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29章 做的好么?
  ,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将蛇妖王送回了万妖谷,夜摇光和温亭湛就没有再逗留,他们归心似箭。不过,先回了一躺缘生观,给长延师兄报个平安,顺便将他们爹娘即将来接他们的消息告诉两个小魔女。两个小丫头听了很高兴,离开父母都快一年了,他们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见爹娘,央求着夜摇光送他们回外祖家。

  夜摇光无奈的看着温亭湛,温亭湛笑道:“送回去吧,蛇妖王的事情虽然解释清楚,但戈雾海指不定还乱着,一时半会也没有时间来接,两个孩子这么小,和爹娘分离了这般久。”

  “可是你……”夜摇光有些担忧。

  “也不急着这两日,澳门赌博网站:辅沿没有传信来,应当是无事。”他们已经出了万妖谷,若是有事,小乖乖早就已经来寻他们,既然没有急事,多的事情都做了,也不在乎再多送一遭。

  “好吧,干娘现在就和干爹送你们两个回去。”夜摇光一手揉着两个小孩子的脑袋。

  “干娘,琪哥哥可以去我们家做客么?”两个小姑娘一人扯着夜摇光一边袖子,睁着大眼睛满是渴望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耐心的说道:“你们琪哥哥的去向只能他的爹娘才能做决定,我不能决定。”

  仲寒琪是半灵体,不能离开缘生观,他现在还不能将灵气收敛,带出去只会后患无穷。夜摇光不是看不见仲寒琪那双渴望的眼睛,也知道他这么小就没有离开过缘生观的孤寂,更加清楚,她和温亭湛现在亲自带着他送两个小姑娘回戈雾海,再带回来其实是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先例不能开,最安全的成长就是不暴露,戈雾海人多眼杂,谁知道会发什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她走到仲寒琪的身边,轻轻的蹲在他的身边,握住他的双手,仲寒琪已经六岁,懂事的年纪,她声音轻柔:“琪哥儿,你现在还太小,还不能保护自己,姨母将你带出去,很容易就被坏人惦记,他们会想抓走你,会想伤害你,如果你受了伤,姨母还有你爹娘,你师傅都会很伤心难过,你怕不怕?”

  仲寒琪老实的点头。

  夜摇光的唇角笑意加深:“琪哥儿,你现在好好和师傅学本事,等你长大了,有本事保护自己了,你想去哪儿都可以。”

  “真的么?”仲寒琪的双眼晶亮,像墨空高悬的星子。

  “真的。”夜摇光认真的点头,然后将两个小姑娘带到面前,“若是你想她们两,姨母就传信给无音姨母,让她带着她们来缘生观做客,到时候你们又可以一起玩耍。”

  “我听姨母的。”仲寒琪点着头。

  仲寒琪的小脸已经张开,他爹和他娘的颜值不是吹牛的,这小家伙真的是夜摇光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小正太,比温亭湛小时候还要漂亮和萌,夜摇光忍住没有去亲上一口,而是用魔爪捏了捏他的小脸。

  两个小丫头虽然有些低落,但也是乖巧懂事,三个小孩子依依不舍的道别并且约定好以后来看仲寒琪之后,夜摇光才带着双胞胎和温亭湛去了戈雾海。

  隔了一日夜摇光和温亭湛去而复返,戈雾海的确有些事情要解决,但戈无音还是亲自来接了两个小姑娘,将女儿揽在怀里,心里感激,嘴上有些抱歉:“又让你跑一趟。”

  “无妨,既然人送到了,我们也先走……”

  “急什么,留下来歇息一日吧,天色也不早,你们又来回奔波,便是修炼之人也得顾惜身子才是。”戈无音不等夜摇光说完,就拦下她。

  夜摇光还没有开口,温亭湛就先答应:“那就打扰一日。”

  侧首诧异的看着温亭湛,等戈无音带着两个女儿,走在前头和女儿亲昵的时候,夜摇光才握着温亭湛的手,用神识问道:“你没有看到戈雾海这会儿在处理家事么?我们身为外人留着多尴尬啊。”

  “若是不便,云夫人也不会把我们留下来。”温亭湛轻轻一笑,“无论是什么结果,这事儿日后也是要对外说清楚,涉及到少宗主,已经不仅仅是戈雾海的家事。”

  虽然没有人有资格插手,但日后戈雾海的当家人是谁,还是要对外面说清楚。

  戈无音的确没有任何避嫌,安顿好两个女儿后,直接带着温亭湛和夜摇光去了戈雾海的待客大殿,这时这里有不少人,但夜摇光都认得,除了云非离,全都是戈雾海的嫡系,旁支都没有资格待在这里,他们两贸然到来,坐在上方的戈宗主对他们点头示意,然后让人给他们安排了位置。

  扬菁菁站在正中心,戈裔重站在她的身侧,她饱含讽刺的双眸讽刺的看了一圈,讥诮道:“怎么,这是要处置我,还是要声讨我?我忘了你们戈雾海惯会用强权压人。”

  “你闭嘴!”戈宗主的夫人对着扬菁菁横眉冷竖,想来扬菁菁的所作所为她已经知晓。

  戈宗主扫了她一眼,语重心长的开口:“你以妖身在戈雾海也已经这么些年,和裔重也在一起如此之久,我今日只想问你一句心里话,你扪心自问若是当初我当真让裔重娶了你,你以凡人之躯成了戈雾海的少宗主夫人,这个少宗主夫人你做的好,做得下去么?”

  如果戈宗主疾言厉色的质问,如果戈宗主开口指着和否决,扬菁菁定然会为了一口气而嘴硬,但是戈宗主这样心平气和的问,扬菁菁不想也不愿意承认,她做不下去!

  世外之人的修炼不但清苦而且枯燥的乏味,他们会与世隔绝,她若是当年嫁给了戈裔重,来到这陌生举目无亲的地方,这个生活习惯,这个光怪陆离,这个连离岛之能都没有的地方,初时她和戈裔重也许会爱的浓烈,但这份爱会在她的恐惧之中消弭,她会害怕戈裔重离开她的视线哪怕一瞬间,但她若是时时刻刻将戈裔重绑在身侧,寸步不离,他们什么也不做,整日四目相对,难道不会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