长迅速,现在一身气势逼人,但遇上了温亭湛那从小就乖巧的特质又冒出来了。

  “姐夫,你可别这般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萧士睿极少叫温亭湛姐夫,因为温亭湛比他小了三岁,只有在犯了极大的错误,和极度心虚,极度想要讨好他的情况下才会喊。

  这是一种示弱认错的信号,温亭湛如何能够不懂,他终于大发慈悲的将他那明明没有任何情绪,却总能比任何凌厉目光更可怕的眼神收回去:“你倒是真长本事了。”

  如果这句话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萧士睿会开心不已,但此刻他咽了咽口水:“姐夫,我这不是自个儿的家事,不敢劳烦你……”

  他还没有说完,温亭湛就缓缓的站起身,举步仪态优雅的往外走。

  萧士睿连忙去拽住温亭湛:“姐夫,别别别,我错了!”

  “你错哪儿了?”温亭湛停下脚步,低声问道。

  “我我我……我不该自作主张……”

  “啪!”不等萧士睿说完,温亭湛从萧士睿手中抽出来的折扇就狠狠的敲在了萧士睿的头上,“你自个儿的事儿,你自个儿做主何错之有?”

  萧士睿委屈的摸着头:“我我我,我不该拒婚……”

  “啪!”又是一下狠敲,“你想娶谁,不想娶谁,谁也不能勉强。”

  “那,那我到底错在哪儿?”萧士睿哭丧着一张脸。

  如果这时候有人,尤其是那些这几年温亭湛不在,也被萧士睿压得死死的人看到萧士睿这副模样,指不定眼珠子都跌出来。

  “你第一错,不信。”温亭湛深沉的目光落在萧士睿的身上,“你想拒绝我为你安排的人,你想护着你嫡妻的心,你大可以对我直言。你倒好,竟然把我交给你的祸引江东用到我的身上!”

  最可气的是他竟然中了萧士睿的计,还真以为他是对尚玉嫣动了心思,素来不隐瞒夜摇光的他,早早就告诉了夜摇光,现在他脸都在他妻子那里丢光,没有拔了这家伙的皮,真是亏得他是皇太孙!

  “我我我,我这不是想让你高兴嘛……”萧士睿的声音越来越低。

  对于喻清袭他绝对没有温亭湛对夜摇光哪有超越一切,但是他的嫡妻啊,父王在世的时候就教导过他,妻者齐也。一旦去了,就是男人的责任,可以不动心但得用心且真心相待。所以他从来不欺骗喻清袭,给不了她想要的,他也是干脆果断的告诉她,不会一边虚情假意的对她好,背着她做些她接受不了的事,到目前为止他所做的每一件事他自问都是对得起她。

  当时喻家的做法实在是有些令人看不过去,他也知道喻家是怕他在喻清袭连生两女之后不待见,在喻清袭养身子的时候有了其他子嗣,影响到了喻家的利益才出此下策,但喻家可以为了利益不在乎喻清袭这个出嫁女的处境和想法,他作为丈夫却不能在这个时候还捅刀子。

  这些事情他没有告诉温亭湛,所以对于温亭湛在他拒婚蒙古郡主之后,为了给他解困,送来一个千挑万选的女人之事,他才拒绝了,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违背温亭湛的安排,他心里是忐忑的,是愧疚的,是难过的。尚玉嫣也是温亭湛安排给他的人,所以他就想他是不是让温亭湛知道自己对尚玉嫣好些,能够让温亭湛觉得他不是翅膀长硬了开始防备他猜忌他,却没有想到弄巧成拙了……

  “我错了。”萧士睿认真的认错,“日后便是有些事不愿对你言及,也不会去做些不该做的多做的事情自作聪明。”

  温亭湛仿若未闻的接着道:“第二错,欺瞒。”

  萧士睿张口欲反驳,却在对上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之后吞下了所有的声音。

  “治彦,你记住。这世间夫妻情也好,兄弟情也罢,任何情分都不能出现欺瞒,这是裂痕的开端,不论你的初衷是什么,是为对方好也是枉然,须知一旦有了第一次,彼此之间的信任就会动摇,日后在发生无法及时言明之事,你我就会互相猜疑,从而渐行渐远。”

  “允禾,下不为例。”萧士睿目光诚挚的看着温亭湛,“我不是有心,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你和摇姐姐为了我几次三番出身入死,这些年你为我谋划的,摇姐姐为我付出的我都记在心里,我心里在意着你们,我为不曾违逆过你。初次这般,我心里惶惶不安,故而方寸大乱,才会做了些蠢事,你别告诉摇姐姐……”

  “不用我告诉,你也瞒不了。”温亭湛淡声道,对上萧士睿惊恐的目光,温亭湛心里终于舒坦点,“你既然对侧妃上了心,又千方百计的让我知道,我如何能够瞒着她。”

  “我的老天爷啊!”萧士睿双手抓着脑袋,“我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儿。”

  温亭湛漆黑的眼眸终于染上了些许笑意。

  “姐夫啊,摇姐姐最讨厌宠妾灭妻的人,我可怎么办啊,我不过是在明面上对尚玉嫣好了些,而且她这些年为我出谋划策,我也有心给她些回报,才在皇爷爷面前为她弟弟争了爵位,给她弟弟安排了好的先生……”

  “这能怪我?”温亭湛斜了他一眼,“这些年你可从未替那个女人如此用心。”

  “我……”萧士睿苦着一张脸,指天对地的发誓,“我绝对没有对她有非分之想,太聪明的女人我不喜欢,我喜欢摇姐姐……”

  “嗯?”温亭湛挑眉眯眼看着萧士睿。

  萧士睿拍了拍自己的嘴:“口误口误,我对摇姐姐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不敢?”温亭湛玩味的挑出这两个字。

  “不不不,是绝对没有超越姐弟之情的任何绮念!”萧士睿都快哭了,眼睛一闭,心一横,“姐夫你别这般钝刀磨肉,你给我个痛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