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26章:再见,无疆
  “照着你这样长下去……”夜摇光估测着,“岂不是等你开了灵智,得把海给填满?”

  “嗷呜~~~~”似乎是感觉到了夜摇光嫌弃它体型庞大,大家伙羞涩的稍稍往水下沉了沉,假装自己的身子缩小了不少。

  夜摇光的心,真的被它的举动给萌化了,伸手摸着它毛茸茸的身躯,唇角忍不住的上扬:“好了啦,我们又要到分别的时候了。”

  “啊呜~~~~”大家伙瞬间又凑上来,伸出来的尾巴将夜摇光裹住,将夜摇光往自己的怀里带,一副不准夜摇光走的人性小模样。

  “我在这里已经陪了你……”夜摇光侧首看着温亭湛,“多少天?”

  “八日。”

  “我在这里已经陪了你八日。”夜摇光轻轻揉着它的软肉,“不能再陪你了。”

  已经快要六月了,朝廷的天使指不定已经到了西宁,温亭湛要被调任,叶辅沿能够应付得了一时,却应付不了一世,她得回去。

  “啊呜~~~~”大家伙表示很难过,它整个身体都瘫在浅滩,像个耍牛氓的无赖,赖着不走的架势。

  夜摇光无奈的笑着,从旁边掬起一捧水就往它身上浇:“小赖皮,我最后陪你一日。”

  “嗷呜!”瞬间就复活的大家伙,精神抖擞的站起它庞大的身躯。

  夜摇光拉着温亭湛纵身一跃就落在了它的身上,大家伙欢快的在原地转了个圈,才潜入水底,夜摇光运气将海水隔绝,这一次大家伙把夜摇光带的很远,它的速度又极快,将夜摇光从万妖谷的位置带到了当初他们相遇的地方,一路上畅通无阻,并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带着夜摇光和温亭湛好似要将整个南海都畅游一遍。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伙的性子改了,亦或是修为高了可以收敛气息,更或者是它已经享受够了自己威压给其他海里的生灵带来的战栗感,这一次它温温和和都没有释放它的霸王之气,夜摇光还亲密的和不少游上来的海底生灵接触,不过每次有什么可爱漂亮的鱼类围上来,夜摇光忍不住触碰的时候,这家伙又不告诉的尾巴一扫就把人家给稍远了,末了还对夜摇光露出一副我只是随意动动,不是有心的表情,可把夜摇光弄得只能扶额。

  倒是温亭湛涨了不少见识,有些海景真的是美得震撼,一整片的珊瑚在一种闪烁的海虫之中光华萦绕,一大片色彩绚丽的鱼类仿佛训练有素的士兵在海里翻腾起舞,它们的动作整齐,那种视觉效果是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回去定要书信一封传与之南,这样绚烂的画面,也只有他能够绘出来。”温亭湛惊叹。

  夜摇光也是美美的享受了一场视觉盛宴,大家伙驮着夜摇光和温亭湛在水里不断的游,以为深入了海底她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早就已经过了一日,夜摇光也没有开口说什么,由着它耍着小心机,心里不由高兴,看来它是开了灵智了,只不过却依然不能开口,也就是还没有成精。

  大家伙带着夜摇光和温亭湛在海里足足两天两夜,在第三日的清晨第一缕光洒落下来之后,它驮着夜摇光和温亭湛浮出了海面,距离万妖谷并不算太远,它又是蔫蔫的垂着眼皮。

  夜摇光摸着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你好好修炼,别再轻易接触人类,若是遇上出海遭受风暴的人能救就救一个,这也是功德,不过救了就把他们扔的远远的,别和他们靠近,人心最难测,虽然这样你会很孤独寂寞,但却最安全。”

  王者,就是寂寞。

  “呜!”像受伤的小狗狗一般,大家伙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夜摇光不喜欢分离,但是这么多年她已经渐渐习惯了分离,纵然心里十分的不舍,可到底没有流露太多的情绪,她趴伏到了大家伙的身体里,蹭了蹭它才忽而开口道:“大家伙,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垂落的眼皮缓缓的掀开,水亮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夜摇光,对上它饱含期待的目光,夜摇光顿时有些尴尬,她不是文盲,读的书也很多,但要她取名字,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和风水相关的词儿,都不太适合,而且寓意也没有几个好的。

  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她博学广识的夫君。

  温亭湛负手而立站在岸边,海风吹起他如墨的披散在肩膀上的长发,一袭月白色的广袖长袍在风中猎猎翻飞,他深邃的目光落在大家伙的身上,低沉清润的声音响起:“《史记·孝武本纪》:‘今鼎至甘泉,光润龙变,承休无疆’,叫无疆吧。”

  “无疆……”夜摇光呢喃了一遍,觉得好听极了,又霸气又有寓意,高兴的对大家伙道,“大家伙,以后你就叫做无疆,无疆意味永远,无止无尽,我们的牵绊永远不尽。”

  “嗷呜~~~~”无疆觉得自己的很喜欢这个名字,它伸出尾巴将夜摇光和温亭湛卷起来,往自己的怀里一揉,和夜摇光温亭湛夫妇腻歪了一会儿,它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松开了他们,开了灵智之后它动了很多,它注定是不可能和他们两个人类长期相处,将他们推到岸上之上,无疆就望着他们一点点的往后退,直到整个身体沉入了海底,它沉的很深,水面上看不到一点波浪水痕。

  海风吹拂,四下寂静,夜摇光知道它走了。

  “我们也走吧。”不忍妻子触景伤情,温亭湛揽住她的肩膀。

  “嗯。”

  夜摇光应了一声,就带着无疆飞掠而起,将天麟召唤出来,天麟是认了她为主,虽然被海妖吞了,但海妖死后就掉了出来,当时她用神识将之收回了芥子。

  驾驭这天麟朝着万妖谷飞掠而去,狂风之中夜摇光缓缓的回过头往离开的地方看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在高空之中依然看到了一丝雪白静静的潜伏在那里,似乎隔着深深的海水偷偷凝望着她离去的身影。

  再见了,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