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38章:喻清袭求卦
  不过夜摇光还是探了探喻清袭的脉,确定喻清袭的身子很健康才作罢。

  “你们都下去,把姐儿都带到母妃身边去。”喻清袭突然吩咐室内的心腹丫鬟。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夜摇光和喻清袭之后,喻清袭才抓住夜摇光的手:“灼华姐姐,你能不能为我算上一卦。”

  “算卦?”夜摇光瞬间明白了喻清袭的意思,“你是想知道腹中的胎儿是男是女?”

  喻清袭清澈的目光坚定的看着夜摇光,重重一颔首:“我想知道。”

  看来喻清袭不是不在乎外面的流言蜚语,她也是扛着很大的压力,夜摇光反握住她的手:“素微,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这个不可更改。”

  “我知道。”喻清袭有些苦涩的笑道,“灼华姐姐,我只是想早些知晓也早些有个安排。”

  “安排?”夜摇光隐隐明白喻清袭的意思,但却没有点出来。

  喻清袭移开目光:“若是我腹中是男孩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女孩,我想早些给爷准备一个出身良好,干净的,我能够掌控的女子,尽快的怀上爷的子嗣。”

  “素微……”夜摇光有些心疼的看着她。

  “灼华姐姐你不要这般看着我。”喻清袭笑的很自然,“这是我身为太孙妃的责任,殿下的身上不仅仅肩负着他的荣耀,还有我的以及喻家的兴衰,我这般做不仅仅是为了殿下,也是为了我自己。”顿了顿,她低下头,“其实打小我娘就花了很多心思教养我,我这样的出身便是不嫁入皇家,也是要加入高门大户,当家主母该有的气度,出嫁女该有的责任,这些在我初初结识灼华姐姐之后,我都将之抛诸脑后。初时嫁给殿下,他年少清俊,意气风发,他身为龙子凤孙不论是气度,修养,才学,德行都是无可挑剔,他又极其的尊敬我,大婚半年他对我寸步不离,再无二色,那时候我起了贪念,我幻想能和殿下一辈子这样走下去……”

  喻清袭的目光清润,追忆,又藏着一种甜蜜:“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幸福的我忘了我自己除了是殿下的妻子,我还是淳王府,而殿下除了是我的丈夫,他还是深受陛下宠爱,寄予厚望的淳王殿下。是殿下敲醒了我,美梦破碎,我心里痛过,甚至怨过,对他做过许多出格的事儿,他依然包容着我,后来我回了娘家,看到我的母亲,看到我的姐妹,我才知道我到底是多么的不知足,多么的衬不上他对我这番好。”

  “我能嫁给他,是因我生在名门望族,如同所有贵女一样从一个富贵窝转移到另外一个富贵窝,只不过我入了这世间最富贵之地。殿下,他给了我这世间所有丈夫应该给予妻子的敬重,我嫁入淳王府,不像我姐姐已经有了和姐夫青梅竹马的通房;也不像我姑姑一直被婆婆压着变着花样打压媳妇的气焰;更不似我母亲一般,父亲看上了谁,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抬入府中,亦不像我叔叔家寄主的表姑娘,韶华之年嫁给一个比她父亲还年长的人做填房。唯一嫁的好的是堂妹,但我那堂妹夫样样都好,待她也好,却是个嗜赌成性之人,只不过家中资产丰厚,够他挥霍无度,他们至今还能够恩爱如初罢了。”

  说到这里,喻清袭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捧在手里垂着眼:“我娘问我,我还有何处不称心?须知这世间之人,若是太贪心,总会遭报应。我回到府邸苦思冥想了一整夜,我才想明白,我是把灼华姐姐看的太深,但我却忘了如同灼华姐姐这般幸运的女子何其少,而不幸之人何其多?没有灼华姐姐相比,这世间已经再没有比我更幸运的女子。我,该知足了。”

  夜摇光听着喻清袭的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轻轻的抱住喻清袭,给她无言的拥抱。

  下巴搁在夜摇光的肩头,喻清袭的声音幽幽传来:“我生了惜姐儿的,我娘觉得天都塌了,喻家准备好了一个女孩送到了东宫,他们逼迫我父亲妥协,我娘亲自带来让我识大体趁着不能伺候殿下送给殿下。我永远忘不了那一日,我觉得我已经被这世间所有人都抛弃了之后,殿下不顾其他人的阻挠,明知我还在坐月子也不嫌污秽,进来抱着对我说,我是他的妻子,一辈子只有一个的明媒正娶的嫡妻,是与他祸福与共,兴衰相守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只需要生给儿子才能够证明我价值的生子工具。”

  有温热的液体浸透夜摇光的衣衫,喻清袭的声音透着感动的颤栗:“灼华姐姐你知道么,在我最痛苦最彷徨的时候,曾经我最不信任,最不愿再多费心思,就连侍寝都在算计的人,澳门赌博网站:才是真正的对我展开双臂,将我圈在羽翼之下的人。我只是一个小女人,我要的真的不多,我知道在他向我伸出双臂的时候,我这辈子也许不会对他爱的撕心裂肺,但我可以为他连命都不要。惜姐儿出生之后,他再也没有去过旁人的房里,其实成婚这么久,他除了要向陛下交代,极少踏入旁人的房中,即便是玉侧妃。我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儿,殿下似乎每次遇上了火烧眉毛的棘手之事才往玉嫣的房里走,那么如花似玉,聪慧无双的一个女子,殿下看她的目光竟然只有纯粹的惊叹与赞赏。”

  “那时候我才知道,殿下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对一个女人如同侯爷对灼华姐姐一样情深入骨,但他却把他能够对女人最好的一切都给了我。”喻清袭推开了夜摇光,“殿下能够为我做到这一步,我不能太自私,这个孩子明年出生,殿下已经快而立之年,若是再没有子嗣……灼华姐姐,我现在很清楚我在做什么,这是我仅能回报殿下,为他筹谋,身为一个妻子站在我们共同利益上为他付出之事,求你成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