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20章 激怒的海妖
  看着被海水冲刷湿透了全身,夜摇光想要张口对他说句让他安心的话,可张口却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里的每一根筋脉都在抽搐着疼,那反弹的力量实在是太强,震伤了她的筋脉。

  “别说话。”温亭湛将一粒丹药喂到夜摇光的嘴里,一个旋身抱着夜摇光飘然落地。

  抬眼就看到沉下去的海妖,气势张狂的钻了出来,嘶吼着仿佛在宣告自己的胜利。

  夜摇光、陌钦等人的情况差不多,都伤到了筋脉,妖皇和长延陌荻等人尚且还好,又飞跃着穿过了飞掀起来的巨浪,再度和海妖纠缠了起来,他们三人反应灵敏,一直在交叉飞掠,吸引着海妖的注意力,并不能对海妖发动丝毫的攻击。

  “你试试桑姑娘那首曲子。”魅魉万分急切的看着海中的情形,灵机一动对夜摇光道。

  “控蛊曲对付的是蛊虫或者虫类。”夜摇光皱着眉看着那庞然大物,“你这是病急乱投医!”

  “不,控蛊曲本身是蛊皇之力,曲子是没有任何威力。”魅魉语气严肃。

  “我试一试。”温亭湛手一抬,通体碧绿的长笛便横在了温亭湛的嘴边。

  这个时候,哪怕有一点可能他们都要尽力一试,温亭湛其实上次在鬼城吹奏的时候,就感觉那曲子可以催发蛊皇,那股曲子会从他的身体里渗透出一股形容不出来的力量,回来之后他也又在心里繁复琢磨过这首曲子,总觉得这首曲子似乎是蛊皇的精神粮食,若非害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奇观,造成麻烦,他想他应该会勤加练习。

  饶是如此,温亭湛这首曲子比之前吹奏出来也更加流畅,纵使这曲调依然很难听,断断续续格外的生涩,让人完全感受不到音律的美妙,全然是魔音穿耳。但曲调一出,原本一掌击在海水之中,将巨浪凝聚成了一块冰凌砸向妖皇的海妖,顿时一滞,它庞大的身躯有片刻的僵硬,硕大的脑袋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似有苍蝇在它的脑袋四周萦绕,让它很是难受。

  “吼!”掌心中运足的气力散开,海妖两只前肢捂住了它的耳朵。

  “有效!”夜摇光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其他人焦灼的脸上也多了一点光亮。

  妖皇和陌荻等只是一瞬间的怔忪,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几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纷纷亮出了兵器,妖皇的全部妖力都倾注在了他的长剑之上,他一跃而起,朝着有些失控的海妖刺去的同时对着其他人高喊:“它的眼睛和脚蹼!”

  和海妖对阵过的妖皇,很清楚这个拥有着无坚不摧硬壳的怪物,除了它的眼睛和脚蹼,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刺中,其他人立刻会意,纷纷朝着海妖的眼睛和脚蹼刺去。

  被温亭湛越发深入的曲子刺激的整个大脑仿佛下着一场阵雨,疼的完全无法运转大脑的海妖,直到妖皇都已经靠近才感觉到了危险,它捧住脑袋的前肢一巴掌拍过来,妖皇不闪不躲的刺过去,那刚猛的力量让妖皇的内丹都有一种紧绷到要破裂的恐惧感,当他的一剑刺透了海妖的脚蹼,在海妖愤怒的吼声之中,妖皇被扇飞了出去。

  “父皇!”秦臻臻立刻顾不得发了狂,身子在大海之中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海妖,朝着妖皇飞奔而去,当她接住了妖皇的同时,一股蕴含着强劲力量的大浪也扑了过来,仿佛天神之鞭打在了她的身上,她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神魂都被打散,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也轻飘飘。

  “臻臻!”妖皇缓过来,揽住秦臻臻迅速的飞离出来。

  除了妖皇刺伤了海妖,其他慢了一步的人都被海妖猝然双掌击打在海面,激起一片水墙而阻隔,等他们穿过了水墙,海妖竟然不见了,若非四周还在激烈的波动,他们都怀疑方才只是一场幻觉。

  “不见了?”夜摇光防备的看着四周。

  “是受不了允禾的笛声潜入了海底?”陌钦推测。

  夜摇光目光一变,她迅速抱住温亭湛,朝着高空一跃而起,就在他们俩纵身飞跃而起的一瞬间,他们脚下的地面迅速的崩裂,其他人纷纷朝着四周纵身逃命,整个岛从中心被生生的撕裂开来,这个巨大看着应该笨拙的东西,穿破了岛屿,竟然犹如海豚一般灵巧的朝着高空越了上来,速度快得令夜摇光心惊胆战,而随着它飞跃上来,怒吼声之中似乎还有一股吸引力,让飞升的夜摇光只觉得她的脚坠了千斤一般沉重,速度一点点的慢了下来。

  低着头看着张着大口一寸寸的靠近他们的海妖,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顾不得自己体内五行之气近乎枯竭的状态,拼命带着温亭湛纵身而起,穿破那一股拽着她的诡异力量,唇角的鲜血不由自主的溢出来,夜摇光身子一转,手中天麟狠狠的朝着海妖飞掷出去,和温亭湛的身体险险的查过了海妖的鼻子拧身挣脱了这一股束缚之力,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出去。

  “噗!”一挣脱了海妖诡异的束缚力,夜摇光张口就喷出一股鲜血,她眼前一黑。

  温亭湛反手将她揽入怀中,这个时候长延已经飞跃过来,他的拂尘稳稳的将他们两人接住,飞跃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摇摇!”温亭湛什么也顾不得,紧紧的抱着夜摇光。

  夜摇光咬了咬舌尖,保持着灵台的清醒:“阿湛,我没事,别管我。”

  “吼!”吞了夜摇光的天麟,却像是喝了口水一般不痛不痒的海妖,再度从海面浮了起来,它的目标很明确,直接朝着夜摇光这个方向迅速的扑腾过来,尽管长延飞的极高,但是它一掌击在水面,那海水似乎听它使唤一般凝聚成了一把短剑,从海面如离玄的箭朝着长延他们飞射而来。

  长延利用拂尘御空而行,反应灵敏的避让开,然而那越过他们的水箭似一颗导弹般越过阴沉沉的高空,恰好砸中了远方的一座孤岛,那座孤岛就在瞬间炸碎。